发表主题
论坛首页 推荐主题 主题专辑 爱医培训 爱医杂志 签约作者 荣誉勋章 排行榜 我的主页
查看: 2722|回复: 0

[医护之间] 医路漫漫 还记得你从医生涯的第一次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3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zmdzfx 于 2017-6-23 21:37 编辑


从医路上遇到的许多“第一次”,总是让人难以忘怀……
第一次**,手抖得不敢使劲,一下子只进了一点皮,硬着头皮,紧接着像锥“鞋底”一样往里锥;第一次跟女病人导尿,尿管一下子就滑入患者**,隔着口罩,都能看到脸红到耳朵根;第一次抽血气,在患者的桡动脉处来回退针好几次也没抽到;第一次在一个车祸死亡的死者身上抽血,粗大的针头,硬是扎不到也抽不出,心中那种挫败无力;第一次见到从高层建筑上跳楼**的年轻人,鲜红的血淌了一路,抢救室里血腥如屠宰场,忍着恐惧,还要打扫“战场”;第一次抢救成功一个电击伤后呼吸骤停的,伤者康复后,被家人带到医院更换鼻饲管,心理那份无上光荣的成就感与满足感……
    一、 第一次做死亡判断题的年轻医生
  由于急诊科离殡仪馆较近,很多次,急救人员会被殡仪馆里正在班丧事的死者家属所“骚扰”。
  我和年轻的值班医生小曹值班。
  正在书写医疗护理文书时,一男一女跑的跌跌撞撞来到护士站。“快!快!我爸他好像又有气了!我摸着他胸口还是温的,是不是没死?!”
医护人员闻听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们。进到殡仪馆里的,通常都是前一天进去的,死者家属哭的恍恍惚惚,常会产生会产生幻觉或神经有些过敏,这种让急救人员再次去判断生死的情景,早已不是第一次了。
   作为急诊科护士长,再没有这点社会经验就说不过去了。我掂起科里备用的心电图机,配合死者家属,再到殡仪馆跑一趟。我和小曹掂着箱子、血压计、听诊器、手电筒,也快步向殡仪馆跑去。不跑不行啊,医护人员面对的是生命,家属盼望死者“复活”的心情是如此迫切,岂容你儿戏!
  • 进入一个香烟缭绕、刺鼻呛人的房间,死者家属的哀嚎声声入耳,场面混杂不堪。
    俯身,看瞳孔,摸颈动脉,听心音……按照判断意识、呼吸、心跳的程序走一遍。在触摸颈动脉的时候,医生小曹由于是第一次进(跑)到殡仪馆,头一遭遭遇这场景,加之家属的大呼小叫,小曹跑的满脸通红,自己急促的呼吸、心跳夹杂在一起,他激动得几乎分不清是死者真有了脉动,还是自己的?听了好一会儿,不见他吭声,拿不准了?我在一旁又查看了一遍死者的两个瞳孔——散大、固定。作为急诊科的“老护士”,自己配合医生到殡仪馆里为死者做这样的“生死判断题”,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贴近小曹,小声提醒他,再拉一个“直线”,一边抬头大声地对死者家属说:“大家静一静!经过再次检查,现在,他的瞳孔散大、固定,呼吸心跳停止,确定是死亡,再拉一个心电图,大家看到直线心电图,就没什么异议了!”
    果然还是直线心电图,这下之前将信将疑的死者家属们都看到了,也就死心了,复又埋头痛哭、哀嚎起来!
    哎,这种生死判断题,忙过,累过,也不好意思再跟家属提钱了,就当给人家帮忙了吧。小曹医生跟我一同走在回急诊科的路上,他还没有从刚才的迷瞪中“癔症”过来,他小声的跟我说,“护士长,刚才叫我紧张的,都分不清自己的脉搏还是啥的了,还真以为那死者恢复心跳了呢,咱们急诊科怎么还干这事啊?”
    谁叫我们急诊科很殡仪馆是邻居呢,这种判断题,以后还会有人喊你做呢。
       二、第一次见到粉红色泡沫痰
    患者口鼻喷涌出大量粉红色泡沫痰,这不是一般的情势危急!
    这是急性肺水肿、急性左心衰病人的特征性表现,患者当时经气管导管喷涌而出大量粉红色泡沫痰,上班以来,截至目前,就只见过这一次,甚是吓人。
    这是一个“心脏病”突发!被迫从京港澳高速公路上疾驰冲到医院抢救室里的心脏病患者。
    立即转入EICU!呼吸心跳停止!插管、联机,继续心肺复苏!
    忽然,从患者的气管插管内喷涌而出大量的粉色泡沫,就像堆积喷涌的「粉色雪沫」。很恐怖,左心衰?粉红色泡沫痰?端坐位,下肢下垂?几乎不可能,患者意识都不清了。 这些「粉色雪沫」会不会堵塞了呼吸管路?
    喷涌大量粉色泡沫痰不要害怕,更不能束手无策,患者此时最需要你的救助。立即往湿化瓶内加 20% ~ 30% 的酒精,以减少肺泡内泡沫表面张力,使泡沫破裂消除,改善缺氧症状和通气功能。 同时,按医嘱给予强心利尿剂,加强病情观察及生命体征监测,记录出入液量;积极解除加重急性左心衰竭的诱因,纠正心律失常等,密切观察患者的呼吸、心律、体温、血压情况,缺氧状态有无改善。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识到粉红色泡沫痰的汹涌!也是一次成功的抢救心衰案例,抢救成功后的愉悦和成就感,不是医者,你感受不到这份傲娇!
        三、第一次与医闹“斗争”
      但凡在医院内上班的医务人员,见识到医闹们的“闹”,想必都不是一次两次了。
      医闹,越来越成为医护人员心头的“刺”,不拔掉不快,即使有的时候,迫于种种压力,几乎每次的“战斗”都要“出血”和受伤。
    印象中,与医闹“斗”的最痛快的一次,是内某科一个老年住院病人,患者便秘灌肠后用力排便,诱发心梗猝死在病床上!
    好好的人,就是你们灌肠灌死的!
    面对值班医护人员给出的解释,患者家属强词夺理,情绪激动!好好的人来住院,你们竟然灌个肠就把人给灌死了!死者家住医院北面的市郊,家属很快回家召集大批亲朋好友,几十号人蜂拥而至!
    水晶棺抬过来了,堵住了内科病区的大门,白色的黑色长横幅拉到了医院大门口,花花绿绿的花圈一拉溜排了大门的两边,死者家属有几个女人跪在大门口,堵住医院大门,嚎啕大哭,声泪俱下的谴责、高呼“偿命”,时不时的,还专门有人点燃鞭炮、助力!
    医务科里,聚着几个人,专门跟领导们“谈判”——商量着赔钱。
    大门口,一群专门负责“医闹”的,时不时的掀起一个又一个小**,闹了一阵又一阵。
    第一天,他们主要围堵的是内某科,对医院工作影响还不算大,虽然内某科乱了,可其他科室,还在像往常一样,该干嘛干嘛。
    原想着,折腾得快一天一夜了,事情也该谈好了。可是,第二天一大早,医务人员早上过来接班,发现医闹不仅没退,竟然“升级”了!一大群人聚集在医院门急诊大门口,堵住医院大门,不让人进出!
    原来,昨天的谈判进行到深夜,由于患方的狮子大张口,进行不下去,“谈崩”了。
    这下,没法过了。
    在副院长和护理部主任的带领下,医护人员和医院保安团结一心,几个泼辣的女护士带头冲上前去,几个医生、保卫科人员紧随,大家烧花圈的烧花圈,剪横幅的剪横幅,准备好的一筐鞭炮,也被人掀了出来,连撕带拽,扔的到处都是……院方的人一旦群情激怒起来,还是这边人多,就看你人心齐不齐?!
    医闹们节节败退,几乎顶不住了,还有人赶快跑到医调办里去喊人(他们有人还在讨价还价)!
    由于医院里的人并不畏惧,且每次都是女性医务人员出头,医闹的气焰再也嚣张不起来。经过如此两次三番几个回合,这次的医闹草草收场,最后好像还是以医院赔付两万元了事。
    这次的医闹事件结束后,医务人员最大的感受是,只要医务人员团结一心,拧成一股绳,集结正义之力,医闹也会心虚、害怕,他们的气焰就会萎靡不振。
       四、那一年,印象最深的一次抢救成功
    医院近些年来有个规定,无论是个人,还是科室,只要收到患者和家属的送来的锦旗,不仅在每月一次的全院大早会上通报表扬,还会有一定的绩效激励。
    看到别的科室办公室的墙上,一拉溜的鲜红锦旗,我们急诊科的医护人员也憋着一股劲,什么时候,咱们也“光荣”一回?
    机会来啦!
    120救护车从某建筑工地拉回一名电击伤伤者,呼吸心跳都停了,一路心肺复苏接回的抢救室!
    立即接着抢救!气管插管、连接呼吸机,不间断的胸外按压,用药……医护们在坚持,门外,家属在呼天抢地,见到穿急救服的就磕头作揖,哀求尽力。
    坚持,坚持,坚持!不为什么,就为了一条刚才还活蹦乱跳的生命!
    一次次的接力按压,一次次的电击除颤……不知坚持了多久?伤者的心跳恢复啦!再坚持,后来,自主呼吸也出现了,还成功的脱机了!心跳骤停的后续治疗很是繁复,为求进一步救治,伤者家属后来把其转到了本地最好的医院,又住了一段时间。
    如果没有我们前期的不懈努力,伤者就连转院的机会都没有。后来,伤者出院后,专门带着一面大红的锦旗,过来感谢急诊科的医护人员,大家兴奋地和伤者乔某合影!又免费为其更换了鼻饲管,再后来啊,医患成了熟人,时不时的来医院串门。
    好一派医患和谐图。
    谈谈你的第一次。
    看到这里,是不也勾起了你的回忆?欢迎大家在文后写下留言,分享你难忘的第一次经历!
  • (源自医学界肿瘤频道)

6 展开 喜欢他/她就送朵鲜花吧,赠人玫瑰,手有余香!鲜花排行

收到6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隐私保护|版权保护|小黑屋|爱爱医 ( 粤ICP备2023094852号 )

GMT+8, 2024-6-15 15:32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