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主题
论坛首页 推荐主题 主题专辑 快问诊所 爱医培训 爱医杂志 最新图谱 荣誉勋章 排行榜 我的主页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lwtt

[传染病] 阴滋病的传染途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2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ps 于 2017-10-16 19:58 编辑

人类基因还是多样性好些,携带特殊的CCR5基因突变的人群自然不容易感染艾滋病毒,天生对艾滋病免疫。但是这些人某些免疫能力稍微吃亏一些,导致抗某些感染,比如西尼罗病毒感染的能力比较弱,如果现在是西尼罗病毒泛滥,那么它肯定算是基因缺陷。也有人主张修改人类胚胎基因,使其获得对艾滋病的免疫力。如果我们再自行消除仅存的人类基因多样性,很可能一场疫病就给全人类带来灭顶之灾。如果我们应用CRSIPR-Cas9 系统敲除患者细胞中的CCR5基因,模仿自然发生的CCR5基因突变改造后的辅助性T细胞却出现发育不全或者是功能不全的话,导致体内免疫力差不能攻击细菌病毒。那么即使是体内CD4细胞数量即使升起来意义也不是很大了。而且应用CRSIPR-Cas9系统对定点基因进行定点爆破(有的人用炸弹来比喻很恰当,这东西本身就是个炸弹,定点爆破,炸掉我们本来要炸的东西是好事,可是一旦它被带到不该去的地方,在DNA其它的地方炸出了大窟窿,麻烦就大了),可能会发现CCR5基因编码区及其附近的基因编码区缺失了一段碱基的片段,可能它不止32个碱基的片段,可能是更多。跟自然发生的CCR5基因突变就有了差别,而且在体外培养的辅助性T细胞往往缺乏完善的生物酶系统,DNA损伤修复似乎并不容易,可能最终的结果就是缺失了一大段的基因片断。这样就导致改造后的辅助性T细胞出现发育不全或者是功能不全,之后重新输入人体后虽然HIV病毒不能再进入到这部分细胞,可能最终还是没有办法提高机体的免疫力。

有的遗传学家认为CRISPR-CAS系统在细菌进化中不是为基因编辑而生的,而是一个敌我识别的免疫系统,它的切割不是那么精确,只要不误伤细菌自己的DNA就算完成任务了。而且原核生物的基因组比较小,以E.coli为例,只有1M左右,原始的crispr system 足以保证在宿主细胞细胞中的特异性。而人类的基因组有6g之巨,原本的特异性就显得力不从心,DNA其他位置碱基排列可能和我们的目的基因有随机相似性。虽然science张锋改造了crispr系统降低了其脱靶性,首先是利用一个可以识别这段序列的sgRNA(识别长度有20nt) 找到这个位置,然后sgRNA会和这段位置结合。这种RNA,DNA结合会被Cas9识别,然后进行剪切。一般来讲,20nt的长度识别会保证比较好的特异性,但是也不排除有时候sgRNA会识别到其它的位置上,这时会导致这段序列被消失,导致脱靶出现了。而张锋教授也于今年8月2日发表的这篇论文提醒我们,对人类基因组的编辑不宜过于草率。他指出,人类的遗传信息具有多样性。这不但会影响到靶向特定序列的可靠性,还会影响到对酶的选择。此外,由于人与人之间的遗传信息有着明显差异,每个人也都面临着不同的“脱靶风险”(即在意料外的基因组区域进行编辑)。所以说把细菌的DNA修复系统搬到人类身上去运用起来总是觉得不是那么得心应手。连细菌这么简单的微生物都有着完善的DNA修复系统,难道人类做为高等复杂的生物却没有完善的DNA修复系统,大自然同样地也赋于了我们自愈的能力。也许要开启我们自身强大的DNA修复系统需要依靠一些生物酶来进行驱动起来,而且这些生物酶需要持续达到一定的浓度并加上时间当量,而且人体的细胞那么多,要逐一修复变异的细胞同样也需要时间当量。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大自然同样地也赋于了我们强大的自愈能力,只是我们没有把它开发出来而已。
发表于 2017-10-13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有一天当我们进入到生物肽时代的医学的时候,会发现治疗这些疾病其实是很简单的。还有进入生物肽时代的医学并不单纯是治疗疾病的需要,大自然在我们身上留下很多美好的基因,很多基因处于未激活状态,进入生物肽时代的医学后这些基因也许会逐渐被激活起来,也许我们这一代人并不能完全把这些基因激活起来,还有下一代人再下一代人的努力,然后我们人类进入下一阶段的发展。
发表于 2017-11-18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人感染全家受病 这个病再这样下去十年内应该就会失控了
发表于 2017-11-29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罕见!北京协和发现国内首例“阴性艾滋病”患者
http://news.ifeng.com/a/20171129/53677103_0.shtml
原标题:协和发现国内首例“阴性艾滋病”患者
HIV抗体检测为常见的艾滋病筛查手段,阳性一般意味着感染,阴性则代表未感染。这一判断是绝大多数人对艾滋病检测的“常识”。

然而,北京协和医院近日刊载在国际专业学术杂志的一篇论文颠覆了这一“常识”。该论文公布了我国首例HIV抗体检测为阴性,但经HIV“核酸检测”为阳性确诊艾滋病患者,这也是世界首例成人HIV抗体阴性艾滋病合并肺卡波西肉瘤病例

论文通信作者、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李太生介绍,该案例揭示了HIV核酸检测在艾滋病诊断中的重要价值,但该检测方式主要用于三类特定人群,并不建议作为艾滋病常规筛查诊断手段。

HIV抗体为阴性的艾滋病患者

HIV抗体检测为阴性,却依然感染了艾滋病。近日,一本国际专业学术杂志报道了北京协和医院接诊的一起罕见艾滋病案例。

记者昨日从北京协和医院获悉,该论文发表于今年最新一期的《临床呼吸杂志》(Clinical Respiratory Jounal),由协和医院呼吸内科、感染内科、病理科联合报道,通信作者为李太生,第一作者为张弘、王焕玲、钟定荣等。

因报道了世界首例成人HIV抗体阴性艾滋病合并肺卡波西肉瘤病例,同时也是国内首例、世界第26例HIV抗体阴性,HIV核酸检测阳性诊断的艾滋病患者,论文发布后引起广泛关注。

论文通信作者、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李太生教授介绍,该患者在多地多家医院检测HIV抗体及确证试验,均无法明确诊断,后在协和医院通过核酸检测,发现体内存在高复制HIV病毒,从而确诊为晚期艾滋病。此案例揭示了HIV核酸检测在艾滋病诊断中的重要价值。

由艾滋病常见肿瘤“顺藤摸瓜”

据介绍,该患者为一名中年男性,46岁,2011年因咽痛、咯血、发热及呼吸困难2月,辗转就诊于国内多家医院。经检查,其HIV抗体初筛试验可疑阳性,但用于确证HIV感染的蛋白印迹试验为阴性,临床考虑为肺部感染,积极抗生素治疗和抗结核治疗无效后,患者来北京协和医院就诊。

入院检查发现双肺多发团块样阴影,HIV初筛试验可疑阳性,但确证试验为阴性。行肺部穿刺活检后,病理科专家发现其肺部病变是卡波西肉瘤(KS),而该病好发于艾滋病人。该患者入院10天后确诊为HIV抗体阴性艾滋病伴KS。因病情已进展到艾滋病终末期,该男子确诊两周后死亡。

据专家介绍,KS是HIV/AIDS患者常见的机会性肿瘤,也是HIV/AIDS进展到终末期的一个表现。经文献检索,该患者是在成人中发现的世界首例HIV抗体阴性艾滋病合并肺KS,英国曾报道过一例类似儿童患者。

论文第一作者、北京协和医院呼吸内科张弘副教授说,本例艾滋病肺KS的影像学及病理学特征都很典型,但在外院一直未获诊断。协和医院率先在国内通过病理确诊肺KS,具有开创性意义,有助于提高国内医生对该病的认识。

不建议将核酸检测作为常规诊断手段

针对舆论关心的有没有必要将核酸检测作为HIV筛查的常规手段这一问题,李太生说,目前国内HIV抗体检测的第四代试剂盒非常灵敏,已将HIV/AIDS的窗口期由原来的3个月缩短至3周。因技术门槛及成本等问题,核酸检测并不建议作为HIV/AIDS的常规筛查和诊断手段,对于HIV早期感染但在抗体检查“窗口期”的人、临床上高度怀疑为晚期艾滋病但抗体检查阴性或者免疫蛋白印迹试验不确定的病例中推荐使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隐私保护|版权保护|小黑屋|爱爱医 ( 粤ICP备13009187号-8 )

GMT+8, 2018-2-19 20:14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