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主题
论坛首页 推荐主题 主题专辑 快问诊所 爱医培训 爱医杂志 签约作者 荣誉勋章 排行榜 我的主页
查看: 2698|回复: 13

[其他] 为学中医的同仁打哈气---------- 转漫谈中西医(从药学的角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3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为学中医的同仁打哈气---------- 转漫谈中西医(从药学的角度)

以下文章均系转载个人整理而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第一章.习中医之滥觞
  话从本人太爷说起,太爷是个中医,本人六岁时太爷去世,享年89岁,小镇上几乎家家摆路祭,祭奠这位好医生。
  1954年的大水过后,瘟疫爆发,太爷联合几个中医,配发中药,救人甚多,挽救了本镇,我四爷爷也得了病,据他后来回忆,得病后里外热得像火,他光着身子,穿不得一丝衣服,太爷的一副汤药下去,出汗如雨,然后就好了。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父亲和爷爷全部下放,有几个人得了疟疾,打摆子,太爷教了一招,叫他们在发作时,用银针扎食指第二个关节,扎一半深,两手都扎上。我父亲说,当时他用了这个办法,出了一身大汗,后来再没打过摆子,疟疾就好了。
  1976年,有一户人家,有人肝硬化腹水,已经从南京大医院抬回家,其人奄奄一息,躺在草铺上,腹大如鼓,只等咽气,其人家中有亲戚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让太爷来看看,结果一剂汤药灌下去,尿如泉涌,再调治3个月,居然好了。
  太爷的故事很多,但由于文化大革命的缘故,他的医术并没有全部传下来,我的四爷爷继承了针灸,我父亲辈的人一个也没有,只记得几个绝活的方子。
  我小的时候,基本对医学是没有什么兴趣的,对于这些神奇的传说,一阵神往过后,很快就转移到如何抓到各种昆虫和小鸟,如何抓蛆喂蚂蚁之类的游戏上去了。
  当我上学的时候,最感兴趣的是数学,但偏重于搞应用数学。其次是古典文学,物理和化学一般,但学得不错。喜欢武术,练习形意,后来也常玩玩散打,形意拳中有一套五行学说阴阳八卦,我也常看看那些之乎者也的拳论。所以,对古人那套语言和思维方式一点也不陌生。
  高考的时候,我本想去浙大学“应用数学”。后来受一个西医的蛊惑,建议我,“如果要想数学物理化学一个都不丢,你就去学药物学,而且你不是想研究研究你太爷留下的东西吗,那就报这个,要懂医,先学药,中药里面也是化学物质。”于是我便学了药物化学专业。现在想想,那个西医说得也是不错的,他成就了我的现在,不过他绝对想不到我后来的发展。
  大学的时候,我在南京。仗着一身武艺,学习也好,很骄横。喜欢显摆。到了11月中旬,老子还垫凉席,盖一床3斤重的小被子。南京啊,那个冻得东北人,北京人叫地狱的地方。现在想想都怕人。
  春天来了,我得病了,多少年了,我不知到病为何物,自从十岁练拳以后。胃痛,吃一点就胀,反酸,肩膀脖子酸痛。那个时候,我是相信“科学”的,在学校的“科学培养下”,我知道解剖,化学,物理化学,生物化学,微生物学,病理,药理,统计等等。于是,我首先选择了西医,而且是南京的大医院的大牌专家,其中一个我还记得,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太太,叫许曼华。胃镜的结果是很轻的“浅表性胃炎”。可是,药吃了很多,效果是没有的,虽然用了,“洛赛克”,酸是没有了,可胃痛是照旧的。在此期间,我阅读了大量的西医胃肠病学方面的专著,文献。结果发现,这些大牌西医开的药,一点新意都没有,都是些常规的组合,说实话,他们又能如何开呢?
  胃是依旧的痛,胆汁反流也出现了。终于,我去看中医了,南京中医大牌“徐景藩“,那个时候,他断为”胃阴虚“,什么白芍啦,麦冬啦,现在看看,都是甘寒柔肝的药,吃了三个月的药,越吃越重。越吃越痛。
  我决定自己解决问题了,西医的胃肠病专著,那个蓝色硬壳的厚厚的大家伙,我是翻了个滚瓜烂熟,阅读文献发现,西医自己也没什么好办法,我对中医不计前嫌,认为出路还在中医,于是开始了漫长的中医自学之路。
  开始学中医看的都是现代人的著作,楞是看不懂,全是欧式化的解构思维,什么用白芍柔肝,缓急止痛,元胡理气,干姜温中,看了若干文献也没找出什么可操作的地方,就是不知道怎么组个方出来。
  有一天,我翻到了一本清朝人写的诠释伤寒论的书,用八卦解释的,因为练形意拳的原因,我对阴阳八卦一点也不陌生,楞是一看就明白了,而且越看越明白,如饥似渴啊,天天研究啊。和原本《伤寒》《金匮》相互参看。三个月后,我判断了自己病情,“柴胡桂枝汤证”,老子吃了也就七副药,就明显觉得好多了,也就三个月,嘛事没有了。好了。
  现在才知道,其实当年逞强,硬充“板爷”,南京冬季又冷又湿,开始寒伤太阳阳明,出现颈子疼,胃疼,再后来有入少阳,太阳少阳证,口苦,咽干,脖子还疼,楞让徐老先生给治了个“胃阴虚”。
  从此学中医,一发不可收拾。也开始了对西医西药的思考和批判。
   节目预告:
   下一讲:儒门事亲,疗母之病
其它整理版见:http://www.cqanmo.com/bbs/showtopic-1026.aspx

[ 本帖最后由 dcbank 于 2008-9-5 14:15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贡献分 +1 收起 理由
白术散 + 1 感谢分享,给低分会员加1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8-9-3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楼主更精彩的分享!:victory:
 楼主| 发表于 2008-9-4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疗母之病
  话说母亲也有病,就是每次月经来的时候,痛得不是人过的日子,要靠吃止痛片才过得去,还手脚烦热。有十多年了,看了若干医生,吃了若干药,最后在南京军区总院定为“子宫内膜异位征”,专家说,这是“国际难题”,建议手术,母亲不肯,于是又捱了几年。
  话说我学中医一年多了,也思考怎么治疗母亲的病,西医著作也看了些,发病机理还停留在争论阶段,“播种说”,“自身免疫说“可谓众说纷纭。没有有效的办法也是情理中的。手术,或者吃一种药将子宫萎缩。
  那中医能治吗?我开始试了些方药,那时候学艺不深,觉得主要是寒湿凝结在胞宫,于是用了很多温阳的药,有些小效,但每次来月经还是发作。后来深研伤寒金匮,辩证就不是那么肤浅了,用药老道了许多。
   最后,判定是金匮“温经汤证”,此寒在厥阴肝,虽然以前的辨证大体正确,但用药不在肝经,用了是干姜,附子,小茴等药,药不中的,取效甚微。我于是用温经汤,重用吴茱萸,麦冬,当归,加水蛭10克。
   奇迹出现,也就服药26剂,十几年的顽症,“国际难题”,一个个案,痊愈了。鬼才相信是“自愈”吧。
   话说当年,我考进了协和药物研究所,开始了北京之行。
   请看下集:反思西药

1 展开 喜欢他/她就送朵鲜花吧,赠人玫瑰,手有余香!鲜花排行

收到1朵
 楼主| 发表于 2008-9-4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反思西药
  西医西药综合近代科学成就得以飞速的发展,对人类的健康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它讲究实证,有科学的仪器和观察手段,这些是中医不具备的,中医也必须吸收现代科学的一切成就来证明和武装自己,也是无需逃避和害羞的。
   但是,除却那些科学的硬件外,西医从思维和方法论上是有其偏处的,西医走的是“还原论”的路子,是解构的方法,它认为把微观的组成搞清楚了,就一切都解决了,殊不知,微观和宏观的行为确实是很不同,而且是不可通约的。
  举例来说,搞清楚大气的化学构成,并不能准确的预报天气,不能判断风的方向,知道地壳的组成并不能预知地震,这些物体微观组成和物体宏观行为,是不可通约的。
  拿我们研究西药而论,很多药物其实从中医的整体观点去看,就是个治标不治本的东西,但是在西方的这种思维观念下,还觉得挺科学。
  西药强调“靶点明确,安全有效”,其实是“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只求控制,不求根治,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绝对的是“形而上学,静止,片面的看问题,处理问题,而且还是绥靖政策”
  以非甾体抗炎药先举个例子,西医用于治疗风湿性关节炎,解热镇痛一类,这些药的合成是这么来的,西医发现了一个酶,环氧合酶,当然后来发现还分cox-1,cox-2,通过抑制这个酶可以抑制前列腺素,白三烯这些促炎症反应介质的合成,而达到“消炎”的效果。我说西医学呢,就是喜欢“拿个鸡毛当令箭,削足适履”,发现了一条路径上的枢纽,一个酶,就团团围住做文章了,其实本身在风湿病中,那个酶是很称职的,它没有错,问题出在别的地方,导致了酶的活性增高,大量的合成促炎症反应介质,你却去抑制中间的环节,而不去管源头出了什么错。结果,大家都知道的,风湿病只能缓解,少有根治了,道理就是,本来发大水是上游雪水融化的多,西医却造了个大坝,控制流量,结果是永远只能是控制。关于非甾体抗炎药,药物专家合成那个是多啊,最老的是阿司匹林,然后是双氯芬酸,吲哚美辛,布洛芬(芬必得---号称一粒缓解,药效维持24小时),各类昔康等。热热闹闹一大堆,没一个能把关节炎治愈的。只能“缓解疼痛,控制病情进展,阻止不可逆的骨改变,尽可能保护肌肉和关节的功能,改善病人生活质量。”也就是说,得了关节炎,你要看西医,就一辈子吃药吧。告诉你,这是“国际难题”。
   对风湿病的治疗和药物开发,可以说是西医“形而上学”的典型案例。
  其实,这些西药在中医的使用体会上,都是‘解表’药,中医对关节炎的治疗有过一段时间的争论,但很早就统一了认识,在唐代的《千金方》中,治疗痹症,还几乎常常是解表药风药(类似西药的解热镇痛药)的堆积。‘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光用解热镇痛的药物是不行的,还要治血,常常要养血活血,血和肝相关,要疏肝,没有肾气的充裕,解表药也没有能力帮你驱除“风邪”因此,还要补肾气。从这点上来说,中医比西医的认识先进上千年,但中医需要现代科学的实验研究进一步证实自己。
  最近,听了姚新生教授在我所作的一个学术报告,提到他们和国外一个药理实验室合作的研究成果,他们从中药“淫羊藿”中提取到一个组分,证实对股骨头坏死有效,已经申请了美国专利保护起来,进一步的研究还在继续。这就很令人振奋嘛。其实用中药治好股骨头坏死的人大有人在。而姚教授小组的研究也证实了中药有这样的潜力。而且,别忘了,‘淫羊藿’是补肾的哦,符合中医理论,其实南通的朱良春老中医,治疗风湿病,‘淫羊藿’也是常用药啊。
   所以,得了关节炎,找谁呢,当然主要找中医啦。
  请看下集:中草药研究

1 展开 喜欢他/她就送朵鲜花吧,赠人玫瑰,手有余香!鲜花排行

收到1朵
 楼主| 发表于 2008-9-4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均系个人整理、转摘自天涯杂谈
发表于 2008-9-4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handshake 鲜花送上。
再次期待楼主更精彩的分享!:victory:
 楼主| 发表于 2008-9-5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草药之研究简介
  1. 一个误区----是谁在说中药无毒?
  现在似乎已经无法考证是谁第一个说中药无毒无害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正统的中医没这么说,按现在的话说,应该是商业炒作的结果,这种宣传对中医药有害无益,不但给了某些别有用心反中医的人以口实,而且导致中药的滥用误用。
  看看事实是怎样的吧。先看《神农本草经》怎么说的,“上药一百二十种为君,主养命以应天,无毒,多服久服不伤人,欲轻身益气不老延年者,本《上经》。 中药一百二十种为臣,主养性以应人,有毒,斟酌其宜,欲遏病补虚羸者,本《中经》。 下药一百二十种为君,主治病以应地,多毒,不可久服,欲除寒热邪气、破积聚、愈疾者,本《下经》。”
  可见,早在《神农本草经》的年代,中国人就对草药的毒性有明确的认识,认为“上品,可以久服,无毒,中品,有毒,要斟酌使用,下品,毒性大,不可久服,多服。”
  再看《伤寒论》对药物毒性的进一步认识,“况桂枝下咽,阳盛则毙,承气入胃,阴盛以亡。生死之要,在乎须臾”说的是,如果病人是阳热病,比如高烧39度,口干舌燥,你给他喝一剂桂枝汤(桂枝,白芍,甘草,生姜,大枣),他可能很快死亡,如果病人是,脉细如丝,瑟瑟怕冷,下利清水的阴证,你给他来碗“大承气汤”(大黄,枳实,芒硝,厚朴)他也可能很快死亡。要知道,桂枝颗粒(汤)现在可是OTC哦,但你在某些情况用错了,同样也会死人的,这就是说,中医还有更高的毒性观念------“机会毒性”,就是一些平常无毒的药物,在一些特殊的症候下,会产生强大的“副作用”。
  所以,正统中医,对用药是非常谨慎的,受过良好中医教育的人,绝不会乱开药,也不会告诉你什么药可以常吃无事。
  只有不法商家会这样干,包括现在安利的推销员,劝你吃大量的Vc和蛋白粉,但这些和学术无关。
  反中医者,大可不必借此做文章,把商家的行为算到中医头上。
  2.中药的化学研究和药理研究
  这个算是正题,方某人整天在叫嚣“废医验药”,这个陈词滥调,在民国就在唱了,方小船现在唱,一点也不新鲜,他就知道说,什么实际工作都不做,而且认识很局限。我以后谈为什么医不可废。先谈谈验药。验药的工作,中外都做了不少,但是鲜有抛开中医文献,自己就上去瞎折腾的,药物研究者总要参考中医典籍的用药习惯,设计相应的病理模型,再进一步研究,在这这过程中,我们用现代的理念和方法,基本验证了,古籍记载的中药用途,包括毒性的正确性,同时也发现了中医没发现的一些新作用,新毒性,认识总是在进步的。以验证性的实验居多,而且,在研究过程中,中医的经验的准确性翔实令我们惊叹,中药的整体作用不断挑战我们的原有思维。可以说,在研究中药的过程中,对药理学本身的发展也是一个推动,可以说,中医本草的经验成果,是非常丰富和宝贵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如此详尽的材料,是千年来我们国人人体实验的经验总结和大成。验药的结果是“中医的记载总体是正确的,准确的,古人的记载是负责的”。
  在研究中,你会深刻的体会到,药物作为一个整体的“化合物库”是多么的奇妙,比如“人参”,它既含有溶血的皂甙,也含有抑制溶血的皂甙,因此,当它作为一个整体入药的时候,基本不发生溶血的情况,如果你以偏盖全,发现一个溶血的东西,就说“人参”有溶血作用,不能吃,那不是很可笑吗?反中医的网特们常常干这种事情,把部分的,不全面的研究成果,拿来迷惑不懂药物学的群众,造谣滋事。
  同样,中药当归里发现有致突变的致癌物质,而同时也有抗癌物质,其整体不表现致癌作用,反而有提高免疫抗癌作用。很多清热解毒的中药有很强的肝毒性,但同时又含有很多保肝的成分,所以,未发现其整体应用时有肝损害作用。
  可以说,验药的工作,做得已经很多了,尤其是对整体药物的药效学研究,基本符合中医典籍的记载。
  中药,在合格医师的指导下运用是能够保证安全的,对含中药的保健品,也要咨询医师使用,切不可盲目乱用。
  3.一个哲学家----张功耀
  张功耀要告别中医中药,本来他自己如果要立志告别,没人会管他,但他举出一大堆幼稚的理由,叫大家和他一起告别,就是他自找没趣了,身败名裂,但却博得青史留名,将来,提到中医发展史,他一定是要占点篇幅的,人不能留芳名留个臭名也不错。
  张的有个观点是,中医用大量的毒物,污物入药,很不人道。且说毒药,中医用毒药,驾驭的很好,体现了国人的智慧,而且开启了现代人的智慧,没有中医的实践,有些药恐怕没人去研究,也不会出那个药,比如砒霜,中医用剧毒药,是用等量平分法,比如用三分砒霜,和三分药末混合均匀,再和六分药末混合,再和12分药末混合,如此下去,这样可以保证混合均匀,然后每次吃规定剂量,正好低于中毒剂量,古人用得是很好的。现在砒霜做成了注射剂“亚砷酸“,是很好的抗癌药,没有古人的医疗实践,谁敢用砒霜入药?谁想到用砒霜治疗癌症?毒药用得好,也是良药。
  再说雄黄,一说含砷,吓得好多人又不敢用了,殊不知,雄黄是硫化砷,和砒霜(氧化砷)以及单质砷是两回事,化学组成都不同,性质能一样吗?而且,古人对雄黄的炮制很科学,第一雄黄的结晶要好,看外观,外观不好,晶型不好的有砒霜,第二,水飞,就是和水一起研磨,沉淀,把上面的水倒了,再继续几遍,这样,水溶性的砷盐就被水溶解,剩下雄黄入药,就无大毒了。
  再说污物,张特别提到了动物的粪便,其实,这哲学家整天待在屋子不接触生活和科学是要变傻的,显然,张就是一个。
  在山区,山民会冒着生命危险掏鼯鼠的粪便“五灵脂“,山民傻还是哲学家傻呢?这中药“五灵脂”,可以治疗跌打损伤,山民们祖祖辈辈都使这个,好使!方小船不是说“黑猩猩也会使草药“吗?显然,常识是,那个东西有用,否则人还不如猩猩了,这是山民的生活实践。而空想家张某人,则认为那个东西很不人道,没有用。
  事实上,药物学家从“五灵脂”中,提取到一种海松酸结构的化合物,证实它可以抑制血小板的凝结,符合中医“活血化瘀”的用药实践。
  还有,所谓粪便,有用就是佳肴良药,无用才是废物,蚂蚁以蚜虫的粪便为佳肴,乐此不疲,张某人爱吃酱,殊不知那是真菌发酵的排泄物,张也留恋忘返。
  关于中药化学成分,本来可以大谈3天3夜,故事也相当的多。但内容真的太多,先谈这些吧。
  请看下集:医不可废,阴阳五行,宏观模型。
 楼主| 发表于 2008-9-5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是在对不同理法的理解的情况下,谈论和研究方药,倒推回去是很难的。因为面对那么多化合物,它们之间的联系和相互作用,你在没有理法的指导下无法下手研究,如果用西医药理的研究思路,很难获得对药物整体效能的研究,只能获得单一的化合物的信息,看到的情况是孤立不相干的,会丢掉很多有价值的关联,只有在中医现有的经验和理论指导下,才会有比较明确的方向,当然也能发现传统中医没有发现的作用,下面我有文章会谈到这个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08-9-5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医不可废,阴阳五行,宏观模型
  方某人老叫嚣“废医验药”,其实上面说过,验药的工作,做得够多了,现在已经从陆地转向海洋了。那方小船的目的无非是废医而已,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方某人还说,中医的基本理论是“伪科学“,我想,方某人的看问题的视角出了些问题。
  事实上,中医和西医走的不是一条路。中医走的是宏观的,它的理想和目标是总结归纳疾病的宏观规律性,而西医是走的还原论解构的路子。我们很多人都学过数学建模吧,西医里有个房室模型,许多人是清楚的,没有人说房室模型不科学,给大家普及一下,在药物动力学研究中,西医简单的把人体构想和结构成一个房室或两个房室,这就数学建模,对待复杂事物的时候,我们必须对研究对象做出一些简化,可是广大西医对“房室模型“欣然接受,对中医试图建立而且已经立的模型认为是”伪科学“这真是岂有此理啊!中医建立的模型,就是”阴阳五行模型“,”伤寒六经模型“,”温病三焦卫气营血“三大模型,如果我们从数学模型的角度看待中医的这个工作,就没有什么科学和不科学的了,只有模型建立的有效性如何的评价了,如果说中医”阴阳五行“不科学,那好了,我说”房室模型“就更是”伪科学“了,建立的太简单幼稚,它算的更不准。常常不能反应真实情况,但我们还堂而皇之的写入教材,叫大家去学。
  我们应该尊重中医在建立‘宏观医学’上做出的医疗构想和实践,科学是要大胆假设和实践的,谁能保证谁是一定对的啊,谁又能保证一个大家都不看好的设想做不出伟大的创建呢?西医自己建立又推翻的多了,中医也不断的建立模型,推翻模型。“温病三焦卫气营血模型“比”伤寒六经模型“更好的反映了”温病”发病治疗的共同性,而被大家公认和采纳,使我们在治疗热性传染病上更为有效,这就是医疗实践和进步啊,这就是科学研究啊。
  中医从开始的“五行模型“(此时主要局限在脏腑辨证),到”伤寒六经模型“,再到”温病三焦卫气营血模型“共有两次大的进步,每次进步都能解决一组问题,不是西医一个一个解决问题。
  中医之所以还存在,难道是国人集体愚昧吗?是中医模型建立的成功和有效,药物整体性质和模型匹配的完善,医疗实践的有效合理,才保存到今天。
  我和他们研究员开玩笑说:中医是医学热力学,西医是动力学,谁也别想打倒谁,两者各有其偏,都能解决问题,合起来解决更好。
  废除中医理论,就是废除宏观医学已经建立和证实目前有效的模型,除非你有更好的模型,要不“废医’就是一句鬼话,只有方小船才无知无畏的敢说。
  方某人认为,国外传统医学也有类似中医的理论,中医并不独特,方小船又在信口开河了,“存在就合理“,我看是因为合理所以才得以长期存在吧,国外的模型建立不合理,缺乏可操作性,药物整体药性和模型没好的匹配,所以被历史淘汰,是应当的,中医得到存在不是偶然。
  一个熟悉各种中草药药理和化学组成的人是不能治病的,因为他开不出一个方子来,为什么?他不懂中医的模型,在中医的这个模型下,你才可以比较准确的驾驭和使用药物,组成方剂。举个真实的例子,有个天然药化的博士,胃酸过多,吃雷尼替丁不管用,只能维持2小时,吃奥美拉唑吧,又怕吃多了得胃癌,于是查阅资料,把现代药理证实可以有抑制胃酸分泌的中药找了一些,煮了喝,结果越喝越厉害,来找我,问怎么回事,要不还用西药维持吧。我看了他的方子,其中有黄连,甘草。我看了舌头,胖大,脉沉弦,喝凉水不舒服,喝热的好,典型一个脾阳虚的症状,我告诉他,药吃反了,你是寒证,黄连是寒药,当然厉害了,中医不是这样看病的,你那是西医的解构思维,叫中药西式用法。令其服用“附子理中丸“,后来不泛酸了,又来说,现代药理研究,附子理中汤是促胃酸分泌的,为什么把我胃酸过多治没了呢?我说,现代医学还没研究透吧。要不就是你文献没查全。
  好了。模型讲完了,下一讲讲“方剂之学“
发表于 2009-4-18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我对中药充满信心。
发表于 2018-4-17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英勇神武,佩服佩服
发表于 2018-4-17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隐私保护|版权保护|小黑屋|爱爱医 ( 粤ICP备13009187号-8 )

GMT+8, 2018-10-16 00:59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