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主题
论坛首页 推荐主题 主题专辑 快问诊所 爱医培训 爱医杂志 签约作者 荣誉勋章 排行榜 我的主页
查看: 23189|回复: 29

[临床经验] 刺络放血治病研究资料大全(90页资料,难得一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7-24 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全国首届刺络放血研究及临床学术交流会

论  文  集
主办单位
中国针灸学会针法灸法学分会刺络疗法学组委员会
中国针灸学会实验针灸学分会刺络放血研究会

承办单位
天津中医学院针灸系
中国•天津   2003.10


全国首届刺络放血研究及临床学术交流会

论  文  集
顾  问:  张  缙  陈汉平
主  审:  郭  义
主  编:  王秀云  李  军

2003年10月


篇首寄语


伴随着金秋十月的醉爽清风,刺络放血疗法学仁迎来了新世纪第一个收获的季节,在中国针灸学会针法灸法学分会和实验针灸学分会的共同领导和支持下,刺络疗法临床和研究分会迎来了成立后的首次全国同行盛大聚会。针灸界德高望重的刺络专家为我们表演传教,临床上效验卓著的业务骨干彼此切磋,实践中探源索理的研究学者互传心得,刺络领域的后起之秀磨拳待发,中国传统针灸的特色疗法—刺络放血疗法临床及研究踏上了其学术上的希望里程。
    有继承才有发扬,有创新才会不断发展!刺络古法,渊久流长,犹幽兰留香,施惠华疆。继承发掘,任重道远,宏扬光大,吾辈敢当。

我们期待着第二个收获的秋天!


全国首届刺络放血研究及临床学术交流会论文集
目    录

基础研究
井穴放血法对急性脑缺血大鼠缺血区脑组织凋亡相关蛋白的影响
    ………………………………………………………………...王秀云,李积胜,刘公望等(2)
浅论刺络放血疗法的血管生物学基础
………………………………………………………………………………………...徐  斌(5)
对脑缺血大鼠局部兴奋性氨基酸影响的动态观察
.……………………………………………………..……………….任秀君,图  娅,郭义等(8)
十二井穴针法治疗局灶性脑缺血大鼠机理的时效相关性研究
    …………………..…………………..…………………....……………......图  娅,郝晋东(11)
脑缺血炎症反应的形态学变化及“醒脑开窍”针法的干预效应
…………………...…………………..…………………..……...郭永明,梁宪如,杜元灏等(14)

临床研究
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中风患者意识状态、心率等影响的临床观察
    …………………...…………………...…………………...………...戴志华,李蕴琛,郭义等(20)
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中风患者意识状态影响的临床对比观察
…………………...…………………...…………………...………………...丁  晶,郭  义(25)
王氏刺血疗法治疗226例癫痫病的疗效观察和分析
………..………………………………………..……………………………………..王  峥(29)
刺血疗法治疗急性痛风性关节炎临床研究
………..……………………………………..……………………李兆文,林石明,林俊山等(32)
电针配合药物治疗急性类风湿性关节炎疗效观察
………………………………………………………………………刘累耕,刘岚,罗颂东等(36)
刺络配合经筋刺法治疗面瘫后遗症436例临床总结
……………………………………………………………………李  军,李  岩,杜元灏等(39)
大椎、肺俞刺络拔罐对三叉神经痛即刻镇痛观察
………………………………………………………………………………张智龙,赵淑华(41)
杨氏絮刺火罐疗法治疗脊椎肥大症临床研究报告
…………………………………………………………………………………………扬  容(43)


各科临床
刺络拔罐配合推拿疗法治疗颈肩综合症70例临床观察
………………………………………………………………………………周莅莅,王富春(48)
刺络拔罐治疗腰间盘突出症的临床体会………………………………………古恩鹏,李瓦里(50)
刺血疗法在面部疾患的应用……………………………………………………李  岩,周  震(52)
刺络放血治疗上呼吸道感染发热40例…………………………………………………曹世强(54)
应用刺血拔罐为主的“顺序组合疗法”治疗带状疱疹120例
………………………………………………………………………………陈泽林,陈泽谋(56)
局部及穴位放血配合中药内服治疗慢性咽炎117例临床观察
…………………………………………………………………………………………王占明(58)
运用刺血疗法治疗面瘫的临床心得………………………………………………………孟向文(60)
刺络放血治疗顽固性头痛的疗效观察……………………………………………………魏子耿(62)
耳尖放血对预防流行性出血结膜炎的观察………………………………………………裴良才(64)
刺络放血为主治疗顽固性荨麻疹的临床观察
………………………………………………………………………沈中秋,张淑杰,宋梦玉(66)
针刺拔罐治疗肩周炎50例疗效观察……………………………………………………严善余(67)
安眠穴放血治疗突发性耳聋20例………………………………………………………霍则军(69)
耳穴放血退热的临床体会…………………………………………………………………裴良才(70)
放血疗法急救闭痧症………………………………………………………………………肖楚屏(71)
王杏林挑法治疗急慢性扁桃体炎经验……………………………………...……………王楚才(72)

理论探讨
刺络放血疗法临床应用总结……………………………………………王广军,郭义,王秀云(74)
近40年刺络放血疗法的临床运用概况……………………………………王芬,罗汀,郭义(83)
刺络疗法对脑血管病及其相关证候和机理的回顾………………………………………蔡圣朝(91)
中国不同民族刺络放血疗法的比较研究……………………………………………马莎,郭义(94)
金元四大家刺络思想浅析…………………………………………………………侯春光,郭义(97)
西北的挑擦放血法………………………………………………………………………张  侬(100)
刺血疗法杂谈……………………………………………………………………………李海云(103)

基础研究
井穴放血法对急性脑缺血大鼠缺血区脑组织凋亡相关蛋白的影响*
王秀云1,李积胜2,刘公望1,郭义1,潘荣菁1,张果忠2,李桂兰1,韩煜1  ,王强1
(1.天津中医学院针灸系,300193;2. 武警医学院,天津 300162)
    摘要:[目的]观察井穴放血法对急性缺血性脑损伤的脑保护作用。[方法]将实验大鼠分为假手术组、脑缺血组和脑缺血+井穴放血治疗组,一侧大脑中动脉阻塞致急性缺血性脑损伤模型(MCAO),治疗组在脑缺血后即刻给予井穴放血治疗,出血量为每穴1滴。分别于缺血后的1,3,6,24h处死,进行免疫组织化学染色,检测缺血区皮层脑组织c-fos蛋白(FOS)及HSP70蛋白免疫阳性细胞,以观察井穴放血法对急性缺血性脑损伤后早期抑凋亡基因表达的影响。[结果]c-fos蛋白和HSP70蛋白在缺血区皮层脑组织表达增加,缺血后1h HSP70无表达,FOS表达增加,在随后观察的3,6,24h时程内HSP70和FOS均有随缺血时间延长表达增多的趋势。井穴放血治疗组在以上各时程c-fos及HSP70免疫阳性细胞数均高于同时段的缺血病模组,有统计学意义。[结论] 急性脑缺血后应用井穴放血干预治疗可明显增强缺血区脑组织对抗神经细胞凋亡的即刻早期基因c-fos蛋白和抗应激HSP70蛋白的表达,从而提高了缺血后神经细胞对缺血、缺氧的耐受和适应能力,提高了缺血后神经元的可塑性,进而可影响晚期目的基因的表达,抵抗细胞凋亡的发展,增强脑修复能力。表明井穴放血法对中风初期有一定的脑保护作用。
关键词:急性局灶性脑缺血; 井穴刺络放血疗法; c-fos蛋白; HSP70蛋白

急性脑缺血过程中,缺血半影区是兴奋性毒性、梗死灶周围去极化、炎症和凋亡起作用的地方,也是目前所有治疗方案的靶标。如同其它治疗一样,针刺对梗塞灶中心区坏死的神经元无逆转能力,早期进行针刺预防及治疗以挽救周边神经元的功能、限制和缩小梗塞灶范围是针刺治疗缺血性中风的关键所在[1],对中风初起患者尽早施予井穴放血处理的意义也在于此。c-fos属于即早反应基因家族(immediate earlygenes ,IEGs),它的表达是机体受到刺激后所能观察到的基因活动的首批变化,是神经元被刺激激活的“第二信使”与目的基因表达之间的信息传递媒介,因此常被作为特定刺激条件下神经元功能活动的标志[2]。晚期目的基因Bax(促凋亡)、bcl-2(抗凋亡)在发生细胞凋亡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细胞是否发生凋亡与充当第三信使角色的c-fos基因和应激蛋白HSP70表达密切相关,二者均在缺血早期介导了与其它抗凋亡因子间的多极保护效应,干预了促凋亡目的基因的表达,从而抑制了细胞凋亡的进展。c-fos可激活系列后期效应性基因参与细胞内的抗损伤和增强修复机制的功能,反映神经元的应激反应能力,从而在缺血过程中有维持生存和修复保护作用。HSP70是一种非特异性细胞保护蛋白,是机体在应激状态下出现的一种保守蛋白,已有研究表明HSP70主要在缺血半影区功能尚存的神经元中表达,表达早且量多的神经元对缺血耐受性强,因此HSP70表达是预示受损神经元能够存活的一个敏感指标,具有抗调亡作用,可阻止脑缺血后的神经细胞损伤。故观察即早反应基因c-fos与热应激蛋白HSP70,可了解急性脑缺血损伤后缺血半影区内脑细胞的存活和凋亡状况。本文观察了实验性急性脑缺血后即刻应用井穴放血法在“脑缺血后超早期干预窗”中的脑保护作用。
1 材料与方法
1.1动物分组及模型制作
120只健康成年Wistar大鼠,体重170-210g(2月龄),雌雄不拘,由天津国家医药管理局天津药物研究院实验动物中心提供。动物适应性饲养一周后进行实验。将大鼠随机分为对照组(假手术)、模型组(脑缺血)和治疗组(脑缺血+井穴放血),每组各40只。并分别在刺血治疗后1h、3h、6h、24h各组分别观察c-fos和HSP70蛋白表达情况。
——————————————
*本课题承天津市卫生局科研基金资助(No.97Y107)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No. 30271641)
将大鼠用0.4% 戊巴比妥钠腹腔麻醉后,右侧卧位,于眼眶后至耳的连线中点纵行切开皮肤约2cm,分离并切去部分颞肌,暴露颞骨,用颅骨钻做一直径约3~5mm的骨窗,轻抬脑可见到横过嗅束向上走行的大脑中动脉(MCA),采用凝结法阻断大脑中动脉造成急性缺血性脑损伤模型(MCAO)。假手术组仅开骨窗而不凝闭动脉。治疗组在造模后即刻施加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疗法。在大鼠予井穴刺络放血治疗后的1h、3h、6h、24h各不同时段,分别自三组中随机选取10只动物实行麻醉、灌注固定、冰冻切片。待进行免疫组化反应。
1.2井穴刺络放血治疗方法
选穴:位于大鼠双侧前肢趾端的十二井穴,每侧计六穴。即手太阴肺经井穴少商、手厥阴心包经井穴中冲、手少阴心经井穴少冲、手阳明大肠经井穴商阳、手少阳三焦经井穴关冲、手太阳小肠经井穴少泽。方法:以刺血针于以上诸穴点刺放血,出血量为每穴一滴。
1.3大鼠脑取材及组织的制备
以0.4% 戊巴比妥钠腹腔麻醉动物,开胸腔,暴露心脏,剪开右心耳,从左心室依次灌注37°C的生理盐水250ml至流出液清晰、动物肝脏及肠系膜呈苍白,继续灌以4°C多聚甲醛500ml,约1h内灌毕,待动物出现四肢肌肉抽搐表示灌注成功。断头、迅速剥取脑组织,放入4°C的相同固定液中进行后固定6-12h,然后置于4°C的20%戊糖溶液中12h以上,置冷冻切片机内作连续冠状切片,片厚约45μm,收集于PH 7.4,0.01 M PBS中,每组大鼠自缺血区选取两套切片,分别采用免疫组织化学方法检测 c-fos和HSP70免疫阳性细胞。
1.4免疫组织化学反应
在c-fos检测时,取各组脑片进行下述免疫组织化学反应:(1) 0.3%TritonX-0.03%H2O2,37°C,30 min;(2) 5%正常羊血清,室温,20min;(3) 兔抗c-fos血清,1:2000, 加1.5%正常羊血清,4°C,12h;(4) 卵白素-生物复合素ABC复合物,1:100,37°C,2h。以上各步间均以0.01mol/l磷酸盐缓冲液洗涤4╳15min,然后用0.1M醋酸缓冲液(PH 6.0)浸泡15min,进行DAB呈色反应。酒精梯度脱水、二甲苯透明、中性树胶封片。对HSP70的检测与上述方法基本相同,将选定的损伤区脑组织切片依次移入0.1%Triton和0.03%H2O2溶液,37°C孵育30 min;3%正常羊血清,37°C孵育30 min;入兔抗鼠HSP70抗体(Santa Cruz Inc产品),4°C孵育72h;生物素标记的羊抗兔抗体(vector公司)和ABC液各1h(37°C);0.05%DAB-0.01%H2O2-TBS呈色10-20 min  ,镜下观察染色结果,使所有切片背景染色尽可能一致,然后终止反应。以上各步间均以0.05M PBS(PH7.4)漂洗三次,每次5 min。
1.5统计方法
在光镜下观察皮层内c-fos和HSP70免疫阳性细胞,采用SPSS11.0版本软件进行数据分析,实验结果均以x±S表示,统计学方法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
2 实验结果
急性缺血性脑损伤后,能诱导c-fos及HSP70蛋白在皮层缺血区脑组织的表达增加,其中缺血1小时 后HSP70蛋白尚极少表达,FOS蛋白则明显表达,在随后所观察的24小时时程内c-fos及HSP70蛋白均有随缺血时间延长逐渐增多的趋势,提示脑的缺血性损伤可应激性地增强神经细胞对缺血、缺氧的耐受和适应能力。而脑缺血后即刻应用过井穴放血干预治疗的大鼠缺血区皮层脑组织,较之病模组可进一步上调缺血区脑组织c-fos及HSP70蛋白的表达水平,二者相比达统计学差异,提示尽早应用井穴刺络放血疗法,可明显增强脑组织对抗缺血性脑损伤的脑损害发展。
3 讨论
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法具有泄热消瘀、活血通络、开窍启闭、护脑醒神等功效,为中医传统的特色急救措施之一,其操作简单,作用迅速,在中风急救方面对于缓解症状、改善预后效果肯定[3-4]。此法简便易行,在我国已经验式地使用达千年之久,特别是作为民间疗法更被广泛接受。近二十年来,中国国内和国外如日本等已着手从临床和实验两个方面开展了本疗法的研究,进一步深入挖掘此特色疗法,阐明其作用机理,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临床应用价值。
急性缺血性脑损伤诱发的脑卒中是临床重大疑难病症之一,国内外学者一直从多方面探讨其发病机理和有效的防治措施。近年来采用井穴刺络放血法治疗本病的研究取得了不断的进展。经多层次研究证实,该法对脑血流有良性调整作用,可明显改善缺血区脑组织的急性缺氧状态;改善实验性脑梗塞大鼠缺血区单胺类和氨基酸类递质异常,抑制胞内Ca2+内流和胞外K+、Na+失衡等[5-8]。
本次研究表明,井穴放血法能增强与耐缺血、缺氧有关的快速反应蛋白FOS和应激蛋白HSP70的大量表达,表明本法促进了损伤后组织的修复与神经元的功能重建。血流量不足、血氧供应障碍是缺血性中风发生的始动环节,而及时施加井穴放血刺激能快速动员脑保护蛋白发挥效应,在提高对缺氧的耐受性同时,增强受损神经元的建构,在多环节上减轻了由于细胞能量储备耗竭所诱发的酸中毒和神经细胞膜损伤产生的一氧化氮和自由基。脑缺血后c-fos 和HSP70的快速高水平表达,通过继发启动了相关基因的表达而减轻了以上诸环节,对抗内源性损伤因子引起的毒性作用,清除细胞内的异常蛋白,最终减缓了缺血区脑神经细胞的胞内Ca2+“超负荷”状态,起到保护脑细胞,加速脑细胞的损伤修复作用,从早期阻止了缺血半影区内的细胞凋亡,减轻了生化过程的加剧和梗塞灶的扩大,减缓了缺血半影区的扩大和脑损害的发展。
参考文献
1张京钟,施静,刘晓春等.电针对局灶性脑缺血后脑内Bax,Bcl-2表达的影响。中国组织化学与细胞化学杂志,2001,10(1):27-31
2陈宜张.分子神经生物学[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1995,43-47
3周国平,徐汤苹. 手十二井穴放血对脑缺血家兔脑血流图影响的初步研究. 天津中医,1989,(5):22
4郭义,张艳军,王秀云等.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中风患者颅内血流动力学影响的观察针灸临床杂志
1995,11(6):21-23
5马岩璠,郭义,徐汤苹等.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实验性脑缺血大鼠缺血区脑组织氧分压影响的动态观察.上海针灸杂志,2000,19(1):40-42
6马岩璠,徐汤苹等.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实验性脑缺血大鼠缺血组织K+、Na+浓度影响的动态观察.中国针灸,1997,(9):562-564
7马岩璠,郭义,王秀云,徐汤苹等.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实验性脑缺血大鼠缺血区脑组织钙调素活性影响的实验观察.针刺研究,1999,24(2):105-107
8马岩璠,徐汤苹等.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实验性脑缺血大鼠缺血组织K+、Na+浓度影响的动态观察.中国针灸,1997,(9):562-564 璠
     
浅论刺络放血疗法的血管生物学基础

徐  斌
(南京中医药大学江苏省针灸学重点实验室    南京210029)

放血疗法是医学发展早期临床使用较普遍的一种治疗方法,在中医称之为刺络,尽管各种医学体系放血的具体方法不一样,但均是以针(针形器具)、刀或水蛭等刺激血管排出一定量的血液为目的的一种治疗方法。目前中医、中兽医及民间仍在使用这一方法防治疾病,取得了良好的疗效。本文拟结合血管生物学的研究进展对刺络放血疗法的可能机制进行分析。
1刺络放血是对血管和血液的特异性双重刺激
《内经》指出 “凡治病必先去其血”、“血实宜决之”。印度古代医学经典《妙闻集》指出“可按照恶血的深度,用各种管、角、葫芦、水蛭等除去之。要除去浓厚状态、郁积深部的恶血,以水蛭为适当。恶血弥漫于周身时,以管,又恶血存于皮肤时,以角与葫芦为适当”[1]。1799年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在经历4次放血、血液变稠变慢后去去世[2]。唐代《司牧安骥集》指出“无病惜血如金,有疾弃血如泥”[3]。可见刺络放血,在传统的认识中,是从“祛瘀”和“放坏血”的角度进行认识的。
但《内经》同时指出“病在脉,调之血,病在血,调之络”;老一辈针灸学家孟昭威教授1986年指出“刺血疗法在一般人来说,好象重在放血。其实这可能是一种假象。因为血是人生命所必需的。血虽然在呼吸过程中有二氧化碳含量多少的区别,但它是全身养分、生命所需物质的重要媒介,基本上无好血坏血之分。我看其疗效作用似在血管壁”[4]。这些观点提示刺络放血对血管亦有作用。
近十余年来,随着心钠素、内皮素的相继发现,人们对心脏、血管、内皮细胞功能的传统认识有了根本的改变:心脏不再是单一的血液循环动力器官,血管也不仅仅是血流管道,内皮细胞除了是血液和组织间代谢交换的屏障外,它与心脏、血管一样,均具有重要的内分泌功能,它们可以产生和分泌十余种生物活性物质,这些物质既具有循环激素的作用,又发挥其局部激素的效应,以自分泌、旁分泌、胞内分泌或周身分泌的方式遍及全身,调节体液、血管床张力和血压。循环系统内分泌概念的提出,不仅丰富和扩大了内分泌学研究的内容和范围,同时也为心血管疾病的基础和临床研究提供了广阔的前景和应用途径。心血管内分泌学是90年代世界范围内心血管和内分泌学界的研究“热点”[5]。
刺络放血的作用机制及临床规律研究应与这一热点相结合,因为刺络放血疗法要刺出血液,首先是刺破血管(大血管、微血管及毛细血管),面对血管功能的新发现,仅仅从血液的角度分析认识刺络法的机制,显然已经不能适应当前科学发展的状况。
同时,血管活动的个性化也为选择特异性部位(络脉或穴位)刺血以治疗相应的疾病提供了科学依据。血管生物学的研究表明,血管活动具有个性化的特点,即不同单位的血管功能活动均具有各自独特的性质。在生理学中血管的个性主要表现为不同器官或区域的血管对同一刺激的反应形式不尽相同甚至截然相反,其机制与特定部位血管的结构、神经支配、受体亚型的分布、血管内皮细胞功能和血管平滑肌细胞信号传导等诸多因素的差异相关[6]。目前关于血管个性化的机制研究尚不深入。如何从中医丰富的刺络放血经验中提炼出体现血管个性化的科学命题,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工作,这一工作不仅可以促进刺络放血疗法的现代科学基础研究,更对血管生物学的研究有积极意义。
2血管和血液双重刺激的互动机制
将血管作为刺络放血作用的一个对象,并非是要排斥或否定放血对血液的影响,实际上两者的互动过程及引起的整体变化才是刺络放血取得疗效的核心机制。在观察刺络放血效应研究中,血液流变学指标是经常被使用的,动物和临床研究均表明刺络放血疗法具有改善血流变相关指标,显著降低瘀血证的血液粘稠状态,改善局部微循环。
现代研究表明,对局部血液流动的改变,可以引起血管内皮细胞的相应变化。血流对血管内皮细胞的剪切力(即血流对血管的摩擦力)是当前国际生物力学与血液流变学研究的关注所在。剪应力通过血管内皮细胞基因启动子片段中的剪应力响应单元等环节影响血管内皮细胞功能。血流剪切力升高时,内皮细胞分泌第Ⅷ因子(冯维勒布兰德因子,vWF)与前列腺素I2(PGI2)增多,这对血小板聚集带来两方面影响,vWF作为配体与血小板膜上的糖蛋白结合,造成高剪切诱导的血小板聚集;PGI2则可减弱化学诱导剂引起的血小板聚集。低血流状态(低剪应力)可增加实验动脉损伤时血小板的激活,因此,血小板活性与剪应力的关系是复杂的。剪应力升高还可促使EC分泌一氧化氮(NO)和内皮素(ET),但存在剪应力可使ET1mRNA下调的报道。NO有舒张血管作用,而ET1有强烈的血管收缩作用。因此,血管舒张状态对于剪应力的反应也是复杂的。血流的剪应力还可促使EC分泌组织型纤溶酶原激活物(tPA),激活血栓溶解过程。此血栓溶解又受其抑制物纤溶酶原活化物抑制剂(PAI)的对抗,内皮细胞分泌PAI-1也受剪应力影响。PAI-1的表达和分泌对于血管平滑肌迁移和血管重建十分关键。研究表明,脑缺血再灌注后EC可凋亡,而剪应力可抑制某些因素引起的EC凋亡。剪应力与血管生成关系密切,当血流剪应力增加时,可使血管内粘附分子、细胞因子及生长因子增多,有利于微动脉生成,而毛细血管网络生成的调控,则与剪应力增加时的内皮源性一氧化氮合酶(eNOS)磷酸化有关,使得NO合成增多。可见,刺络放血可能通过影响血流剪应力而产生调节EC的作用。
刺络放血破坏了局部血管的完整性,而这一变化是活化EC的首要因素,活化的EC可引起复杂的生理病理效应[8]。刺络放血时若刺激的非真毛细血管,可刺激血管平滑肌上丰富的植物神经,引起血管平滑肌细胞复杂的信号转导变化,产生细胞内、细胞间及血管局部和整体的调节反应。
血管活动存在复杂的神经调节、体液调节和自身调节,随着这些调节机制的逐步阐明,刺络放血的机制将会得到科学的验证。
3刺络放血的血管生物学机制对毫针治疗原理研究的启示
血管内皮细胞是人体内最大的内分泌器官,成人体内约有1012(1万亿)个EC,覆盖400~500m2的血管内腔表面,针刺作用于机体时必然刺激到血管,我们可以将其视为“体内微型刺络”。目前的研究表明,针刺可以引起机体EC相关的变化,针刺可以使冠必病患者全血中升高的内皮素明显降低,从而减轻脂质过氧化物对血管内皮细胞的损伤[9]。针刺可以调节高血压患者ET与NO间的平衡而发挥对高血压患者的降压作用[10]。腧穴与微血管的关系研究表明腧穴的实质是具有特异性舒缩频率的微循环单元:①人体穴位的血流量极显著地高于相应对照点,不同个体、不同穴位间的血流量不同,②穴位点的血流速度相对较慢;③穴位点的微血管具有同步舒缩的特点,而对照点内之微血管舒缩不同步;④不同个体、不同穴位的频率有极显著的差异,同一个体的同一穴位具有确定的舒缩频率;⑤刺激可提高微血管自律运动的振幅,增加穴区的血流速度[11]。在以往针灸治疗机理的研究中有一种倾向,只关注与疾病直接相关的病理机制的变化,而对决定针灸效应的针灸作用部位特异性研究不够,只是以传统针灸理论来解释穴位选择的特异功能性。实际上决定针灸效应特异性的本质特点在于针灸作用途径的特异性——穴区局部效应及其转导机制。
当前血管生物学及血管内皮生物学的研究,在现代医学是以血管生成为主要目标的,认为血管生成在一系列生命现象中有重要意义:正常发育、炎症、伤口恢复、肿瘤生长和扩散。如果新的血管不能形成,就不能提供氧和其他营养物质,不能将废物转运,则肿瘤就不能增生、转移。在血管生成的过程中内皮细胞一改往日的静止特性,迅速增生形成新的血管以满足增加的需求。最近的研究集中于刺激和抑制血管生成的因素以及此过程涉及的受体。那么针灸或刺络是否是通过刺激局部血管以调节局部或整体的血管生物活动过程来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的呢?笔者认为这是可能的而且是重要的机制之一。
参考文献
1廖育群,印度医学的“脉”与“穴”,中国科技史料,2001:22(2):152—167
2杜菲著,张大庆等译,从体液论到医学科学,青岛:青岛出版社,2000:72
3赵阳生,林仁寿,论动物刺血疗法,中国兽医杂志,1994,20(1):48-51
4王秀珍,郑佩,孟雷,刺血疗法,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86:序言
5曾正陪,血管内皮的内分泌功能,中华内科杂志,1998,37(2):77-78
6韩启德,文允镒,血管生物学,北京医科大学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联合出版社,1997:174
7廖福龙,王振纲,生物力药理学形成中的边缘学科,中国药物与临床,2003,3(2):87-89
8Beverley J Hunt, Karen M Jurd.周福德译,内皮细胞活化——核心的病理生理过程,英国医学杂志中文版,1999,2(1):10-11
9郑关毅等,针刺对冠心病患者血浆内皮素的影响,上海针灸杂志,1998,18(1):6-7
10蔡钦朝等,针刺对高血压患者血管内皮细胞内分泌功能的调节作用,中国中医药科技,1998,5(1):6-8
11穆祥,段惠琴,陈武,等,腧穴实质与微血管相关的生理学研究,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 2001,7(12):47-52
  
手十二井刺络放血对脑缺血大鼠局部兴奋性氨基酸影响的动态观察

任秀君1 图娅1 郭义2
(1.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学院 2.天津中医学院,天津 300193;)

临床研究表明,手十二井刺络放血对中风初起患者确可使其意识状态好转,有急救中风的作用。其急救中风的机制是多方面的,我们以前的实验表明,手十二井刺络放血对中风患者脑血流,颅内血流动力学有双向调节作用。动物实验进一步从脑生化,脑血流量,分子生物学等角度开展了系列工作。为了进一步探究手十二井刺络放血急救中风的机理,我们又从中枢兴奋性氨基酸的角度进行了探讨,现就实验结果报告如下。
1材料与方法
1.1实验动物
实验用健康Wistar大鼠,雌雄不拘,体重180g~220g。由天津国家医药管理局天津药物研究院动物中心提供。适应性饲养1周后进行实验。
1.2脑缺血模型的制作及动物分组
大鼠1.5%戊巴比妥钠腹腔麻醉(45~50mg/kg)后,取右侧卧位,鼠板固定,于左眼眶后缘至耳连线中点处纵形切开皮肤约2cm左右,分离并切去部分颞肌,暴露颞骨,用颅骨钻做一直径约3~5mm的骨窗。轻抬脑,可见到横过嗅束向上走行的大脑中动脉。用烧红的电阻丝轻轻接触靠近嗅束上缘的大脑中动脉,使之快速凝闭,即可造成实验性脑缺血大鼠模型。偶见血管破裂出血,可用干棉球局部压迫止血。动物分组见实验流程图。




                        





1.3实验方法
1.3.1针刺方法
选穴:手十二井穴,即手太阴肺经井穴少商、手阳明大肠经井穴商阳、手少阴心经井穴少冲、手厥阴心包经井穴中冲、手少阳三焦经井穴关冲、手太阳小肠经井穴少泽。两侧共计十二穴。用毫针点刺出血,量为3~5滴。若未出血,以手挤之使其出血。
1.3.2脑内微量透析技术
将大鼠头顶颅外软组织向两侧分开,暴露颅骨,筋膜剥离干净后,做一直径1mm的圆形骨窗,其圆心位于矢状缝左侧1mm,冠状缝前1mm处。用左侧颞部已做骨窗为另一孔,将透析管从头顶的骨窗穿入,从造模时颞部所做骨窗穿出。置微量透析管颅内部分位于脑组织中,颅外部分用牙科水泥固定。通过微量蠕动泵一端缓慢(型号:205U  产地:英国  蠕动泵灌流速度为0.5μl/min)注入人工脑脊液,pH为7.4,其组成为:NaCl 140、KCl 2.4、MgCl2 1.0、CaCl21.2、NaHCO35.0 Ascobic acid 0.6(mmol/L),另一端用微量离心管收集透析液. 取样时间为:脑缺血前30min;脑缺血后0~30min;脑缺血后60~90min。
在该实验中,所用微量透析管为临床用肾透析管(内径300μm  日本产),实验前取长10mm的多孔纤维透析管,两端连接5号针头的针身部分。制作好后进行体外性能测试,即当在透析管的一端注入蒸馏水时,另一端有蒸馏水流出,说明透析管保持通畅。然后将透析管浸入pH=1.4的盐酸溶液中,透析管一端输入pH=5.1的去离子水,若透析管的另一端收集到的透析液pH为1.4,说明H+能透过透析管而被收集,经检验合格的透析管方可用于动物实验。
透析液收集完毕后,即用心脏注射炭素墨水法(墨水由天津墨水厂提供)检测透析管是否位于脑组织之内,具体方法为用注射器在2min内将4mL墨水恒压注入大鼠左心室,当观察到大鼠眼、舌等部位变黑时,说明灌注成功。然后取出全脑组织,观察到大脑中动脉供血区不染色,颜色苍白,而其它区域皆呈黑色。此时若灌流管位于缺血区,说明灌流成功,所收集的灌流液可做生化分析。否则,灌流液不予测试。
用作测试的灌流液经高效液相色谱(HPLC),二硝基氟苯(dinitrofluorobenzne)柱前衍生法检测兴奋性氨基酸谷氨酸、天冬氨酸的浓度。仪器用美国Spectra-Physic公司SP-8800高效液相三元梯度系统;SP-100紫外可见光可变监测器;SP-4290积分仪;10μL进样阈;Alltech Hypersil ODS-C18色谱柱(5μm,250×4.6mm)。衍生剂为2,4-二硝基氟苯。色谱分析条件:流动相A为0.05mol/L醋酸缓冲液;流动相B为乙腈/水(1:1)。
1.4 统计学处理
实验数据的统计学处理采用t检验和方差分析
2实验结果
2.1 对脑缺血区胞外Asp浓度的影响
缺血后0~30min与缺血前30min比较,刺络组与凝结组均有显著差异(p<0.05),说明脑缺血后细胞外Asp浓度上升,上升的幅度凝结组大于刺络组,但统计学比较无显著差异(p>0.05)。缺血后60~90min与缺血后0~30min比较,Asp已呈下降趋势,刺络组的降低有显著的统计学差异(p<0.01),凝结组的降低则无统计学意义(p>0.05)。缺血后60~90min与缺血前30min比较,刺络组与凝结组均无明显差异(p>0.05),说明90min后,脑缺血组织胞外Asp浓度已接近正常水平。结果见表1。
2.2对胞外谷氨酸(Glu)浓度的影响
缺血0~30min与缺血前30min比较,刺络组与凝结组均有显著差异(p<0.05),说明脑缺血后,缺血组织谷氨酸(Glu)浓度上升,上升的幅度刺络组大于凝结组,但统计学无明显差异(p>0.05)。缺血后60~90min与缺血后0~30min比较谷氨酸(Glu)已呈下降趋势,刺络组的降低有显著的统计学差异(p<0.01),凝结组无明显差异(p>0.05),缺血后60~90min与缺血前30min相比,刺络组与凝结组均无明显差异(p>0.05),说明90min后,脑缺血组织胞外谷氨酸(Glu)浓度以接近正常。见表2。
表1:各组各时相Asp含量测定结果   (mmol/L;x±s)
组别    n   凝结前30min   凝结后0~30min   凝结后60~90min
    单纯凝结组  8   7.071±4.948     18.189±7.706﹟     12.871±9.889
    刺络放血组  8   5.663±2.894     15.293±11.352﹟     7.029±9.061△△
注:与凝结前30min比较﹟P<0.05 与凝结后0~30min比较△△p<0.01

表2:各组各时相谷氨酸(Glu)含量测定结果   (mmol/L; x±s)
组别    n     凝结前30min    凝结后0~30min   凝结后60~90min
单纯凝结组  8   32.730±17.487    93.710±43.606﹟﹟     59.950±29.726
刺络放血组  8   35.133±23.470    118.583±90.754 ﹟    61.208±95.366△
注:与凝结前30min比较﹟P<0.05 ﹟﹟p<0.01 与凝结后0~30min比较△p<0.05

3讨论
中枢神经系统内,大部分神经递质是氨基酸.在组成蛋白质的20种常见氨基酸中,只有谷氨酸、天冬氨酸、甘氨酸、γ-氨基丁酸可以作为神经递质,而且构成了中枢神经系统递质的重要组成部分。氨基酸类递质分两类:兴奋性氨基酸(excitatory aminoacids, EAA),包括谷氨酸和天冬氨酸;抑制性氨基酸(inhibitory aminoacids IAA),包括甘氨酸和γ-氨基丁酸。这里主要讨论兴奋性氨基酸的作用.。
兴奋性氨基酸是哺乳动物脑内分布广泛功能多样的神经递质,对大脑皮层有强烈的兴奋作用.在正常情况下,由于细胞外兴奋性氨基酸(EAA)的浓度受神经元和神经胶质细胞的高摄取系统所控制,不会积累到导致神经元损伤的程度.近年来随着兴奋性氨基酸(EAA)的类似物和拮抗剂的相继发现,肯定了兴奋性氨基酸(EAA)的神经细胞毒作用。而且用微透析技术对脑缺血动物模型的在体研究表明,暂时性脑缺血的早期,兴奋性氨基酸在脑组织细胞外明显增加.随缺血时间的延长, 细胞外兴奋性氨基酸(EAA)的增加更为显著。用放射配基结合技术研究兴奋性氨基酸受体(EAAR)的分布表明,兴奋性氨基酸受体分布的局域和脑缺血性易损区十分一致.现在大多数人认为,脑缺血缺氧时,有氧代谢被抑制,脑细胞能量供应不足,出现酸中毒,并有自由基产生,引起细胞膜去极化,导致突触前神经终末大量释放兴奋性氨基酸,特别是引起谷氨酸(Glu)的大量释放,再加上突触前膜对谷氨酸(Glu)重吸收的受阻,也使得谷氨酸(Glu)在细胞外堆积,谷氨酸(Glu)激活突触后的AMPA和NMDA受体,导致Ca2+和Na+内流,造成神经元水肿,细胞内Ca+超载,引起细胞死亡。
本实验中脑内微透析技术是利用透析的原理进行设计的。小分子和水通过半透膜进行分布的过程称为透析。能通过半透膜的分子大小由膜上微孔的大小来决定.利用不同孔径的半透膜可选择性地将一些大小不同的化合物分离出来。当用与细胞外生理条件相近的液体灌流时,细胞间和细胞血管间的物质则自然扩散进入纤维管,灌流液内物质浓度与细胞外液内物质浓度经过透析而趋于平衡,中空的纤维管如同一条血管起着转用物质的作用。
脑内透析法所需设备由探头、导管、微量灌流泵、样品收机器和定量测定仪等组成.探头由流入管、流出管和中空纤维构成.通常使用的探头根据植入方式可分为两大类:水平式和垂直式。这也是目前应用最广泛的探头形式。透析用的中空纤维管,我们采用的是肾透析管中的一根纤维,可通过分子量最大为5KD~50KD的物质。
本实验通过对脑缺血区细胞外兴奋性氨基酸浓度的动态观察,表明脑缺血区细胞外EAA浓度明显上升,手十二井刺络放血可降低升高的兴奋性氨基酸(EAA),提示手十二井刺络放血可减轻兴奋性氨基酸(EAA)的兴奋性神经毒性,起到保护神经元的作用。
十二井穴针法治疗局灶性脑缺血大鼠机理的时效相关性研究

图娅*  郝晋东
(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学院 )

主题词:白细胞介素;局灶性脑缺血;细胞粘附因子;神经因子;针刺疗法

    脑血管病是临床常见病,其发病率高、预后较差,已成为中老年人第一致残和前三位致死原因,严重危害人类的健康。由于缺血性脑血管疾病的发病率远高于脑出血,且局灶性脑缺血是脑血管病致残、致死的主要原因,因此,研究缺血性脑损伤的病理生理机制,寻找适当有效的治疗措施是针灸临床与实验研究的重要课题之一。
本实验采用导师图娅教授研究课题“十二井穴”针法治疗缺血性脑血管疾病及其脑神经功能保护机理探讨。通过对以往脑缺血的研究进行回顾性分析,发现大多研究集中于某一种或几种细胞因子或粘附分子的变化,对脑缺血时多种细胞因子和粘附分子组成的网络系统的变化规律及各因子之间互相影响的研究鲜见,尤其是“十二井穴”针法对脑缺血时这一复杂网络影响的研究,目前国内外尚未见报道。针刺作为一种独特的疗法,其作用途径是多方面的,为了进一步系统研究脑缺血时众多细胞因子和粘附分子组成的这一复杂网络系统的变化规律及“十二井穴”针法干预效应,进行了本实验研究,以便进一步揭示针刺治疗脑缺血的机理,为临床提供更为可靠的治疗指导。
1目的
本实验以光化学诱导法凝闭大鼠大脑中动脉区域造成局灶性脑缺血模型(PMCAO),分别观察缺血1h、3h、6h、12h、24h不同时间段脑组织形态学、IL-1β、IL-6、IL-8、TNF-α在血清和脑组织含量的变化以及针刺手十二井穴对以上各项指标的影响,从而研究在脑缺血早期针刺干预对不同缺血时间段炎性因子及粘附分子(ICAM-1)的抑制作用,上调神经生长因子(BDNF)和神经转化因子(TGF-β1)的表达,进一步探讨十二井穴针法脑神经功能保护作用的治疗机理,为临床开展脑血管疾病的早期针刺治疗提供可靠的实验依据。
2方法
(1)动物分组
    按实验要求挑选老龄大鼠(300g±20)随机分配,正常组和假手术组各8只,模型组和针刺组各40只,再根据缺血时间的不同,分别将模型组和针刺组分为缺血1h、3h、6h、12h、24h组,每组各8只。
(2)光化学诱导大脑中动脉闭塞(PMCAO)模型制作
    根据Dietrich和Watson等的报道方法进行改进。该模型的基本建立方法为:缺血组及针刺治疗各组动物经10%水合氯醛腹腔注射麻醉后(0.75g/kg体重),舌下静脉注射光敏剂玫瑰红(Singa公司出品),配成10mg/ml的生理盐水溶液,用量为20mg/kg。俯卧位固定大鼠,于颅顶正中右侧沿矢状线切开皮肤约3cm左右,分离骨膜,暴露颅骨,同时引导冷光源探头照射于已暴露的颅骨上,照射30min,使之引发光化学反应,造成大脑中动脉(MCA)区局灶性缺血。术后创面敷少许抗生素(先锋Ⅳ),缝合伤口并归笼饲养。假手术组除不用冷光源照射外,余手术步骤同模型组。
根据Zealonga等确立的5级评分方法,待动物清醒后(术后约1h ),在1-2h内观察并进行神经功能评分,方法如下:0分:正常活动;1分:不能充分伸展左前肢;2分:向右侧转圈;3分:向右侧倾倒;4分:不能自发行走,意识障碍。神经功能评分结果均在1-3分,证明模型制作成功。
______________
*导师   郝晋东为2003届毕业博士研究生,本论文获北京中医药大学2003年优秀博士论文三等奖
(3)腧穴选取与针刺操作方法
    根据华兴邦[2]等研制的“大鼠穴位图谱”,针刺组选取手“十二井穴”,在大鼠双侧前肢依次取少商、商阳、中冲、关冲、少冲、少泽。针具:30号1寸毫针(华佗牌,苏州针灸器械厂);操作方法:先在施针处常规消毒,然后持针依次点刺双侧井穴0.1寸,直刺不留针,出针后用消毒棉球按压针孔,每日1次。分别在造模成功后1、3、6、12、24小时开始针刺治疗,不同时段组分别治疗各5次;正常组不做任何处理,假手术组和缺血模型对照组动物每天同样抓取1次,不做其他处理。
(4)取材
    各组大鼠分别于预定的缺血时间段或治疗完成后重新麻醉,行腹主动脉取血8ml左右,其中2ml置于15%EDTA抗凝管内,用于测定血液流变学指标;其余6ml置于试管中静置片刻,离心机3000rpm 15min后取上清液(血清)放入-20℃冰箱内保存待测。取血后立刻断头处死,冰盘迅速取脑,用0℃的生理盐水冲洗净表面血液,以滤纸吸干表面水分(除去软脑膜血管),切取缺血侧脑组织0.3g,置入-20℃冰箱内待测;并取每组2个标本以缺血灶为中心的冠状切片,厚度3~4mm,置于10%甲醛溶液中。
(5)检测指标
血液流变学指标测定:采用血液流变仪器测定红细胞集聚与变形能力。
血清与脑组织IL-1β、IL-6、IL-8、TNF-α含量测定:采用免疫组化S-P法,按试剂盒说明书操作程序加样,在自动γ计数器上测定各管沉淀的放射性的计数(cpm)。以B/T计算NSB、S0结合百分率,以B/B0计算标准及待测样品结合百分率,在对数坐标纸上绘制标准曲线,并查出样品相对的含量(单位:ng/ml)。
脑组织TGF-β1、BDNF、ICAM-1表达的测定:免疫组化染色切片以0.01mol/L PBS充分洗涤,按说明书程序分别加入即用型SP试剂盒(购于博士德试剂公司)中的A、B液,再加入抗大鼠单抗工作液(R&D公司产),37℃孵育60min,PBS冲洗3次后,加入SP试剂盒中的C、D液,DAB显色返蓝后,脱水、封片、观察。应用图像分析及数据处理在每个切片的白质中缺血半暗区相关神经因子的表达数目,用Q-520型图像分析仪(日本产品)进行图像分析。统计阳性细胞数的单位面积和积分光度值,以   SD表示,对所得数据在计算机上进行方差分析。
(所有统计结果图表从略)
3结果
(1) 急性脑缺血后3到24小时,缺血皮质半影区出现炎性细胞的粘附及浸润,并逐渐加剧,同时坏死灶中心区也逐渐扩大;而十二井穴针刺治疗后各组缺血坏死灶范围减小,半影区炎性细胞粘附及浸润的程度明显减轻。
(2) 急性脑缺血后3到24小时,缺血侧脑组织IL-lβ、IL-6、IL-8、TNF-α以及血清IL-8、TNF-α含量显著增高,应用针刺可使之明显降低;缺血后6小时血清中IL-6含量急剧升高,12到24小时降至正常范围,应用针刺在缺血早期(3~12小时)可明显降低血清IL-6含量,而在急性脑缺血后期(12~24小时)可使其含量显著升高。
(3) 急性脑缺血后3~24小时,缺血侧脑皮质神经元 TNF-α表达水平增高,血管内皮细胞ICAM-l的表达水平升高(高峰均出现在缺血后6小时组),模型对照组缺血皮质神经元和胶质细胞TGF-β1、BDNF表达水平也升高。
(4) 应用针刺可使缺血皮质神经元TNF-α、血管内皮细胞ICAM-1的表达水平明显降低同时,也使神经元和胶质细胞TGF-β1、BDNF的表达水平显著增高,且均随缺血时间的延长有逐渐增高趋势。
4结论
本实验通过综合观察十二井穴针法对大鼠大脑中动脉闭塞(PMCAO)所造成的局灶性脑缺血不同时间段血清与脑组织IL-1β、IL-6、IL-8、TNF-α以及TGF-β1、BDNF、ICAM-1的表达水平以及病理切片形态学观察等各项指标的变化,可初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
(1) “十二井穴”针法可通过干预脑缺血急性期不同时间段脑组织及血清中上述细胞因子含量,调节缺血侧半暗区神经细胞相关神经因子和粘附分子的动态表达,从而减轻脑缺血后的炎症反应,发挥脑神经功能保护作用。
(2) “十二井例穴”针法在脑缺血急性期(6~12小时)的早期介入治疗,能有效改善局灶性脑缺血模型大鼠缺血侧半暗区组织的坏死程度,减轻脑梗死灶病理形态学改变程度,达到脑神经保护作用。
(3) “十二井穴”针法对神经功能保护作用机制途径有改善微循环与侧枝循环,提高脑血流量,改善能量代谢,保护神经细胞缺糖缺氧性损伤,抗自由基及NO损害,降低细胞内钙,减少ICAM-1表达、增加TGF-β1、BDNF表达的作用有关。
(4) “脏病治井、以补启闭”是本实验对经典针刺理论在脑缺血损伤中的发挥运用,说明脑缺血急性期症属纯虚之候,当采用微针浅刺、通经接气针法将有效达到醒脑开窍,益气活血,减轻脑缺血损伤。
(5) 十二井穴针法对脑缺血损伤具有保护作用存在介入时间与疗效的密切相关性,同传统针刺方法相比,十二井穴针法在早期干预对脑缺血治疗的作用更为显著,其作用机制与针刺减轻脑缺血过程中炎症反应,抑制细胞凋亡对脑组织造成的损害有关。说明针刺的抗炎和抗细胞粘附作用在急性脑缺血的治疗过程中十分重要,其作用实质可能是通过对神经因子以及免疫系统的广泛调节而发挥整体性的调整作用。本研究为进一步研究“十二井穴”针法作用于神经内皮细胞功能靶点以及对血脑屏障通透性影响的提供了实验依据,取得了阶段性理论成果。
本研究的创新之处在于对中医传统的急救措施——十二井穴针法,从原来的适应症和具体施针操作方面给予了崭新的诠释:①认为缺血性脑中风在证候上属以虚为本,以瘀为标。病机是因心、肝、脾、肾失调,虚、痰、火、瘀互为影响,而致心神失养、窍闭神匿。其主要病理基础为气血不能上荣、肝肾脑髓亏虚,病理性质为本虚标急。肝肾两虚、痰瘀阻窍是其最常见的证候,治疗时应标本兼治,以益气补虚、活血化瘀、通经启闭为首要原则。②针刺十二井穴,古称刺络放血疗法,是用于脑中风病急性期神志昏迷者的常见针刺处方。但以往只言泻刺放血,这种治疗只能短期应用,对在较长时期存在的中风后遗症问题并没有兼顾,而且三棱针创伤较大,易使病人产生恐惧感。我们认为在这类病理状态下,可以强调“十二井穴”针法应用的以微针浅刺,以补启闭,激发经气,交通阴阳为基本出发点。治疗侧重在启闭醒脑、补气养血、活络通经。③十二井穴针法临床主治缺血性脑血管疾病疗效确定,尤其是对中风后遗症的恢复方面有着其他疗法无法比拟的效果。结合前期针刺机理的各方面实验成果,我们利用缺血性半暗带理论,结合治疗时间窗特点,采用光化学诱导造成大鼠局灶性脑缺血模型,分为不同时间段的针刺治疗组与模型组相对比,从脑组织缺血后梗死灶中心区与半暗区的细胞形态学对比、炎性反应因子、细胞粘附分子、神经生长因子等不同的实验指标,从整体动物、组织器官、细胞分子等不同层面,研究了十二井穴针法对脑缺血性疾病的神经保护的作用机制以及时效相关性。为针灸临床工作者在急性期缺血性脑卒中的救治时能够正确运用十二井穴针法提供了方法指引和理论依据。
脑缺血炎症反应的形态学变化及“醒脑开窍”针法的干预效应
郭永明1,梁宪如2,杜元灏3,  李谈3,   石学敏3,(指导)
(1天津中医学院300193;2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  300162;3天津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300193)

摘要:[目的]探讨“醒脑开窍”针法治疗脑缺血的机理。[方法]以热凝法阻断一侧大脑中动脉造成大鼠局灶性脑缺血模型,采用形态学方法观察缺血侧脑组织炎症反应及针刺的干预效应。[结果]缺血后缺血侧脑组织出现坏死,并伴有炎细胞粘附及浸润现象(以中性粒细胞为主),随着缺血时间的延长,脑组织坏死范围逐渐扩大,炎症反应也逐渐严重,坏死灶扩大的时程与缺血区中性粒细胞浸润的时程密切相关;针刺后缺血半影区可见较多新生的毛细血管,与同时段模型组比较,针刺组坏死灶范围较小,炎细胞粘附及浸润的程度明显减轻。[结论]“醒脑开窍”针法可抑制炎细胞的粘附及浸润,促进侧支循环的建立,减小坏死灶面积,对缺血脑组织具有明显的保护作用。

脑缺血损伤是一复杂的病理生理过程,近年来随着研究的深入,炎症机制在其中的作用日益受到人们的关注。研究表明[1],脑缺血后可引发炎症反应,受损部位有白细胞浸润和炎性因子存在,它们参与了缺血导致的组织损伤过程。针刺作为治疗缺血性脑血管疾病的有效方法,目前在国内外已广泛应用,有关针刺治疗脑缺血机理的研究也逐渐深入,而针刺对缺血局部炎症反应的有关研究尚未涉及,因此本实验动态观察了局灶性脑缺血大鼠脑组织炎症反应的形态学变化及“醒脑开窍”针法的干预效应,旨在进一步探讨针刺治疗脑缺血的作用机制。
1 材料与方法
1.1动物分组
选用Wistar大鼠78只(由天津市卫生局实验动物中心提供),体重220±20克,雌雄各半,随机分缺血组、针刺组各30只、假手术组15只、正常组3只。前三组又分为3、6、12、24、48小时各时段组,其中缺血组、针刺组每组各6只、假手组每组各3只。
1.2模型的制作  缺血组及针刺组动物经3%的戊巴比妥钠(45mg/㎏bw)腹腔注射麻醉,侧卧位固定,于眼眶至耳的中点纵行切开皮肤约lcm左右,分离并切去部分颞肌,暴露颞骨,做一个约3㎜的骨窗,轻抬脑,可见横过嗅束向上走行的大脑中动脉(MCA),用加热的不锈钢丝轻轻接触靠近嗅束上缘的大脑中动脉,使之快速凝闭,遇有血管破裂可用小棉球局部轻压止血,术后创面敷少许抗生素(先锋Ⅳ),缝合伤口并单笼饲养。假手术组除不凝闭MCA外,余手术步骤同模型组。
1.3  处理方法:
根据华兴邦[2]等研制的“大鼠穴位图谱”,针刺组选取“醒脑开窍”针法主穴人中、内关,先针刺双侧内关穴,直刺捻转提插泻法1分钟,继刺人中,用雀啄手法10次。3小时针刺组,手术后1小时针刺;6、12小时针刺组,手术后1小时针刺,处死前蓄积一次;24、48小时针刺组一日针两次,处死前蓄积一次。正常组、假手术组和缺血各组动物同样抓取,不做其他处理。
1.4 标本制作及观察  各组动物在规定的时间点迅速断头取脑,在冰盘上自大脑中动脉起始点为中心做约4mm厚的冠状切片,投入10%的中性福尔马林固定液中固定30小时,常规脱水,浸蜡,包埋,切片,HE染色,光镜观察梗塞侧脑组织炎症反应的形态学变化。
2 结果
2.1 局灶性脑缺血后缺血侧脑组织炎症反应的形态学改变   大脑中动脉阻断后3小时缺血皮质出现小灶性坏死,可见散在的炎细胞,部分血管扩张,血管周围出现水肿(见图片1);6小时坏死范围增大,缺血区及半影区脑组织内出现较多的炎细胞;12小时可见较大坏死灶,半影区炎细胞浸润情况大致同缺血6小时组(见图片3);24小时出现大片坏死灶,坏死区及半影区可见大量炎细胞,高倍镜下较多炎性细胞附着在半影区血管内壁,血管周围也出现较多炎细胞并形成围管现象,(见图片5,7,9);48小时缺血侧脑组织出现大片坏死灶并可见片状液化,半影区及半影区外周皮层可见大量炎细胞,部分血管出现扩张(见图片11,13),缺血各时段出现的炎细胞以中性粒细胞为主。各时段假手术组及正常组脑组织均未出现坏死,脑组织及血管内极少见炎细胞。说明脑缺血后随着缺血时间的延长,坏死灶逐渐扩大,同时血管内出现炎细胞(以中性粒细胞为主)粘附在血管壁并向缺血周围脑组织浸润的现象,其浸润程度随时间的延长逐渐加重。
2.2 针刺对缺血侧脑组织炎症反应形态学变化的影响   3小时针刺组缺血皮层未见明显坏死灶,出现少量新生的毛细血管(见图片2);6小时及12小时针刺组皮质可见小灶性坏死,半影区出现少量炎细胞,以中性粒细胞为主(见图片4);24小时针刺组皮质出现小片状坏死灶,半影区有较多炎细胞浸润,以中性粒细胞为主,高倍镜下见少量炎细胞附着在血管内壁,血管周围脑组织中有散在的炎细胞,同时出现较多新生的毛细血管(见图片6,8,10);48小时针刺组皮质坏死灶增大,半影区有较多新生的毛细血管及浸润的炎细胞(见图片12,14)。与同时段模型组比较,针刺组坏死灶范围较小,炎细胞粘附及浸润的程度明显减轻,提示针刺可抑制炎细胞的粘附及浸润,促进侧支循环的建立,减小坏死灶面积,对缺血脑组织具有明显的保护作用。
3讨论
缺血性脑损伤的病理机制非常复杂,涉及兴奋性氨基酸毒性、细胞内钙负荷超载、自由基损伤、细胞凋亡及局部免疫反应等许多方面[3],近年来随着对脑缺血损伤机理研究的深入,炎症机制在其中的作用受到广大学者的关注。在正常情况下,中性粒细胞粘附血管内皮的能力很低,但脑缺血时,在一定浓度的趋化因子及粘附分子的作用下,中性粒细胞粘附到血管内皮的能力增强,加之缺血区灌注压低下,中性粒细胞可浸润、聚集并牢固地粘附于血管内皮,然后穿越血管壁进入缺血脑组织。中性粒细胞与内皮细胞的牢固粘附引起血管阻塞,造成无复流现象;中性粒细胞聚集,减少了血管内的血流量、诱发血栓形成;中性粒细胞浸润、进入缺血组织可产生大量神经毒性物质,如反应性氧代谢产物、含颗粒的酶及蛋白酶衍生物、毒性细胞因子如IL-1β、TNF-α等损伤神经元,造成组织坏死;浸润的白细胞产生诱导型NOS,生成大量有毒的NO;中性粒细胞活化后还可通过所粘附的内皮,增加血脑屏障的通透性,引起水肿、缺血、炎症反应之间的多次循环;中性粒细胞在微血管内聚集,释放一些炎性介质和细胞因子,又可吸引更多的中性粒细胞聚集、浸润,加重炎症反应,造成恶性循环[4,5,6]。因此,脑缺血时减少中性粒细胞的粘附及浸润,抑制由其引起的一系列损害对保护缺血脑组织具有重要意义。
本次实验我们发现缺血后3小时即可见小灶性坏死,并出现炎细胞浸润现象,24小时浸润现象趋于明显,大量炎细胞粘附到血管内壁,穿越血管并向周围扩散,同时在血管周围形成围管现象,随着时间的延长,脑组织坏死范围逐渐扩大,这种炎症反应也更加严重,坏死灶扩大的时程与缺血区中性粒细胞浸润的时程密切相关,该结果与其他文献报道[7,8,9,10]基本一致,说明中性粒细胞聚集、浸润造成的这种炎症反应是造成脑缺血损害的重要方面。3小时针刺组可见缺血区出现少量新生的毛细血管,24及48小时针刺组皮质出现较多新生毛细血管,与同时段模型组比较,针刺组坏死灶范围较小,炎细胞粘附及浸润的程度明显减轻,表明“醒脑开窍”针法不但在缺血早期能够调节缺血组织的血液供应,加快缺血区侧枝循环的建立,而且能够有效抑制中性粒细胞的粘附及向半影区的浸润,减轻由其造成的炎症反应,降低脑缺血损害程度,缩小坏死范围,从而发挥脑保护作用。我们认为,“醒脑开窍”针法显著的抗炎、抗粘附作用可能是其治疗缺血性脑卒中的重要作用机理之一,由于脑缺血时的炎症反应是由众多因素相互作用造成的,该针法治疗脑缺血的确切机理有待于进一步探讨。
参考文献
1 Lindsberg PJ,Carp O.Endothelial ICAM-1 expression associated with inflammatory cell response in human ischemic stroke. Circulation,1996,94:939-945
2华兴邦,李辞蓉,周浩良,等.大鼠穴位图谱的研制.实验动物与动物实验,1991,(1):1-3
3董继宏,朱文炳.缺血性脑损伤的免疫机制.国外医学脑血管疾病分册,1997,5(5):273-277
4陈东,赵贵德,考宏盛.缺血性脑卒中发病机制研究新进展.国外医学神经病学神经外科学分册,2001,28(1):32-34
5韩恩吉,李义召,李大年.缺血性卒中与炎症反应.国外医学神经病学神经外科学分册,1999,26(2):61-63
6殷伟,吕传真.脑梗塞与免疫应答.国外医学脑血管疾病分册,1996,4(6):332-335
7刘立,郭玉璞.局灶性脑缺血早期过程中的炎症及其损伤作用.国外医学脑血管疾病分册,1996,4(1):3-5
8陈兴洲,陆兵勋.局灶性脑缺血后再灌注损伤的炎症机制与治疗前景.国外医学脑血管疾病分册,1999,7(3):136-140
9 Patrick M,Hallenbeck JM.Polymorphonuclear leukocytes and monocytes/macrophages in the pathogenesis of cerebral ischemia and stroke. Stroke,1992,23:1367-1379
10Clark RK,Lee EV,Fish CJ,et al.Development of tissue damage inflammation and resolution following stroke:an immunohistochemical and quantitative planimetric study.Brain Res Bull,1993,31:567-572


附图:











图1  3小时模型组脑组织形态学变化
HE染色               ×100
注:皮质小灶性坏死,可见散在炎细胞,
部分血管扩张,血管周围出现水肿       










图2  3小时针刺组脑组织形态学变化
HE染色               ×100
注:皮质未见坏死灶,出现少量新生
的毛细血管












图3  12小时模型组脑组织形态学变化
HE染色                ×100
注:皮质见较大坏死灶,缺血及半影
区出现较多炎细胞

       










图4  12小时针刺组脑组织形态学变化
HE染色                ×100
注:小灶性坏死,半影区可见少量炎
细胞












图5  24小时模型组脑组织形态学变化
HE染色                ×100
注:大片坏死灶,坏死区及半影区见大
量炎细胞       










图6  24小时针刺组脑组织形态学变化
HE染色                ×100
注:皮质出现小灶性坏死,半影区见较
多炎细胞











图7  24小时模型组脑组织形态学变化
HE染色                ×400
注:较多炎细胞附着在半影区血管内壁       










图8  24小时针刺组脑组织形态学变化
HE染色                ×400
注:半影区血管内壁有少量炎细胞附着











图9  24小时模型组脑组织形态学变化
HE染色                ×400
注:较多炎细胞附着在半影区血管内壁,
血管周围也出现较多炎细胞       










图10  24小时针刺组脑组织形态学变化
HE染色               ×400
注:半影区出现较多新生的毛细血管












图11  48小时模型组脑组织形态学变化
HE染色                ×100
注:皮质出现大片坏死灶,并可见片状
液化       










图12  48小时针刺组脑组织形态学变化
HE染色                ×100
注:坏死灶增大,半影区见较多炎细胞












图13  48小时模型组脑组织形态学变化
HE染色                ×100
注:半影区及半影区外周可见大量炎
细胞
       










图14  48小时针刺组脑组织形态学变化
HE染色                ×100
注:半影区可见较多新生的毛细血管












       













临床研究
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中风患者意识状态、心率等影响的临床观察*

戴志华1,李蕴琛1,郭义2,王秀云2,徐汤苹2
(1.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  天津;2.天津中医学院针灸系  天津  300193)

摘要:[目的] 观察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中风初期患者意识状态等的影响; [方法] 以中风发病后3日间有意识障碍的患者为观察对象;按病情分为损伤大面积、中面积、小面积三组;每组随机分为刺络组与对照组,刺络组与对照组都是进行正常治疗,仅刺络组增加井穴刺络放血,将意识状态进行量化,观察患者意识状态、血压、心率等的变化;[结果] 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可使损伤面积小的患者意识状况好转;损伤面积小的患者收缩期血压上升,可使各患者的心率加快;[结论]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可使损伤面积小的患者意识状况好转。
关键词: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 中风初期患者; 意识状态

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为中医传统的急救措施,古典医籍中多有记载。如<<针灸大成>>说,中风发病后,可以三棱针刺手十二井穴放血以急救;<<古今医鉴>>也指出:“一切初中风、中气,昏到不知人事,…….急以三棱针刺手中指甲角十二井穴,将去恶血.” 此法在中国已经验式的使用达千年之久, 日本、 法国、 埃及等国也也很重视本法,如日本的代田文彦氏认为:“刺血机制虽不甚不明了,但搅动指尖动静脉吻合部血流,对全身血流,尤其是脑内血流的影响最大,因此,作为急救措施,应首先考虑刺血术” [1]。但由于缺乏系统的临床研究,此法的确切的疗效及其适应症、适应范围等尚不明了,限制了此法的广泛推广应用。因此,我们首先观察了刺络放血对中风患者神志等的影响, 先将实验结果报告如下。
1材料与方法
病例的选择与确诊条件:刺络放血组30例,全为发病后3日间有意识障碍的患者。选择脑出血与脑梗塞患者,病因不限。脑出血选择最为多见的基地节出血与脑叶内出血,出血量不限;脑梗塞选择除脑干梗塞以外的其他部位的出血,梗塞面积不限。确诊条件为典型的脑血管临床发病方式以及确切的CT诊断。对照组22例,选择与刺络放血组年龄、性别、病变的性质、部位以及病变的范围相似的患者。
刺络放血组的30例中,男性22例,女性8例。平均年龄66.27±7.12岁,其中脑出血16例,大量出血的4例(不宜手术或不同意手术者),中量出血的7例,少量出血的5例,中等程度以上的出血占70%。脑梗塞患者14例,其中大面积梗塞6例,中等面积梗塞2例,小程度梗塞者6例,中等程度梗塞以上者占58%。
对照组的22例中,男性10例,女性12例。平均年龄66.73±10.51岁,其中脑出血13例,大量出血2例,(不宜于手术或不同意手术者),中量出血的8例,少量出血的3例,中等程度以上的出血占76%。脑梗塞患者9例,其中大面积梗塞4例,中等面积梗塞2例,小程度梗塞者3例,中等程度梗塞以上者占66%。
刺络组与对照组都是在正常治疗的基础上,仅刺络组增加井穴刺络放血。方法:先左手后右手,以三棱针针刺手十二井穴,出血量为一滴。刺络放血组观察刺络前、刺络后15min、
30min、45min的意识、血压、呼吸、脉搏的变化;对照组在相同的时间进行同样的观察。意识的判定以Glasgow 意识障碍量表为基准(见表一)。
统计学处理采用前后对照,t检验

-
*天津市卫生局科研基金资助课题  获1994年度天津市卫生局科技进步三等奖。


表一、Glasgow 意识障碍量表

睁眼反应                     语言反应                    运动反应

自动睁眼       4分       回答问题正确       5分        自由活动     6分
呼叫后睁眼     3分       不能正确回答问题   4分        刺激后能定位5分
针扎后睁眼     2分       语无伦次           3分        刺激后能躲避 4分
针扎后也不睁眼 1分       仅能发声           2分        刺激后能屈曲 3分
                          不能发声          1分        刺激后无屈曲  2分
                                                        肢体无活动   1分


2结果
2.1本实验对照组与刺络组的年龄分别为66.73±10.51%、66.27±7.12%,统计学处理无显著性差异。中等以上的出血分别为76%和70%,中等以上的梗塞分别为58%和66%,因此,两组的缺血程度近似,具有可比性。
2.2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后,损伤面积小的患者意识状况好转(见表二、表三);
2.3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后,损伤面积小的患者收缩期血压上升,这可能是意识好转的原因之一(见表四、表五);
2.4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可使患者的心率加快(见表八、表九);
2.5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中风初期患者的呼吸影响不大(见表六、表七)。
                                                         

表二、对照组中风患者45分钟神志的自然变化(△X ±SD)
                  
针刺后15分        针刺后30分       针刺后45分

大面积的损伤  0.00±0.00 .      0.40±0.55           0.58±1.55   
  n=6
中面积的损伤  0.27±0.46         0.36±0.51*          0.55±0.52* 
n=11
小面积的损伤  0.20±0.45         0.40±0.55           0.40±0.55  
  n=5

* P<0.05 △X=Xt — X0

                                                
表三、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中风患者神志的影响(△X±SD)
                  
针刺后15分        针刺后30分       针刺后45分

大面积的损伤   0.10±0.32          0.20±0.42          0.30±0.62
  n=10
中面积的损伤   0.00±0.00          0.45±0.73*         0.56±0.73*
n=9
小面积的损伤   0.09±0.30          0. 37±0. 51*        0.63±0.81*
  n=11

*P<0.05    △X=Xt — X0
     

表四、 对照组中风患者血压的自然变化(△X±SD)
                  
针刺后15分        针刺后30分       针刺后45分
                 收缩期压 舒张期压     收缩期压  舒张期压     收缩期压  舒张期压

大面积的损伤  0.00±0.00  0.00±0.00    -1.67±4.08   1.67±4.08  -1.67±4.08  –3.37±5.17
  n=6
中面积的损伤  0.00±0.00  -1.82±4.05   –1.82±4.05  –3.64±6.74  –1.82±4.45  –4.45±6.17*
n=9
小面积的损伤  2.00±4.42  0.00±0.00   2.00±4.47    0.00±0.00   2.00±4.47   0.00±0.00
  n=5

*P<0.05 △X=Xt — X0


表五、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中风患者血压的影响(△X±SD)
                  
针刺后15分        针刺后30分       针刺后45分
                 收缩期压 舒张期压     收缩期压  舒张期压     收缩期压  舒张期压

大面积的损伤 1.00±2.11  –0.50±2.84  2.50±3.54*  0.00±2.36  3.50±7.09  -1.00±4.60
  n=10
中面积的损伤 0.56±1.61   0.00±0.00  -0.56±4.64  -0.57±1.67  0.00±4.33  -1.11±4.17
n=9
小面积的损伤 2.73±4.10*  -0.46±9.25  6.36±9.25*  -1.82±5.60  4.09±12.01  0.00±0.00
  n=11

*P<0.05 △X=Xt — X0


表六、 对照组中风患者50分间呼吸的自然变化(△X±SD)
                  
针刺后15分        针刺后30分       针刺后45分

大面积的损伤  0.30±1.16            0.50±1.27          0.10±1.37
  n=6
中面积的损伤  0.00±2.24            0.45±1.95          0.11±2.26
n=9
小面积的损伤  0.09±1.82            0.46±2.25          0.55±1.57
  n=5

△X=Xt — X0

表七  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中风患者呼吸的影响(△X±SD)
                  
针刺后15分        针刺后30分       针刺后45分

大面积的损伤    0.00±0.00          -1.17±1.60          -1.17±1.43
  n=10
中面积的损伤    -0.27±0.65          -3.31±6.08          -0.55±0.93
n=9
小面积的损伤    -0.20±1.10          -0.40±1.67          -1.20±2.10
  n=11

△X=Xt — X0


表八、对照组中风患者心率的自然变化(△X±SD)
                  
针刺后15分        针刺后30分       针刺后45分

大面积的损伤    -0.17±0.98         -1.50±3.39         1.61±4.01
  n=6
中面积的损伤    -0.37±0.81         -1.09±3.39         -0.05±1.17
n=11
小面积的损伤    -0.60±0.89         -1.00±1.00*        -0.08±1.30
  n=5

*P<0.05 △X=Xt — X0

表九、 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中风患者心率的影响(△X±SD)
                  
针刺后15分        针刺后30分       针刺后45分

大面积的损伤   2.40±2.63*          3.20±3.29**       3.40±2.84**
  n=10
中面积的损伤   0.78±1.39           3.45±2.19**       2.33±2.74**
n=9
小面积的损伤   1.91±2.91*          3.85±1.87**        5.00±3.65**
  n=11

*P<0.05    **P<0.01  △X=Xt — X0

3讨论
中风是临床常见病、多发病。但从针灸治疗中风的研究现状来看,大多重视中风后遗症的治疗,对中风急救的研究较少。许多患者由于发病后急救不及时或急救措施不当,脑细胞在短期缺血缺氧后形成不可逆的损伤,最终遗留严重的后遗症或造成死亡,因此研究简便易行、确实有效的急救措施,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
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法为中医传统的急救措施,其经验式的已在临床使用达数千年之久。但其确切疗效如何?确切适应症等尚不清楚,限制了此法的广泛推广应用。本临床研究结果显示,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确可使中风小面积损伤患者意识状态好转。对中面积损伤的患者来说,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虽可使其意识状态好转,但对照组患者意识波动也有好转趋势,故尚难下结论。本研究由于观察的病例较少,尚难总结出规律来,有待大样本、多中心观察。
参考文献
1 潭德福等. 中国实用刺血疗法 科学技术出版社重庆分社 1990年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中风患者意识状态影响的临床对比观察

丁晶1    郭义2
(1.天津环湖医院,天津,300060;2.天津中医学院,天津,300193)

摘要:[目的]观察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中风初起意识障碍患者意识状态影响的即刻效应。[方法]以中风发病3天内有意识障碍的患者为观察对象,随机分为刺络组与对照组,两组均进行正常治疗,刺络组另加井穴刺络放血。[结果]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可使中等损伤面积的患者GCS评分改善,差异有显著性意义(p<0.05);可使小面积的患者GCS评分好转,差异有极显著性意义(p<0.01)。[结论]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可使中、小损伤面积的患者意识状态好转。
关键词: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中风初起患者;意识状态

中风起病急、死亡率和致残率高,早期积极治疗对预后起决定作用,因而必须在最佳时间窗内挽救脑细胞,预防不可逆损伤,简便有效的急救措施具有重要临床意义,尤其是起病至医院之间的院前急救十分重要。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是中医传统有效的急救措施,在大量动物实验证实其具对急性脑卒中有脑保护作用的基础上,我们应用于临床,观察该法对中风初起意识障碍患者意识状态的影响,现总结如下。
1临床资料
病例的选择:发病3天内有意识障碍的脑血管病患者,即脑出血和脑梗塞,病因不限。
脑出血选择多见的基底节出血与叶内出血,出血量不限;脑梗塞选择除脑干梗塞外的其他部位的梗塞,梗塞面积不限。
确诊条件:典型的脑血管病临床发病方式以及确切的CT诊断。
排除标准:不符合上述诊断标准和病例选择标准者;蛛网膜下腔出血者;脑干梗塞患者。
随机分组分别进行刺络治疗及对比观察。临床一般资料及观察初患者意识状态Glasgow评分(格拉斯哥昏迷评分、GCS)等情况见表1。进一步分析两组病例的具体分型见表2。

表1 一般资料
分组        例数        男        女        年龄
(岁, )
观察初GCS
(分, )

刺络组        99        54        45        61.73 ±9.61        8.70±2.35
对照组        76        49        27        61.83±11.16        8.93±2.29
p        >0.05        >0.05        >0.05        >0.05        >0.05
   

    统计学分析结果显示:临床一般资料两组间差异均无显著性意义(p>0.05);患者意识状态在观察开始时,两组间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两组具有良好可比性。
表2 具体分型
            性质             面积                         部位          辨证
分组        脑
出血        脑
梗塞        大        中        小        左基
底节        右基
底节        左
丘脑        右丘脑        左多发        右多发        双侧        脱症        闭症
刺络组        61        38        14        45        40        23        25        12        5        12        14        8        39        60
对照组        58        18        18        32        26        33        20        6        3        4        6        4        32        44

    经统计学分析发现,在脑血管病的性质、部位、面积及中医辨证分型等方面,两组间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
2治疗方法
2.1 治疗组
    在常规西医急救治疗基础的同时,如甘露醇及脑蛋白水解物等静点,予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以三棱针刺井穴放血,先左手后右手,出血量以一滴为度。
2.2对照组
常规西医急救治疗:甘露醇250ml静点及脑蛋白水解物20ml静点,同时进行临床观察。
3临床观察
3.1 观察指标
意识状态评分方法以Glasgow意识障碍量表进行评判(见表3)。

表3 Glasgow意识障碍量表
睁眼反应        记分        言语反应        记分        运动反应        记分
正常睁眼        4        回答正确        5        按吩咐动作        6
呼唤睁眼        3        回答错误        4        刺痛时能定位        5
刺痛睁眼        2        词句不清        3        刺痛时躲避        4
无反应        1        只能发音        2        刺痛时肢体屈曲        3
                无反应        1        刺痛时过伸        2
                                无反应        1

3.2观察时间段
    放血前(观察初)、放血后15分钟、30分钟、50分钟、80分钟。
3.3临床观察分型
    按诊断将患者分为脑出血与脑梗塞,根据出血面积与梗塞面积将患者分为大面积(50cc)、中面积(30—49cc)与小面积(1—29cc);
    中医辨证分型:闭证:不醒人事,牙关紧闭,口噤不开,两手握固,大便闭,肢体强痉;脱证:不醒人事,目合口开,鼻鼾息微,手撒肢冷,汗多不止,二便自遗,肢体瘫软,脉微欲绝。
3.4  统计分析
对一般资料及临床诊断分型等计数资料进行x2检验,对GCS评分进行t检验。

4 结果
     表4  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中风患者神志的影响  (分,Δ )
针刺组        15分钟后GCS        30分钟后GCS        50分钟后GCS        80分钟后GCS
大面积        0.07±0.25        0.07±0.25        0.07±0.25        0.26±0.46
中面积        0.09±0.36        0.07±0.45        0.09±0.52*        0.16±0.68*
小面积        0.25±0.43**        0.38±0.49**        0.53±0.51**        0.70±0.56**
           *P<0.05, **P<0.01,Δ ﹦хt-х0
               表5 对照组中风患者神志的变化        (分,Δ )
对照组        15分钟后GCS        30分钟后GCS        50分钟后GCS        80分钟后GCS
大面积        0.00±0.00        0.05±0.25        0.16±0.38        0.16±0.38
中面积        0.13±0.39        0.03±0.18        0.12±0.34        -0.19±0.47
小面积        0.00±0.00        0.06±0.37        0.15±0.61        0.08±0. 86
           Δ ﹦хt-х0,P>0.05。
结果表明: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后, 中等损伤面积的患者GCS评分(刺络后50、80分钟)明显优于对照组,差异有显著性意义(p﹤0.05);损伤面积小的患者GCS评分(刺络后各时间段)明显优于对照组,两组间差异有极显著性意义(P<0.01)。对照组GC S评分也有上升趋势,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
5讨论
    古云:“急则用针,缓则用药”,“药之不及,针之所及”,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是中医
传统的急救措施,刺血通经:《内经》云:“菀陈则除之者,出恶血也。”:《针灸大成》云:“凡中风跌倒,卒暴昏沉,……急以三棱针刺手十二井穴,当去恶血……”;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的临床应用已有千百历史。
临床观察发现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中风患者的颅内血流动力学有双向调整作用[1]
现代大量医学实验证实: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实验性脑缺血、脑出血家兔脑血流动力学有良好的调整作用,躯体神经与血管壁植物神经是井穴刺络放血传入中枢的传入途径,中枢肾上腺能M受体与胆碱能受体在其中起重要作用[1]。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可使急性局灶性脑缺血模型大鼠缺血区局部脑组织O2分压升高、H+浓度降低,缓解因急性缺血性损伤造成的低氧状态和酸中毒[2] ,调整细胞外液的K+、Na+稳态失衡,减轻细胞毒性脑水肿的发展[3];阻止胞外Ca2+向胞内迁移[4],降低脑缺血后升高的EAA、NO2-浓度,减轻神经毒性,从而减轻预后[5] [6]。
目前对中风急性期(尤其是脑梗塞)的治疗提出了超早期治疗(发病6小时以内),但实际上病人很难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到医院接受治疗。因此,如何在急性期给予必要的干预,以减少不可逆损害的发生,是一项有重要意义的课题[7]。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方便迅速,符合急救原则。井穴为经气之所出,通十二经经气;从生理学角度来看,手指在大脑皮层体感区的投射区域面积很大,因此刺激指尖对大脑皮层影响很大。
本临床研究结果显示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确可使中、小面积中风患者的意识状态好转,可能与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脑血流动力学的调整作用和对局部脑组织的生化改变有关。
参考文献
1郭义,周智良.中风初起的急救措施——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法的临床与实验研究.
上海针灸杂志,1997;16(2):11
2 何树泉,郭义赢.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实验性脑缺血大鼠缺血区H﹢浓度影响的实验研究.针究临床杂志,2002;18(2):43
3马岩番,郭义.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法对实验性脑缺血大鼠缺血组织K+、Na+浓度影响的动态观察.中国针灸,1997;17(9):562
4郭义,胡利民.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实验性脑缺血大鼠缺血区胞外Ca2+浓度影响的动态观察.针灸临床杂志,1999;15(6):48
5任秀君,图娅.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法对脑缺血大鼠局部兴奋性鞍基酸的动态观察.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2;24(6):48
6任秀君,图娅.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法对实验性脑缺血组织一氧化氮浓度的影响.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1;24(4):51
7 黄劲柏,曾红科.刺血疗法治疗急性脑梗塞近期疗效观察.上海针灸杂志,2002;21(4):7
王氏刺血疗法治疗226例癫痫病的疗效观察和分析
                                       
王峥
(安徽省合肥市王峥刺血诊所)

癫痫为常见的神经系统疾病,据国内外的调查统计其发病率约为5%.癫痫的临床表现多种多样,可出现短暂的感觉障碍、意识丧失、肢体抽搐、呼叫吐沫、行为障碍、植物神经功能异常等不同表现,不经治疗常可反复发作.中医学将本病归属”癫痫”、”痫证”范畴中,认为其病机为风、火、痰、瘀而引发,治宜使用平肝熄风、豁痰泄火、活血祛瘀等.                             
1临床资料
1985-2002年治疗的癫痫病患者266例。男163例,女103例;年龄最小9个月,最大59岁,1岁以下2例,1-10岁67例,11-20岁97例,21-30岁64例,31-40岁21例,41岁以上15例;病程最短8天,最长30年,1年以内60例,2-5年95例,6-10年57例,11-20年43例,20年以上11例;临床表现发现大发作171例,小发作34例,大、小发作交替30例,局限性发作12例,精神运动性发作例,精神运动性伴大发作11例,癫痫持续状态1例。
患者有先天遗传因素4例,大、小脑发育不全12例。颅脑损伤、产程损伤11例,脑外伤24例。脑炎及高热病史58例,感染史9例,代谢性中毒5例。脑部缺氧中毒病史1例,落水受淹7例。惊恐或暴怒引发9例。脑血管疾病8例,脑肿瘤2例,不明原因者116例。 
226例患者均为县级以上医院明确诊断。131例患者有脑电图诊断,有24例有颅脑CT诊断,1例有脑血管多普勒检查。37例脑电图正常,74例脑电图轻度到中度异常,脑CT20例无异常,2例有脑肿瘤(刺血3次无效),1例左颞叶点状钙化(患者3岁,刺血3次无效),1例脑组织萎缩(患者7岁,刺血3次好转)。1例脑血管多普勒检查,两侧大脑中动脉血流速度增高,血管痉挛(患者12岁,刺血3次痊愈)。
266例患者均采用三棱针刺血治疗,在刺血治疗的同时,根据病情配以舒肝理气的逍遥丸,养血安神的养血安神片或宁心安神的天王补心丸,痰湿重者用健脾丸一健脾化湿,或再辅以中药煎剂进服。常期服用抗癫药物者药量逐渐减少,视病情的复转情况慢慢停药,可再配服一段中药胶囊以巩固疗效。
2治疗方法
   主穴:太阳穴,委中穴、曲泽穴、尺泽穴、大椎穴.配穴:痰湿中阻取足三里穴、丰窿穴。肝火上炎取沟穴、白会穴.淤血阻络根据所属脏腑,经络取相应穴位.可取任,督两脉上的灵台穴、鸠尾穴,以及上星穴和风府穴等.可取背俞穴的心俞穴、肝俞穴等.另有一经外奇穴腰奇穴[在尾骨尖端直上2寸(约5cm)出,居督脉上],许多癫痫病人在此穴的上、下附近出有一条静脉显现,刺之有时能出许多暗紫色血液.
  本病的发作有些患者时间固定,可按子午流注选取经穴,如早晨易发作者去足阳明胃经的合穴,中午可取心经的合穴,夜间发作去肝、胆经的合穴。
体质好的患者首次出血量可多一些,成人约在100-200ml之间,儿童可在50-80ml之间,出血量大一些效果好。每穴都要尽量拔火罐以促使血液的流动。
治疗时间在头几次以间隔15天治疗一次,视病情好转可间隔20-30天再进行下一疗程治疗,如发作频繁可间隔7天左右,并可配以毫针治疗。一般治疗4-5次即能痊愈,许多患者刺血1次后即痊愈,最多有刺血8次而愈者。
3疗效观察 
3.1临床治愈 经刺血治疗后癫痫再未发作,并停服抗癫药物。也有治疗后长期不发作,因发热,精神刺激等因素又有发作,经刺血后又能控制。此组病患者治愈194例,治愈率72.9%。
3.2临床好转 经刺血治疗后发作次数明显减少,发作症状减轻,或减服抗癫药物长期不发作者。患者好转59例,好转率22.2%。
3.3临床无效 治疗后无好的转变。次组无效13例,无效率4.9%(其中5例治疗1-2次未再继续治疗)。
4验案举例
例1 外伤性癫痫大发作
张**,男,22岁,农民,皖溪县西南乡李山村。
1992年6月24日初诊,主诉:时常出现昏迷抽搐10个月。
病史:于1991年6月骑牛从牛背倒跌下来,前额血肿伴疼痛,当时无昏迷,神志清楚。2个月后出现昏迷、抽搐、尖叫吐沫、肢体强直性痉挛,约2-5分钟自行缓解,醒后头部居痛。每月有4-5次发作。服本妥英钠0.1 3次/日,仍经常发作,自觉头晕乏力,不能参加农业劳动。
检查:神清,NS(——),T37.2C,BP14.5/10kPa,心,肺(-),舌质红,苔薄白,脉弦。脑电图:二额区散在性慢波发放。
治疗:三棱针刺血,穴取委中(双)、尺泽(双),上星,出血量共约100ml。
1992年7月1日复珍:经以上治疗后壹周内无发作,苯妥英钠已减中午一次。
治疗:继续刺血,取穴委中(双)、曲泽(双)、印堂,出血量约60ml。
1992年8月18日三珍:近50天中只发作一次,而且病情减轻,时间缩短,醒后头部无剧烈疼痛。苯妥英钠又减上午一次。自感精神愉快,体力增加,复查脑电图轻度异常。
治疗:刺血取穴委中(双)、尺泽(双)、太阳(双)、大锥,出血量总计约120ml。
1992年9月30日四珍,病情稳定无发作。脑电图复查仍有痫性波发放,但较以前好转(以头前部为胜)。
经四次刺血治疗后再未发作治愈。
例2  流脑后癫痫大发作
郭**,男,14岁,学生,皖淮南郊区黑泥乡上郭村。
1987年3月24日初珍,其父代诉:癫痫大发作4年。
病史:于4岁时春季患流脑治愈,至10岁时无诱因开始出现肢体抽搐,强直痉挛,昏迷吐沫,约5-10分钟缓解。1月2-3次或1日既有3-4次大发作。长期服用苯巴比妥,硝基安定,仍时有发作。
检查:营养中等,行走不稳,智力低下,回答问题不切题,牙齿短小,牙龈肿胀。
治疗:刺血取穴委中(双)、太阳(双)、尺泽(双)腰奇,出血量60ml。
后又于当年4月16日及5月10日治疗两次,取穴同上,并逐渐减停抗颠药物。三次刺血后再无发作,渐智力有所好转。
5讨论体会
癫痫发作是由于大脑局部神经细胞的瞬间放电异常而引起的神经网络信息传递故障,属于神经损伤性疾病。脑神经细胞外周有胶质细胞包裹,胶质细胞伸出许多突起的血管周足与毛细血管的内皮细胞紧密接触。脑毛细血管表面85%的面积都被这些周足所包绕,胶质细胞是神经细胞与血管之间的代谢物质的“转运站”,也是神经细胞多种化学信息分子释放的贮存处。脑组织在受到致病因素的伤害时,如挤压、撞击、高热、一氧化碳、组织胺、病毒、内毒素、细胞因子等等,甚至精神刺激都可使血管和神经细胞受到损伤,而胶质细胞和神经细胞都可同时受到伤害。
血管损伤引起营养毛细血管关闭,微循环障碍形成时,可引起神经组织的缺氧缺血,出现不同程度的细胞缺血性改变。对缺氧敏感的神经细胞严重缺血时会死亡,而耐受较高的胶质细胞在缺血缺氧时会增生,可增生繁殖形成胶质癫痕,补充神经细胞的缺损,使神经组织连续保存,这是神经组织在缺血时的一种改变。星形胶质细胞功能异常可导致神经细胞对r-氨基丁酸的摄取减少,这种一直性神经递质的减少,可引起癫痫发作。
我们在长期的临床观察中发现,脑炎、高热、中毒、感染、脑部缺氧、脑血管疾病、代谢性及内分泌障碍,脑外伤和精神因素等等,有的当时即刻就引起癫痫发作,而有的却在数月、数年后才有癫痫发作。这可能和脑血管受到损伤后的自我调整能力有关,以及损伤脑血管的分类、分级有关。在急性损伤脑部大、中级动脉吻合支丰富,局部脑组织可暂时不出现症状,但当碰到内、外环境的恶化时,微小动脉的代偿功能一时不能调整,即可出现微小局部的供血不足和神经细胞的改变。
还有许多癫痫的发作系静脉回流障碍引起,并非由于动脉供血不足所致。如幼婴儿长期腹泻、发热及营养不良时,血压低,血流慢,又因失水而使血液浓缩,都可促使静脉血栓形成。成年人亦可因同样原因使脑部微小血栓形成。所以一些轻微的脑外伤看来并不严重,但是只要使静脉受损,使血液回流受阻,就可引发癫痫发作。如有患儿只是在玩耍中被棍子戳到鼻根部,有的背上被绳索抽打,有的虽碰到头部但外观却无、大伤害等,但都在当天或经过一段时间癫痫发作。颅部的供血占全血的20%,颅部的静脉结构决定其代偿能力没有动脉强,脑硬膜窦、板障静脉、导血管因缺乏弹性,引起神经细胞的功能紊乱,使分子信息的传递出现故障,使胞浆转运跨膜分子信息与神经冲动的生物电信息的相互整合作用失常,这些缺血的神经组织部位可成为癫痫异常放电的触发部位。
脑组织缺血与缺氧时,神经组织内Ca2+的增加可达到正常浓度的200倍,细胞内钙聚积激活许多代谢酶,导致细胞代谢严重紊乱,脑缺血可产生兴奋性神经递质的大量释放,释放量与神经细胞损伤程度成正相关。杂癫痫放电活动期间,神经细胞外液K+浓度明显升高,而Ca2+明显下降,当神经细胞被激活时,有多种化学信息分子的释放,随着部位不同,刺激的质和量不同,信息分子的组成不同,再加上各种信息分子的性质不同,受体各异,消除的途径与速度不一,以及它们之间的复杂的相互整合作用,故其生物学作用呈现多种表现。临床上癫痫发作的表现也是多种多样的,并且可由一种类型转成其他类型。对于神经活动所释放的神经递质,脑毛细血管内皮细胞内的单胺氧化酶可能起灭活作用,当毛细血管内皮细胞受到损伤时,这种调控作用失常。不但不能及时灭活某些化学信息分子,内皮细胞反而释放多种生物活性物质,引起血栓的形成和管壁通透性的改变。处在这种部分去极化状况中的神经细胞,一旦当内环境有不利改变时即可使其发生高频放电,甚至在睡眠的某些时相,因血流缓慢供血不足而引起癫痫发作。在皮质损害后间脑和皮质的抑制性作用减弱或消失时,也能使癫痫发作。在皮质损害后间脑和皮质的抑制性作用减弱或消失时,也能使癫痫易于发作。
刺血疗法的目的就是要改善脑组织的供血状况,通过浅静脉的出血,调整脑内血液的流速、流量、组分、压力等,使微小脑血栓解聚,使微循环再通,以保证脑神经细胞的正常调控活动,促进回返抑制的恢复,使脑组织不能形成异常的瞬间发电。刺血疗法对癫痫症状有很高的治疗效果,此法应推广使用让众多的癫痫病人免受疾病的磨难而早日康复。
参考文献从略。
刺血疗法治疗急性痛风性关节炎临床研究*

李兆文1、林石明1、林俊山1、蒋明珠1、许跃龙1、苏友新2
(1.福建省漳州市中医院363000  2.福建中医学院350003)
摘要:[目的]观察刺血疗法的疗效,并探讨其作用机理。[方法]将90例分成A组、B组、C组,分别采用点刺穴位放血5ml、10ml及内服西药等三种方法治疗。[结果]B组止痛效果最好,疗效优于其它二组,B组与C 组降血尿酸效果与A组相比,差异具有显著性(P<0.01=; B组与C组差异无显著性(P>0.05)。 B组与A组及C组降尿尿酸效果相比,差异非常显著(P<0.01  。[结论]刺血疗法是治疗急性痛风性关节炎的有效方法,疗效与出血量有关,其作用机制通过抑制血尿酸的合成,促进尿尿酸排泄,发挥其疗效。
关键词: 刺血疗法;痛风性关节炎/针灸疗法; 尿酸/代谢
Clinical study on acute gouty arthritis by priching blood
Li zhaowen1 Lin shiming 1 Lin junshan1 Jiang mingzhu1 Xu yelong1 Shu youxin2
ABSTRACT  Object To observe the clinical therapeutic effect of priching blood therapy on acute gout and the functional mechanism. Methods In this expriment,90 cases were divided into 3 groups(A,B and C) randomly.They were treated with priching blood(5ml,10ml)and medicine respectively. Results (1) The B group has a best therapeutic effect on acute gout(P<0.01(2)It wasn’t significantly difference between B and C group to inhibit uricopoiesis in the blood(P>0.05),but in comparison B group with A and C group ,they were significantly difference in enhancing the excretion of the uric acid from the urine(P<0.05 .Conclusion (1)The content of priching blood was relating to therapeutic effect for acute gout .(2)Priching blood methods can enhence the excretion of the uric acid from the urine and inhabit uricopoiesis in the blood .The above actions might be the mechanisms underlying the treatment of this disease .
KEY WORDS Priching blood ;Acute gouty arthritis/acup-mox ther ;Uric acid/metab
※福建省卫生厅资助项目(9710)


急性痛风性关节炎是尿酸盐在关节周围组织以结晶形成沉积引起的急性疾病。据报道,汕头地区的患病率为0.15%-0.17%[1],上海黄埔区的患病率约0.34%[2],近年来,痛风发病率逐年增加,已引起人们对该病的普遍重视。西药治疗本病疗效尚可,但其毒副作用较大。因此,近年来诸多学者深入探讨中医中药疗法的作用,治疗本病方法诸多,笔者近8年来采用刺血治疗本病,取得显著疗效,现总结如下。
1.临床资料
1.1一般资料
将收集的90例,随机分为小剂量刺血组(A组),大剂量刺血组(B组)及西药对照组(C组)。A组30例,男27例,女3例;年龄最小40多岁,最大68岁,平均52岁;病程最短3天,最长6年。B组30例,男28例,女2例;年龄最小39岁,最大71岁,平均50岁;病程最短5天,最长8年。C组30例,男29例,女1例;年龄最小42岁,最大69岁,平均53岁;病程最短7天,最长6.5年。
1.2诊断标准
参照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制订《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3]中有关本病的诊断。
1.3纳入标准
符合上述诊断标准,体温<38℃者,均可纳入本研究。
1.4排除标准
合并有糖尿病、风湿性关节炎或类风湿性关节炎以及心肝肾和造血系统等疾病者。
1.5治疗方法
1.5.1分组法
A组(治疗Ⅰ组)刺血(每穴5ml)+消炎痛安慰剂+别嘌呤醇安慰剂(本院制剂室以淀粉按消炎痛、别嘌呤醇的外形制作)。
B组(治疗Ⅱ组)刺血(每穴10ml)+消炎痛安慰剂+别嘌呤醇安慰剂。
C组(对照组)不刺血+消炎痛+别嘌呤醇(药品名以同一厂家、同一批号的产品)。
1.5.2治疗方法
A组、B组均于入选后第1,4,7,10天进行刺血治疗。刺血治疗具体操作:在选定穴位(行间,太冲,太白,陷谷)处用手指拍打数次,使局部充血,行常规消毒。左手按压穴位两旁,使皮肤绷紧,右手拇、食、中三指持针(用高压消毒过小号三棱针),呈持笔状,中指掌握深浅度,拇、食指紧持针体,露出针尖,用腕力迅速、平稳、准确地点刺(孔穴刺血法)穴位。随即迅速退出,左手同时放松,然后用装有8号平头注射针头的10ml注射器抽吸流出的血(按所需量5ml、10ml量)。术后用酒精棉球擦去局部血迹,用2%碘酊作针眼消毒,取消毒棉球按压创口,用胶布作十字固定,以防感染,隔日取去。同时每日给予安慰剂(按对照组给法)。C组患者每日给予治疗药(消炎痛25mg/次,日三次;别嘌呤100mg/次,日三次)。
1.5.3检测指标
所有患者均于入选前及入选后第11天进行以下研究:
(1)        记录患者全身及局部的症状体征。
(2)        疼痛评分。
采用Budzyuski推荐之六点行为评分法[4],将疼痛分为6级:
①无疼痛
②有疼痛但可被轻易忽视
③有疼痛,无法忽视,不干扰日常生活
④有疼痛,无法忽视,干扰注意力
⑤有疼痛,无法忽视,所有日常活动都受影响,但能完成基本生理需求如进食和排便等;
⑥存在剧烈疼痛,无法忽视,需休息或卧床休息。
每级定为1分,从0分(无疼痛)到5分(剧烈疼痛,无法从事正常工作和生活),治疗前后分别评分。
(3)收集血尿标本,检测血尿有关指标。
①        血尿常规:以常规自动检测仪检查法。
②测量血沉:以玻璃管法。
③血尿酸测定:以磷钨酸法。
④尿尿酸测定:以尿尿酸测定试剂盒法。
1.5.4统计方法
疗效评定用Ridit检验。疼痛评分比较、血尿酸及尿尿酸含量比较分别用组内及组间t检验,分别采用SPSS11.0软件包进行统计处理。
2治疗结果
2.1临床疗效比较:
表1 三组疗效比较(n=30,Ridit检验)

痊愈            好转           未愈

A组            4              23              3
B组           14              16              0
C组            6              22              2

注:BvsA,P<0.01;BvsC,P<0.01;AvsC,P>0.05。
由表1可见,B组疗效最佳,与A组及C组比较,差异非常显著,P<0.01;而A组与C组疗效比较,差异无显著性,P>0.05。
2.2缓解疼痛效果比较
表2 三组止痛效果比较(n=30,x±s)

治疗前           治疗后             P值

A组     3.57±0.97        2.50±0.97*△△    <0.01
B组     3.57±1.04        0.77±0.82△       <0.01
C组     3.50±1.04        0.80+0.76          <0.01

注:AvsB,*P<0.01;AvsC,△△P<0.01;BvsC,△P>0.05。
由表2可见,在止痛效果方面,三组治疗前后对比,差异均非常显著。A组与B组及C组比较,差异均非常显著,P<0.01,而B组与C组比较,差异无显著性,P>0.05。
2.3抑制血尿酸作用比较
表3 三组血尿酸水平改变对照分析(n=30,x±s)

           治疗前             治疗后             P值

A组    524.40±73.90     442.57±47.19*△△     <0.01
B组    532.57±106.86    410.47±50.36△        <0.01
C组    547.03±114.55    417.50±38.72          <0.01

注:AvsB,*P<0.05;AvsC,△△P<0.05;BvsC,△P>0.05。
由表3可见,在降血尿酸作用方面,三组治疗前后比较,差异均非常显著,P<0.01;A组与B组及C组比较,差异显著,P<0.05;B组与C组比较,差异无显著性,P>0.05。
2.4治疗前后尿尿酸比较
表4三组尿尿酸水平改变对照分析(n=30,x±s)

           治疗前            治疗后            P值

A组     5.77±1.47      4.51±1.23*△△       <0.01
B组     4.90±2.69      3.22±0.57△          <0.01
C组     5.58±2.00      4.69±1.49            <0.01

注:AvsB,*P<0.01;BvsC,△P<0.01;AvsC,△△P>0.05。
由表4可见,三组在降尿尿酸水平方面,治疗前后差异非常显著,P<0.01;A组与B组治疗后尿尿酸水平比较;差异非常显著,P<0.01;B组与C组比较,差异非常显著,P<0.01;而A组与C组比较,差异无显著性,P>0.05。
3.讨论
急性痛风性关节炎常表现为关节红肿热痛,故可将其归属于湿热痹证。关于其发病病机,《针灸大成》谓:“病有三因,皆从气血”;《千金方》认为:“热毒气从脏腑出,攻于手足,手足则热、赤、肿、疼痛也”;朱丹溪在《格致余论》中指出痛风是“血中有热,再受风寒,热血得寒,防浊凝涩引起”。这些论述均说明了急性痛风性关节炎与血中瘀热有关。
刺血疗法的作用机理祖国医学早有论述,《素问•调经论》认为:“血有余,则泻其盛经出其血……视其血络,刺出其血,恶血得入于经,以成其疚”,又说:“病在脉,调之血;病在血,调之络”,为刺血疗法治疗急性痛风性关节炎,提供理论依据。穴取行间、太冲、太白、陷谷等,其中行间为肝经荥穴,具有疏肝泻火的功用;太冲为肝经输穴、原穴,具有疏肝理气,行气活血、清利湿热的功用;太白为脾经原穴,具有健脾和中功用;而陷谷为胃经输穴,具有解表清热功用,诸穴合用共奏消肿止痛、清热除痹等作用,故取得较好疗效。
通过对照研究,笔者发现刺血疗法疗效与出血量有一定关系, A组(小剂量刺血)与西药对照组C组疗效对比,差异无显著性;而B组(中剂量刺血)与A组及C组比较,差异非常显著,表明中剂量刺血法疗效最佳。在本课题中,未设立大剂量刺血法(出血量>10ml),是基于临床实践中,发现三棱针刺血疗法治疗本病,出血量大于10ml的病例较少,除非刺到小动脉。
为了观察刺血疗法的止痛效果,笔者采用Budzynski等人提出的行为疼痛测定法进行测定,此方法的特点在于将行为改变列入划分范围,病人回答时以疼痛对其行为的影响来表现疼痛强度。病人的回答贴切个人的生活,有一定的客观性。本研究采用该法对三组疼痛缓解效果进行对照分析,结果表明刺血A组、B组及西药C组均具有较好止痛效果。刺血B组与西药C组在止痛方面比较,差异不显著,说明B组类似于西药具有较好止痛效果,而刺血A组与B组及C组比较,差异非常显著。这充分说明刺血疗法止痛效果与出血量有关。
刺血疗法具有较好地降低血尿酸及尿尿酸作用,在前期研究中已证实[5]。在本课题中,进一步研究表明刺血A组与B组及C组在降血尿酸方面比较,差异显著;而刺血B组与C组比较,差异无显著性,表明大剂量刺血疗法具有较好的控制血尿酸水平的作用。刺血A组在降尿尿酸水平与C组比较,差异无显著性;而B组与A组及C组比较,差异均非常显著,这说明刺血B组具有较好地降尿尿酸水平的作用,这是其疗效机制之一,至于通过什么途径达到抑制血尿酸生成以及促进尿尿酸排泄,需要以后进一步探讨。
参考文献
1 曾庆余,黄少弼,陈韧,等.汕头地区风湿并流行病学调查10年小结.中华内科杂志,1997,36(3):193-197
2 杜惠,陈顺乐,王元.上海市黄埔社区高尿酸血症与痛风流行病学调查.中华风湿病学杂志,1998,2(2):75-78
3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编.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1994,31-32
4 李仲廉.临床疼痛治疗学.天津:天津科技出版社.第1版.1994,386
5 李兆文,黄耀恒,林俊山,等.刺血疗法治疗痛风性关节炎23例疗效观察.中国针灸,1993,4:11

电针配合药物治疗急性类风湿性关节炎疗效观察
刘累耕 刘岚 罗颂东 吕鸣 王超
(达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康复科 四川 635000)

摘要:  [目的]探索治疗急性类风湿关节炎的新方法。[方法]电针配合西药物治疗急性期类风湿性关节炎,用电针“指间穴”为主配合药物头孢塞肟钠针静滴及地塞米松片口服法进行治疗,并与单纯电针及单纯西药治疗法相比较。[结果]电针与药物联合治疗急性类风湿性关节炎,其疗效经统计学处理t检验,p<0.005,有效率非常显著优于单纯电针组和单纯药物治疗(x2=26.12  x2=26.97)。[结论]电针配合药物组治疗急性类风湿性关节炎有良好的疗效。
主题词: 急性类风湿性关节炎电针药物联合使用。

    类风湿性关节炎(Rheumatoid  ArthVitis,简称RA)是临床常见的自身免疫性疾病。针灸治疗RA的研究近10年发展迅速,通过临床和实验观察,从免疫、血液循环、自由基等方面探讨了电针治疗RA的机理,取得了较大的进展[1]。但是迄今为止,无论中医、西医在RA的临床疗效和机理研究方面尚未取得突破性发展,仍然出现关节畸形、功能障碍。笔者自1996年5月以来从早诊断检查着手,电针药物联合应用治疗RA取得了非常满意的疗效,简介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本组147例全部是我院的门诊及住院病人,针前均进行了类风湿因子(RF)、抗溶血性链球菌O试验、CRP蛋白分析检查确诊,排除2个月以上的病程及关节畸形形成病例和其他器官重大并发病症者。147例的患者中,男69例,女78例,年龄最小12岁,最大74岁。
1.2  分组
采用抽签法分组,先制定1—147号签备用,并规定将l+3n(n为自然数,下同)纳入甲组,2+3n纳入乙组,3+3n纳入丙组。抽签后不再更换,如变更组别者不纳入本研究范围,结果每组49例,一般资料对比见表1。
表1    3组一般资料对比

组别  例数  性  别  年龄(岁)   病程(月)                    症      状      
      例   男   女  最小 最大  平均   最小  最大  平均  疼痛  伴红肿  伴活动受限甲组 49  23  26   13  72   26.7  0.3  1.97  0.71  49    28      17
乙组 49  22  27   12  74  37.1   O.2  1.98  O.70  49    29      18
丙组 49  24  25  13   73  36.6   0.3  2.00  0.72  49    27      19
  
表1各组可能影响疗效诸因素,如年龄、性别、病程、主次症状轻重,均无其他并发病症情况大致相近,经统计学检验,差异无显著性意义,具有可比性(P>0.05)。
2  治疗方法
2.1  治疗组(甲组)
取穴  第1组:“指间穴”、大椎、外关、阳陵泉、昆仑、髀关、膝阳关等穴。第2组:“指间穴”、曲池、手阳关、手三里、犊鼻、悬钟等穴。
操作  指间穴、曲池、膝阳关、手阳关穴用G6805-2型电针治疗仪,连续波,频率60Hz/分,每次30分钟,每日2次,10天为1疗程,治疗2个疗程。
药物治疗  头孢塞肟钠针 0.5gXl0支,5%葡萄糖盐水250ml,静脉滴注40滴/分,每日1次,10天1疗程,共治2疗程。地塞米松片0.75mg,每次2片,每日3次,服2日后,逐日递减至每日1片,直至2疗程结束。
2.2  对照组(乙组、丙组)
(1)乙组:采用单纯电针疗法(同甲组)治疗,10天为1疗程,共治2疗程。
(2)丙组:采用西药疗法(同甲组)治疗,10天为1疗程,共治2疗程。
    以上各组均治疗2个疗程,治疗前后分别检查RF、抗“O”、CRP指标,统计各组治疗前后效果的差异,再用统计学处理分析,得出结果。
3  疗效观察
3.1  疗效标准
    痊愈:治疗后患部关节的联属组织肿胀疼痛红肿发热等症消失,能正常步行1Km以上,上述3项检验结果完全转阴。显效:治疗后患部关节及联属组织症状明显减轻,3项检验结果仅有轻度增高,正常步行0.5Km--lKm。无效:上述症状未见明显好转,3项检验指标下降不明显。
3.2  结  果
    (1)不同方法的治疗结果见表2
表2    3组疗效对比

组别   例数  痊愈  显效   无效   有效(例)    有效率(%)
甲组    49    37    11     1       48           97.96
乙组    49    11    12     26      23          46.93**
丙组    49    10    11     28      21          42.86**

**与甲组比较P<0.005
从表2可见,乙组、丙组的痊愈率、有效率差异不大,经t检验P>0.05。比例均不高,显著低于甲组的有效率。有效率经统计学处理,甲组对乙组x2=26.12(P<0.005),  甲组对丙组x2=26.97  (P<0.005)。 说明甲组有效率与乙、丙两组比较有非常显著性差异。
(2)3组实验室检查结果见表3.
表3   3组治疗前后实验室变对比(X±S)
观察项目        组别        治疗前        治疗后        差值        P

类风湿因子
(IU/ml)        甲        46.64±5.34        9.15±4.94        37.49±5.56        <0.005
        乙        47.15±5.21        9.51±4.76        27.64±5.91        <0.05
        丙        45.91±5.09        9.22±4.91        26.69±5.81        <0.05
抗“O”试验
(IU/ml)        甲        233.71±11.25        110.25±9.72        123.46±10.41        <0.005
        乙        232.05±10.97        144.16±8.78        87.89±8.61        <0.05
        丙        234.76±11.63        151.23±9.16        83.53±9.47        <0.05
CRP蛋白分析
(g/L)        甲        17.14±2.58        2.12±0.18        15.02±1.58        <0.005
        乙        18.26±2.44        6.22±0.19        12.04±1.61        <0.05
        丙        17.47±2.51        6.27±0.18        11.20±1.73        <0.05

从表3可见以上3项指标3组病人治疗后均有好转,但,甲组比乙、丙2组更有显著性。甲组P<O.005,均优于乙、丙2组, P<O.05。说明甲组疗效经实验室检查证实明显优于乙、丙2组。
4 典型病例
周XX,女,64岁,社区退休干部。门诊号016482。就诊日期:1999年4月11日。主诉:双手指腕关节肿痛2月,关节屈伸活动明显障碍。经口服优布芬、火把花根片治疗,病情罔效而求治笔者。查体:双手指腕关节,呈严重梭型肿大,明显压痛,活动严重障碍,全身及心肺未见明显病变。实验室检查:抗“0”试验:316IU/ml,CRP蛋白分析:9.5lg/L,类风湿因子:32IU/mI。诊断为急性类风湿关节炎。经笔者联合使用上述方法治疗2个疗程后,实验室检查,结果全部转阴,双手指腕关节、肿痛基本消失,2月后随访,症状完全消失而愈。
5  讨论
类风湿性关节炎(RA)是临床常见的一种以关节滑膜急慢性炎症为特征的全身自身免疫性疾病,属于中医“痹证”范畴,由于急性期控制病情不理想而易进入慢性与急性合并期,出现关节畸形的形成期和固定期,造成患者生活痛苦、症状难受的严重后果。受刘氏等[2]研究思路的启发,结合笔者多年临床的探索,自1996年以来,联合运用电针疗法与西药抗生素及糖皮质素类药物治疗急性期(一般为2个月以内病程)的患者,取得了非常满意的疗效,不仅类风湿因子、抗“0”试验、CRP蛋白分析检验指标转阴,而且防止或消除早期形成受累的关节红肿疼痛,活动障碍及畸形关节出现使绝大多数患者恢复了正常关节功能和工作生活能力。
类风湿性关节炎使用电针疗法和单纯西药疗法均无法产生理想的效果。笔者认为单纯电针疗法虽能疏通患部经气,气血得以通畅,但无抗生素等抗溶血性链球菌感染药物对患部细茵的杀灭作用,而致消除及减轻症状无甚作用,而单纯西药治疗虽有消灭抗溶血性链球菌作用,但无电针疗法疏通患部经气,气血不能循行于患部组织,以致无法在患部产生抗溶血性链球菌作用而致疗效差。鉴于上述两法互有优缺点,笔者便联合应用上述两法治疗急性期患者的病症,既发挥了电针疗法疏通患部气血,运送抗生素药物到达患部的作用,又发挥了增加抗生素药物在患部组织的浓度,进而产生了抗生素对抗溶血性链球菌的杀灭作用,使临床疗效非常显著,达到了在急性期间有力的控制病情,预防关节畸形发生的目的。目前实验室具备的CRP蛋白分析及类风湿全套检验项目可及早发现并确诊急性期间的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这为我们早期联合使用两种治疗方法提供了便利的条件。
本人经验穴“指间穴”处于各指关节两侧经脉循行部位,平刺此穴可疏通指部关节气血,达到治疗肿痛的目的,可供同道参考。
综上所述,电针与药物联合应用治疗RA取得满意疗效是肯定的。希翼本文对攻克RA提供一点有益的思路与方法。
参考文献
1  翁文水.  针灸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近况,中国针灸,1997,17(8):507
2  刘金洪、方剑乔.  针灸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研究思路探讨.中国针灸,2002,22(1):5
刺络配合经筋刺法治疗面瘫后遗症436例临床总结
李  军  李  岩  杜元灏  张慧勇  
(天津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300193)
面瘫又称面神经麻痹,祖国医学归属于“卒口僻”,“口眼?斜”等范畴内,现今临床发病率较高,有关该病的治疗方法很多,但对于病程较长的面瘫患者往往疗效欠佳,我科本着面瘫为经筋发病的理论原则,采用刺络法配合经筋透刺;排刺的方法治疗了发病三个月以上的面瘫后遗症436例收到了较好的疗效,现总结如下:
1临床资料
436例患者中,住院病人112例,门诊病人324例;其中男性368人,女性68人;年龄最大的78岁,年龄最小的5岁;发病时间最长17年,发病时间最短的92天。
2治疗方法
治则  祛瘀除邪,疏筋活络
取穴  主穴:阳白,颧谬,下关,颊车部位刺络;配穴:面部经筋透刺,排刺。其它随症加减。
操作  刺络法:选取面部太阳经,阳明经,少阳经经筋所过之处的阳白,颧髎,下关,颊车等部位,用三棱针点刺4~5点,速用闪火拔罐法,观察其出血情况,令其出血3~5毫升,留罐时间不得超过5分钟,每次选两个部位,以上部位交替使用。病久体盛者,出血量控制在5~10毫升为宜。经筋透刺法:阳白穴以四枚针分别向上星,头维,丝竹空,攒竹方向透刺,进针1~1.5寸,施捻转补法'分钟;四白穴向睛明穴透刺,进针0.5~1寸,施术同前,手法轻柔,以免皮下出血,丝竹空沿眉横刺,进针1.5寸,施术同前;太阳穴向下穿颧弓后方透向地仓,进针2.5~3寸,施捻转补法1分钟。以上部位透刺后均留针20分钟。经筋排刺法:沿颊车至地仓,下关至迎香每间隔1寸刺入1针,进入皮内为度,施捻转平补平泻法,总计施术两分钟,留针20分钟。
经穴  风池向对侧眼角斜刺,进针1~1.5寸,施捻转泻法1分钟。合谷直刺,进针1.5寸,施捻转泻法1分钟。两穴均留针20分钟。
疗程  刺络法每日一次,其它刺法每日两次,10天为一疗程,连续治疗3~10个疗程。
3治疗效果
3.1疗效评定:
治愈:症状消失,面部表情肌完全恢复正常。
显效:症状基本消失,蹙额、皱眉、闭目、鼓腮,示齿、吹哨等面部表情肌运动有一项恢复不完全。
好转:症状好转,体征有所恢复。
3.2疗效观察:
病程与疗效的关系:
组  别        总

数        治愈        显效        好转        无效        总有效率
(%)
                例数        %        例数        %        例数        %        例数        %       
半年以内        328        228        69.51        96        29.27        4        1.22                        100.00
半年至一年        86        51        59.30        32        37.21        2        2.33        1        1.16        98.84
一年以上        22        13        59.09        7        31.81        1        4.55        1        4.55        95.45
合  计        436        292        66.97        135        30.96        7        1.61        2        0.46        99.54
经统计学处理,半年以内痊愈率与半年至一年,一年以上两组比较分别为X2:3.232;X2=1.069,P>0.05,由此说明三组间治愈率无显著性差异。两例无效患者均为中断治疗无法观察疗效。
4讨论
面瘫即为祖国医学中“卒口僻”,该病源于《灵枢经•经筋篇》,经云:“其病……卒口僻,急者目不合,……引颊移口”。其起病病因多为风寒之邪直中,现代医学也认为该病与寒冷空气刺激有关.本病为外邪直中面部经筋,致使外邪瘀阻,经筋失利,纵缓不收,显然为经筋发病之候,故采用以刺络为主,辅以经筋透刺,排刺之法治疗该病,收到了良好的疗效。
三阳经经筋受阻,是该病的关键。《灵枢经•经筋篇》记载,手足三阳之筋均上行于面,额部为太阳所系;目下属阳明所主;耳前,耳后系少阳所过。同时三阳之筋又多结于頄(即颧部),颔(即下合)、颊等处。所以我们取颊,颧,额等部位为刺络法重点部位,立足于疏调三阳经筋,祛痰散结的内涵所在。
刺络法源于《灵枢•官针篇》经日:“络刺者,刺小络之血脉也,…….始刺浅之,以逐邪气而来血气”,刺络法即为络刺,刺之小络之血脉,令血出邪尽,血气复行。而用普通刺络很难达到这一目的,往往出血太少,邪气未尽达不到治疗的目的。加之拔罐法给刺络局部造成一定的负压,令其出血,并通过透明的玻璃火罐,医生完全可以控制其出血量,使之达到血出邪尽,血气复行的治疗目的。根据《内经》中:“病在肉,调之肉;病在筋,调之筋”的原则,配合了经筋透刺及排刺法以疏导结聚,疏理经筋,辅以散风活血的经穴风池、合谷,更加完善了该法的完整性及科学性。因此该法在面瘫后遗症各期治疗中均能获得较为理想的疗效。
本文所收集的病历为原发性周围性面瘫的患者,最短病程为92天,均经过多种治疗而不能奏效。从神经生理角度分析该期患者面神经已经发生变性性改变。已完全没有自愈的可能。我科原统计224例发病30天以内的面瘫疗效,其结果治愈率达85.25%;总有效率达100%,但其自愈因素无法排除。本文通过发病90天以上的面瘫疗效充分验证了该法的可靠性、科学性。
本组患者因病程较长疗程亦相对延长,平均治疗天数为60.59天,其中2例无效患者均为中断治疗而无法继续观察疗效。
总之,以刺络法为主,辅以经筋透刺,排刺法治疗面瘫的临床疗效是肯定的。该法简便易行,收效迅速,临床重复性好。本文重在临床总结,今后将从基础研究方面做进一步探讨。
大椎、肺俞刺络拔罐对三叉神经痛即刻镇痛观察
      
张智龙   赵淑华
(1        天津市中医医院300140,2 天津市中医学院二附院)

三叉神经痛是临床常见的神经系统疾病之一,其发作时口才剧痛难忍,痛不欲生,甚至难以进食,严重影响了影响了患者的生存质量。西药治疗虽然有效,但有一定的副作用,因此,寻求一种既能傎痛而又无副作用的治疗方法实为必要。近年来,我们彩民间老中医治疗面痛的方法,对本病进行了系统观察,取得了满意疗效,现报告如下:
1临床资料
将确诊为三叉神经痛急发期患者,以就诊后顺序按1:1配对原则,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观察组40例,其中男17例,妇女23例;年龄21-73负,病程1个月-10年。对照组40从事贸易,其中男19例,女21例;年龄23-72负;病程1个月-9年。两组病人无论病程多长,均为急性发作者。
2治疗方法
两组患者在观察期间,均停用其它方法,单纯重用本方法治疗。
观察组:取穴:大椎,双侧肺俞,操作:将三棱针和欲刺部位常规消毒,押手按压所欲刺穴位两旁,使其处皮肤绷紧;刺手指拇、食、中三指持针,呈持笔状,露出针尖,用腕力迅速,平衡,准确地点刺穴位,深度约1-2分,随即迅速退出,押手同时放松,然后拔罐10分钟。
对照组:取穴:大椎,双侧肺俞,操作:单纯拔罐10分钟,不作针刺或刺络放血。
3疗效观察
即时效应时间,以患者治疗2个小时之内为度,走过小时的病情变化不计在内。
3.1观察指标及方法:以治疗后2小时内程度积分变化为观察指标,采用的McGill疼痛评分表中的现有疼痛程度(PPI)评分标准:0分,无痛;1分:轻度不适;2分,不适;3分,难受;4分,可怕的疼痛;5分,极为痛苦。
3.2疗效标准:风治疗后2小时内疼痛程度积分下降2分以上者为显效;下降1分者为有效,积分无变化者为无效。
3.3治疗结果
3.3.1两组病人治疗前后疼痛程度积分变化:(见表1)
 表1       两组病人治疗前后疼痛程度积分对比(又±S)
组别       例数       疗前         疗后
   观察组       40       3.82±0.93      1.41±0.05
   对照组       40       3.77±0.96      3.02±0.84
组内治疗前后比较△△P<0.01与观察组比较※※P<0.01

3.3.2两组病人疗效比较:(见表2)       
表2        两组病人疗效对比(例,90)
   组别      例数     显效       有效      无效
  观察组      40      28(70.00)   11(27.50)   1(2.50)
  对照组      40       0       9(22.50)   31(77.50)
4讨论
三叉神经痛发病机理,目前无统一的认识,长春口腔医院王梅生医师认为其发生多由于胄膜炎使三叉神经通过的骨孔、骨管变窄或静脉瘀血而压迫神经所致。济宁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处科刘学宽医师,从临床、病理和免疫组织化学方面对本病进行研究,初步证明三叉神经痛是由于炎症及血管肿瘤和骨孔狭窄压迫所致。其中血管压迫是主要原因,其彩耳后小切口血管减压手术提高了临床治愈率。由此可见,改善血循环,减轻血管压力是治疗三叉神经痛的有效方法。
祖国医学认为本病主要是由于感受风、热毒邪,或痰湿闭络,壅遏气血,血脉痹阻,不通则痛。我们通过临床观察也发现三叉神经痛病人,大多具有舌质紫暗或舌下静脉瘀紫并血瘀表现,提示本病具有“血瘀”的病理变化。因此,我们采用刺络拔罐法,以袪其瘀血,“通其经脉,调其血分”,达到治疗本病的目的。
通过临床观察发现观察组经刺络拔罐后,疼痛强度积分明显下降,而对照组经单纯拔罐治疗后疼痛强度积分无明显变化,两组有非常显著性差异(P<0.01,其疗效比较观察组(总有效率97.5%)明显优于对照组(22.5%),从而提高刺络拔罐能解除三叉神经的压迫,改善血循环,具有即刻镇痛作用,是治疗三叉神经痛的有效方法之一。
本法源于民间老中医的经验。大椎位居督脉,为手足三阳之会,固一身阳气所取聚,阳者主卫主表,故其有疏风解表,通阳汇热之功;肺俞为肺脏传输流注,出入于体表之所在,统治皮毛之疾。二穴相伍,施以刺络放血拔罐,而共奏通阳汇热,疏血通络,活血化瘀之效,对于风热毒邪、痰湿闭络,血脉痹阻之三叉神经痛有标本同治之功。其止痛机理有待以后进一步研究。
杨氏絮刺火罐疗法治疗脊椎肥大症临床研究报告

                                     扬    容
                             (周浦医院絮刺火罐疗法特色专科)
   
我院絮刺火罐疗法治疗脊椎肥大症特色专科创建以来对此杨氏祖传特色疗法做了临床验证和机理研究取得初步成果,特色报告如下
1 临诊认识
    脊椎肥大是中老年常见多发的退行性病变,已颈、肩臂、胸背、腰腿酸痛为主症,拌有脊神经受压者在该神经分布区域出现麻木刺痛,
日轻夜重,影响睡眠等症。本病属祖国医学“痹症”范畴,《素问.痹论》说:“风寒湿三气亲至,合而为毖也”。《素问.举通论》说:“寒气客于背俞之脉,则脉泣,脉泣则血虚,血需则痛。”可见此病多因风寒湿邪乘虚侵入督脉和足太阳膀胱背俞之买脉;或因老年肝肾
攸亏,劳倦伤筋动骨,筋骨失养;或因正气不足,挫闪损伤,气血运行不畅,遂至络脉闭塞,气滞血瘀,不通则痛,诸恙业生,日久不愈,形成顽痹痼疾。
    先祖父永璇公晚年为了不断提高疗效,解除患者病痛,继续细心专研,根据刺罐结合的临床经验,倡用七星针作为多针浅刺工具,区别轻扣重刺加拔火罐吸出汁沫稠液或淤血凝块,经多年临床运用,推广和发展,成为杨氏针灸流派的特色之一。家父杨依方继承家,临诊六十年经验丰富,运用此法得心应手,通过辨证论治,循经取穴,治愈了不少属于气滞瘀范畴,包括脊椎肥大症在内的顽痹痼疾。
2        絮刺命名由来
絮刺的命名渊源于〈灵枢。九针论〉。在古代九针中,取法于絮针有二:“ 其身而卵其锋”的员针,是一种按摩浅刺工具;二是“ 其身而锋其末”的锋针,是一种浅刺出血工具。絮针是一种多针浅刺疗法,在治疗时根据病情,分别运用轻重不同手法,轻扣时可具有“刺浮痹皮肤”的“毛刺”和“浅内而疾发针,无针伤肉,如拔毛状,以取皮气”的“半刺”等浅刺作用,象员针一样只及皮肤,揩摩分间,不得伤肌肉以泻气分,结合火罐拔出汁沫稠液;重扣时可具有“刺小络之血脉也”的“络刺”和“直入直出,数发针而牵之出血”的“赞刺”与“左右前后针之,中脉为故,以取经络之血者”的“豹纹刺”等刺血作用,如锋针一样可“令泻热出血而痼病竭”,结合火罐拔出凝结血块。名曰“絮刺”者,一则从治疗作用上看,只要根据辨证论治原则,手法运用适当,轻重分清,可分别起到〈灵枢。九针论〉取法于絮针的按摩浅刺的员针和浅刺出的锋针的两种治疗作用;二则从意义上看,通过临床实践证实,絮刺的确具有调和阴阳,舒筋活络,运行气血化瘀的调整作用,这与〈礼记。曲礼〉“絮犹调也”相应,寓有调和调整的涵义,两者均是符合经旨的。
治疗工具:
       现在常用七星针作为絮刺工具,其柄必须是牛角制成的,富有弹性的为好(但在特殊情况下,也可用梅花针,多枚三棱针或5——7枚28号针灸针聚合作业针点刺),再配合拔火罐。
检查诊断:
杨氏针灸流派根据〈灵枢。周痹篇〉曰:“故刺痹者,必先切循其下之六经,视其虚实,及大络之血结而不能,及虚而脉陷空者而调之,熨而通之,其 坚转引而行之。”的古训,临诊时通过辨证论治,根据病变部位和经络路线,在“督脉”“夹脊之脉”“背俞之脉”所经过的膀胱经络上循、摸、扪、切、压,凡有反应点或敏感点(视之或有血络,扪之或有硬结,或有条索状物,呀只或酸或痛,或引胸膺,或放散至齐肋等现象)出现。可推断在其附近有脊椎肥大病变存在,经放射科摄片或CT确诊,即可进行絮刺火罐疗法治疗。
疗法疗程:
根据病变部位不同,先作七星针常规治疗,由劲项发际向下,分督脉、夹脊之脉、背俞之脉分线分段叩打(颈椎病变自发际向下达到风门水平;胸椎病变自大椎向下打到腰俞水平;最后自脊椎沿肋间叩打到腋下线)。根据辨证施治原则,虚证用轻叩手法,实证用重刺手法,先中间后旁边,均匀的由上而下,扣刺间距约0.5——1公分。然后作重点治疗,对虚而脉陷空者,压酸压麻等喜按者用轻叩手法,只及皮肤,轻微叩打,每点扣击60——80次,结合拔火罐吸出汁沫稠液,体现“刺卫者调气”之经旨对大络之血结而不通者,色变者,硬结、条索状物,压痛拒按,麻木刺痛灼热者,用重刺手法刺透皮肤,适量出血,每点重刺100——120次,结合拔火罐吸出淤血凝块,体现“刺营者出血”的经旨,每周治疗1--2次,
疗效标准:
临床治愈:自觉症状消失,活动功能恢复,过敏反应点减退。
有效:自觉症状减轻,活动功能部分恢复,过敏反应点有好转。
无效:治疗前后对比,均无明显改变;疗程未结速无故中断治疗,随访无着者。
疗效观察:
本组病例84例,其中颈椎肥大49例,胸椎肥大10 例,腰椎肥大25例;男性患者44人,女性患者40人,其中31——40岁10例,41——50岁25例,51——60岁21例,61——70岁23例,71——80岁5例。患者都是先经过推拿、牵引、理疗、局针、针灸、药物等多种方法治疗无明显效果后到针灸科门诊治疗,经用杨氏絮刺火罐疗法治疗84例观察,临床治愈54例,有效24例,无效3例,有效率96.4%,经同体自身对照统计学分析结果:P<0.001,有非常显著意义。经随访疗效稳定,个别稍有复发,经絮刺火罐疗法续治1——2次即可缓解,故远期疗效也较为满意。
典型病例:
8.1 翟某,男,62岁,离休干部。头晕,颈项强直,转恻不利,入夜痛甚,影响睡眠,已有十余年,两手肩臂关节酸痛,手指麻木阵作。摄片诊断为“颈椎肥大5-7肥大”。经多家医院中西医诊治无明显效果。用杨氏絮刺火罐疗法,10次后症状好转,入夜能安睡,但酸痛麻木仍有偶有发作,又治疗12次后临床治愈,随访无复发。
8.2 胡某,男,73岁,退休工人。左腰腿酸痛麻木逐渐加重,日夜不休,影响睡眠,走20多步即感酸痛向左下肢放射,伴左足麻木,不能再走。用箱形运货车送到医院诊治。苔薄白腻,质淡紫,舌下静脉充盈伴紫点,脉细。抬腿试验左30°,右70°。CT报告:L4-5椎间盘突出,腰椎骨质增生。用杨氏絮刺火罐疗法,1次后酸痛好转,2次后已能安睡,步行1.5公里来院治疗,5次后已能安睡,8次后酸痛麻木均缓解,能骑自行车来门诊治疗,共治10次,历时2月,诸恙均愈,恢复正常,抬腿左70°,右75°,停止治疗。数次来门诊随访,未复发。
8 .3  陆某,女,56岁。素有腰酸腰痛,近一周腰背酸腰痛,板滞不适渐加剧,酸痛向下放散至右下肢,俯仰转侧均感不利,入夜尤甚,影响睡眠,右膝腘酸痛胀紧尤为明显,行路呈歪斜状。抬脚试验右(+++),右跳跃穴压痛(+++),胸椎6—7,腰4—骶1压痛明显。摄片示:胸、腰椎肥大性改变。用杨氏絮刺火罐疗法,治疗后4次酸痛缓解,行走正常入夜安睡,抬腿右(+)。7次后压痛消失,活动正常。共治9次,临床治愈。随访3年,未见复发。
实验研究观察:
9.1 动物实验研究:
由本专科协作单位——上海市针灸经络研究所葛林宝所长主持下完成。通过在豚鼠上建立痹症动物模型,从电生理,组织形态,生化等方面观察了絮刺火罐疗法对痹症动物的治疗效应。
9.1.1 坐骨神经传导速度的观察:风寒刺激后,动手坐骨神经传导速度显著降低,经絮刺火罐治疗后神经传导速度比治疗前明显增快。
9.1.2 坐骨神经A类纤维和C类纤维兴奋阈值的观察:风寒刺激后,动物坐骨神经A类纤维的兴奋阈值明显升高,C类纤维兴奋阈值明显降低,经絮刺火罐治疗后,A类纤维兴奋阈值恢复至对照水平,C类纤维阈值有所上升。
9.1.3 腓肠肌运动终板的形态学观察:风寒刺激后,动物运动终板平均径长稍有增大,经絮刺火罐治疗后径长显著短于对照风寒组动物。(见附图1)
9.1.4 腓肠肌纤维超微结构的观察:对照动物的腓肠肌丝整齐,肌线清晰;风寒组织动物肌丝紊乱,交错,肌线模糊,不连续,少数肌丝断开;与风寒相比,治疗组动物肌丝紊乱程度减轻,肌线已成段连续。(见附图2)
9.1.5 神经和肌肉组织脂质过氧化产物MDA的观察:风寒刺激后,动物神经、肌肉组织MDA含量均显著升高,经絮刺火罐治疗后,两种组织MDA含量明显降低。
9.2 肌电图研究:
     先祖父永璇公在七十年代末期曾观过用肌电图研究絮刺火罐疗法的治疗规律和机制问题。当时对20例颈椎病患者进行肌电图检查,有12例出现程度不等的病理自发电位,这是由于增生的骨质压迫神经根,引起神经对血内的乙酰胆碱的敏感性增加而出现的。其余8例均因病程较短,症状较轻或神经受压迫仅限于后根的在肌电图上得不到阳性结果。经过絮刺火罐治疗后发现,当酸痛麻木症状减轻时,从肌电图观察也相应见到病理性电位减弱或消失。当患者症状与体征完全消失时,则异常自发肌电也消失。为了对比疗效,选择经过牵引和推拿治疗10—30次者9例,1例有效,8例无效;在接受絮刺火罐疗法20—30次后,结果7例有效,2例无效,经同体自身对照统计学分析,P〈0.01,两组有显著差异。
此观察结果可说明颈椎病患者病变与其自发肌电图存在着平行的关系,因此认为肌电图可作为治疗效果客观依据之一。在絮刺火罐治疗后,同时还观察到甲床微血管袢攀略有扩大,血流也有加快,由此可以推断这是中医“活血祛瘀”的理论根据。
9.3 血液流变学:
     依据上海市针灸经络研究所葛林宝所长协作的9名患者资料中以对血液流变学的观察,我们可见到在经过絮刺火罐治疗后:红血球升高者7例,占78%;血色素升高者7例,占78%;血小板升高者6例,占67%;血浆浓度9例患者治疗前后无太大差异,基本上属正常范围;全血高切黏度上升3例,占33%,属正常范围内6例,占67%;全血低切黏度上升5例,占56%,属正常范围内4例,占44%,血沉下降者5例,占56%。
9.4 临床血液检测
     本专科开始初期,作为治疗前后的血液检测,有8例对照资料较全,其中红血球升高者2例,占25%;血色素升高者4例,占50%;血小板升高者7例,占87.5%,此升高、下降均是在正常范围内,这些临床检测结果,与上海市针灸经络研究所的资料基本相符。
10 心得体会:
10.1 在针灸治疗中结合拔罐与提高疗效,这是杨氏针灸流派的师承衣钵,先祖父永璇公曾说过:“火罐疗法虽属外治法之一,但有全身作用,既能单独使用,利用拔罐时的负压作用开豁毛窍,吸邪外出,流畅气血,祛邪镇痛,也可配合针刺后拔罐,更能从针孔中引邪外出,疏通经络,利气活血。”先祖父在晚年时根据刺罐结合的治疗经验,经过辨证处方后运用七星针叩刺,微微出血,拔以火罐,吸出汁沫调液或瘀血凝块,达到祛瘀生新,舒经活络的目的,专治气滞血瘀的顽痹痼疾,这是刺罐结合的一大飞跃。
10.2 在治疗过程中,我们体会到,必须要做到几个方面:首先要问清病史,必须是慢性久病,已经过多种治疗方法无明显效果者。因为慢性久病大多数会出现气滞血瘀之症,朱丹溪说:“久病必瘀”,叶天士说:“久病血瘀”,普济方也有“人之一身不离气血,凡病经多日不愈,须为之调血”的记载,所以对疾病久病不愈者,当考虑从血分治疗,而絮刺火罐疗法就是活血袪瘀通络的重要方法。其次,诊察要仔细周详,一定要切脉望舌,尤其是舌诊有否瘀斑,淡紫,舌下静脉有否充盈青紫,这是内有气滞血瘀郁结的明确诊断。再就是从经络切诊查清病变部位和相应经络路线上出现的敏感点。《素问•举痛论》说:“寒气客于背俞之脉则脉泣,脉泣则血虚,血虚则痛”。《素问•气穴》所谓“积寒留舍,营卫不居,卷肉缩筋也”,故不论感受风寒湿侵袭,或劳倦伤筋动骨,痹阻日久,必致气血受阻,络脉闭塞,遂成气滞血瘀,不通则痛。故有血络硬结,条索状物等压痛出现,其喜按属虚,拒按属实,压痛处当是气滞血瘀郁结的反应所在。最后作摄片或CT检查以明确诊断。能做好这些治疗前的准备,那么对气滞血瘀引起的颈胸腰椎肥大病症,就能运用絮刺火罐疗法以取得满意的效果。
10.3从实验研究情况来看,造模动物经本疗法治疗后,可以客观地看到神经肌肉组织的病理现象得到明显改善,部分可恢复正常机能;肌电图研究之中,观察到因神经根受压而出现的病理性自发电位,可以减轻以致消失,从血液流变学和本组部分病例的临床化验检测,可以看到患者的红血球、白血球、血色素、血小板等大多数在正常范围内有所提高,而没有发现经治疗后出现低于正常值得现象,这些情况可以证实杨氏絮刺火罐疗法在治疗过程中虽有多次适量出血,但对人体有利无害。根据日本《真空净血疗法》作者黑岩东五氏报道“利用连续摄影技术,在负压抽吸装有半灌水的火罐中,观察到皮肤表面有大量气泡溢出,这些气泡只能来自血浆和局部组织”。今用杨氏絮刺火罐疗法于病灶部位,絮刺使皮肤组织破坏,小血管破裂。再拔火罐吸出气体、汁沫、血液,增强局部组织的气体交换,还因负压造成局部充血,使血浆溢出血管,渗入组织间隙,由于血球的分解和血浆的渗出,增加局部组织的营养作用,在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得到加强的情况下,使局部无菌性炎症和水肿的吸收与消失,从而改善了病理现象,减轻了炎性病变对脊神经的刺激,促进神经肌肉组织加快修复。同时在实验中也观察到甲床微血管襻略有扩大,血流也有加快,这应该就是祖国医学所说的气为血帅,气行则血行,形成活血化瘀理论的体现。由此可以证实,杨氏絮刺火罐疗法具有驱除风寒湿邪,使气血流行通畅,活血化瘀,袪瘀生新,消除气滞血瘀,,通经活络,通则不痛,蠲痛愈病,达到袪邪扶正,增强体质,恢复身体健康。是有科学理论根据和经得起临床实践检验的。
10.4在治疗过程中,我们还可以观察到经过治疗的患者拿去火罐后当即感到舒适,开始治疗时可有3-4小时的轻松感觉,青壮年患者舒适时间较长些,老年人较短,这与青壮年气血旺盛,而老年人机能衰退有关,《灵枢•论痛》说:“其身多热者,易已,多寒者,难已”,就是这个道理,随着治疗次数的增多,舒适时间也逐渐延长,在治疗3-4次后,症状改善逐步明显,治疗间隔也可适当延长,但最多不可超过10天,每次治疗时间也可根据病情轻重转归,适当调整絮刺的轻叩重刺,并注意拔火罐时一定要吸出汗沫稠液或瘀血凝块,才能取得活血袪瘀,通经活络的治疗效果。
10.5创建特色专科以来,为了减轻治疗过程中的“皮肉之苦”和缩短疗程,提高疗效,我们在继承祖传絮刺火罐疗法的同时选择一部分病例配合温灸条、频谱治疗等疗法,经临床初步观察和验证已出现可喜的效果。为在临床上进一步提高絮刺火罐疗法的疗效,发展杨氏絮刺火罐疗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我们进行絮刺火罐疗法治疗脊柱肥大症临床研究的同时,特色专科还积累了以此疗法治疗20例腰椎间盘突出、风湿样脊椎炎、椎管狭窄、腰椎骶化、腰椎先天缺损等脊椎病变得病例,从初步观察来看,疗效同样良好,这为今后进一步探索絮刺火罐疗法治疗脊椎病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可以相信杨氏絮刺火罐疗法必定能够在祖国医学跨世纪的发展中作出新的贡献。

参考资料
1.        杨容:《杨依方治疗脊椎肥大症的经验》上海市中医药杂志,  1996年
2.        葛林宝:《痹症造模及絮刺火罐治疗的形态和MDA实验观察》国际针灸临床杂志,1999
3.        杨依方:《杨永璇中医针灸经验选》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4年
4.        葛林宝:上海针灸研究所临床病例资料,1999

各科临床

刺络拔罐配合推拿疗法治疗颈肩综合症70例临床观察
           周莅莅  王富春
(长春中医学院)
关键词: 颈肩综合症 推拿  刺络拔罐  临床观察
近年来,笔者采用刺络拔罐配合推拿疗法治疗颈肩综合症,均收到满意疗效,现介绍如下:
1一般资料
本组70例中,男23例,女47例;年龄27~64岁;病程最短1周,最长2年。70例患者均做颈椎双斜位片检查,其中51例有颈椎曲度异常改变,19例有颈椎最大屈伸侧位片相邻椎体间水平移位。颈胸椎棘突旁压痛者52 例,肩井穴处压痛者63例,肩胛骨内缘压痛者48例,颈部活动受限者48例。
2治疗方法
刺络拔罐:风池、颈椎夹脊压痛点、胸椎夹脊压痛点、肩井、尺泽、外关。患者取舒适体位,选定穴位后,用右手拇、食、中指持三棱针,中指在前,以控制进针的深浅度,采用斜向进针法,针体与血管呈45度角,针尖朝上,针尾朝下,使血液顺势自然流出,选口径适中的玻璃火罐用闪火法在上述穴位处交替拔罐,每次2穴,每穴处出血量约3~5毫升,隔日一次。
推拿方法:患者取坐位,医者站其后,用轻柔的滚、按、拿等手法在颈椎侧及肩部做放松治疗。其后用拇指指腹与中指指腹同时按揉风池穴2分钟,从风池穴至颈根部对称用力拿捏颈脊柱旁开1。5寸处的软组织由上而下操作5分钟;一手扶住枕部,一手用肘部托住颏部,向上方牵引,同时做左右旋转活动,每侧转动5~8遍(动作要缓慢而行),此时往往可听到整复的弹响声;在两侧肩胛部分别用滚法,每侧2分钟;基本法操作完后,分别拿肩井、两侧上肢,按揉曲池、外关、合谷、抖上肢结束治疗。每日一次,10次为一疗程。
3疗效判定标准
痊愈:颈、肩胛及后背部疼痛等症状消失,颈部活动自如;好转:颈、肩胛及后背部疼痛消失,但仍有酸重感,颈部活动不受限;无效:症状无明显改善。
4治疗结果
病人经一疗程治愈者32例,2疗程治愈者18例,3疗程以上4 例。痊愈42例(60%);好转24例(34。3%);无效4例(5。7%)。总有效率94。3%。
5典型病例
李xx,女,49岁,工人。2000年5月12日初诊。该患半年前出现颈部及右肩背部酸痛,渐进性加重,7天前自觉颈、肩背部疼痛加剧,后背部沉重感,向右转颈活动受限。查体:C5、6右侧脊突旁压痛明显,T1、2、3右侧棘突压痛明显。颈椎X线摄片提示:颈椎曲度过直,过伸侧位片以C4为中心椎体向前移位2 毫米。诊断:颈肩综合症。按上法治疗15次后,颈、肩背部疼痛完全消失,颈部活动自如。
6讨论
颈肩综合症包括了颈型颈椎病、颈椎小关节错位、肩背部肌筋膜炎等病,这类病人往往伴有胸椎上段关节的失稳或小关节错位,所以与颈椎病不同。
本病在祖国医学中属痹症范畴,多因体虚感受寒湿,导致气血阻滞,或因闪挫等外力因素损伤颈部脉络,导致经气瘀阻,不通则痛。刺络拔罐颈部夹脊穴,可疏通经脉,配合推拿可理筋整复,解除颈、肩背部肌肉痉挛,促进局部气血运行。经气通畅,气血流通则颈 、肩、背部酸痛等症状消失,达到通则不痛的目的。刺络放血有良好的镇痛作用,刺络后形成肌放松——疼痛减轻、疼痛减轻——肌放松的良性循环过程,这是消除原发痛点与解除肌紧张的关键。刺络时进针要求准确熟练,针尖一定要“中营”。如果血络瘀阻不明显,术前要按捺活动,使血管充血,以宜施术。加拔火罐,既可控制出血量,又能减轻针口伤处的疼痛。推拿手法不宜过重,应密切注意观察患者反应
综上所述,刺络拔罐配合推拿治疗颈肩综合症疗效好,见效快,值得推广。
刺络拔罐治疗腰间盘突出症的临床体会
古恩鹏 李瓦里
(天津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天津300193)

腰椎盘突出症是以腰腿疼痛为主要症状的疾病,多发生于青壮年,是骨科常见病之一,严重影响工作和学习,自2001年-2002年,我科对82例腰间盘突出症的病人开展了刺络拔罐治疗,收到满意效果。
1临床资料
82例患者中,男54例,女28例。年龄最大者65岁,最小者26岁。病程最长者5年,最短者15天。以上患者均做CT片,单节段突出者16人,双节段突出者39人,单纯腰痛轻微膨出者18人,单纯腿痛轻微膨出者9人,CT片示中央型突出者11人,中央偏左突出者26人,中央偏右突出者20人。以上患者中严重者两例失去行走功能,其它均以腰疼强硬,翻身弯腰困难,行动不便为主症。55名患者有由腰部向腿部放射性疼痛症状,抬腿试验均为阳性。
2治疗方法
患者府卧床上,取气海穴(双)、大肠俞穴(双)委中穴(双),承山穴。针刺30分钟。风寒加重者取双侧大肠俞穴及承山穴,以火罐行穴位拔罐。腰5骶骨胀痛者用4寸长针深刺秩边穴,刺入穴位后加大提、插、捻转手法,是针感传至足跟申脉穴。腰椎间盘前位突出者,在大肠俞穴双侧针灸后,用火罐拔命门穴。中央型突出者针刺双侧阳陵泉穴后拔罐命门穴、腰阳关穴位。环跳、委中(此穴用小罐)、承山穴均为双侧拔罐。腰椎间盘偏左、偏右者可在先取以上穴位的同时,取阴门,配同侧足三里、昆仑、秩边、三阴交。所用拔罐时间掌握在5-10分钟。10次为一个疗程,每日一次,最短疗程一个疗程,最长治疗3个疗程。
3疗效标准
“根据软伤诊疗学”标准,治愈:腰部疼痛消失,体征恢复正常,弯腰起坐自如,直腿抬高试验90度,可以恢复工作;显效:腰部疼痛明显减轻,行走基本正常,腰部活动基本自如或略受限,直腿抬高75度以上,但不能参加较重的体力劳动;好转:症状和体征较前减轻,直腿抬高在70°以下;无效:治疗前后症状和体征无变化或加重。
4治疗结果
痊愈58例,显效10例,好转8例,无效6例(包括压缩性骨折),总有效率为92.7%.
5体会
腰椎间盘突出症是西医的诊断,中医把该症统归于“腰痛”、“腰腿痛”这一范畴内。对于腰腿痛祖国医学早有记载,认识也很深刻,如《素问•刺腰痛篇》中说:“衡络之脉令人腰痛,不可以俯仰,仰则恐仆,得之举重伤腰。”又云:“肉里之脉令人腰痛,不可以咳,咳则筋缩急。”《医学心悟》也说:“腰痛拘急,牵引腿足”。以上列举症状为腰痛合并下肢痛,咳嗽时加重,这与西医所说有关腰椎间盘突出的症状相似。中医称之为“腰腿痛”或“腰痛连膝”等。
祖国医学中经络学说与腰部联系密切。经络是人体运行气血的通道。由正经、奇经、经别及络脉、经筋、皮部构成一个独特体系,是联系人体内外、上下、左右、前后的通路。经络系统以十二正经为主要内容。十二经中,足太阳膀胱经“挟脊抵腰中,入循膂”,“其支者从腰中下脊、贯臀”,与腰部关系最为密切。故《灵枢•八经脉篇》:“是动则病……脊痛、腰似折”,“项背腰尻踹脚皆痛”,《灵枢•刺疟》:“足太阳之疟,令人腰痛”,均属该经病引致腰痛的记载。
奇经八脉中与腰部关系最为密切者,当属带脉、督脉、任脉与冲脉。故《难经•第十九难》提出:“带之为病,腹满,腰溶溶若坐水中”。督脉行身后正中,《素问•骨空论》所谓“挟脊抵腰中入循膂属肾”,《灵枢•经脉篇》督脉之别“入贯膂”,均揭示了该脉与腰的密切关系。任脉、冲脉与督脉同起于胞中,腰腹部是冲、任、督三脉脉气所发之处,所以亦皆与腰部有较密切联系。
根据祖国医学对腰痛的辨证论治,我科根据经络原理,组方配穴,以针刺足太阳膀胱经及奇经八脉中与腰部密切相关的穴位,行刺络拔罐治疗。《灵枢•官针》日:“傍针刺者,直傍刺各一,以治留痹久居者”。治疗上,我科在临床接诊到腰椎间盘前位突出的患者,先用针刺放松局部经挛,然后再用特大火罐在腰部的命门穴,腰阳关、气海俞、大肠俞穴,在所选的82例患者中总有效率达92.7%,其中无效6例,均因突出物巨大压迫神经根而未获满意效果,行手术摘除后,同样行刺络拔罐,而痊愈。故笔者认为,刺络拔罐亦为一种治疗腰间盘突出的有效方法。
6讨论
腰椎间盘突出及增生属中医痹证,详细分为肾痹、骨痹。主要由外伤及劳损后腰部产生的无菌性炎症刺激了腰腿部神经所产生的疼痛,针灸及拔罐治疗能很快改善血液循环。《外科证治全书》中说:“诸痛皆由气血瘀滞不通所致”。用力过度,脉络充血而外渗,可形成瘀血;血脉不通,血液瘀滞,形成瘀血,瘀处于腰部,疼痛由生。现代医学认为,拔罐治疗时罐内形成负压,使局部毛细血管充血甚至破裂,红细胞破裂,表皮淤血,出现自家溶血现象,随即产生一种组胺和类组胺的物质,随体液周流全身,刺激各个器官,增强其功能活动,提高机体的抵抗力。这种负压刺激,能使局部血管扩张,促进局部血液循环,改善充血状态,加强新陈代谢,改变局部组织营养状态,增强血管壁通透性及白细胞吞噬活动,增强机体体能及人体免疫能力。人体在火罐负压吸拔的时候,皮肤表面有大量气泡溢出,从而加强局部组织的气体交换。通过检查,也观察到:负压使局部的毛细血管通透性变化和毛细血管破裂,少量血液进入组织间隙,从而产生瘀血,红细胞受到破坏,血红蛋白释出,出现自家溶血现象。在机体自我调整中产生行气活血、舒筋活络、消肿止痛、祛风除湿等功效, 起到一种良性刺激,促其恢复正常功能的作用。拔罐还能加速血液及淋巴液循环,促进胃肠蠕动,改善消化功能,促进、加快肌肉和脏器对代谢产物的消除排泄。同时,刺络拔罐疗法的机械刺激可通过皮肤感受器和血管感受器的反射途径传导至中枢神经系统,调节神经兴奋与抑制过程,使之趋于平衡,改善神经根与椎间盘的位置关系.由罐口在椎间盘脱出部位的负压作用,对腰间盘病人有较强的镇痛作用,可有效的缓解腰背肌的痉挛,从而减轻突出物对神经根的压迫或刺激,并能为纤维环的修复创造条件,在短期内使患者的临床症状减轻或消失。
刺血疗法在面部疾患的应用
李岩1   周震2
(1天津公安医院针灸科  300042 ;   2天津中医学院        300193)

刺血疗法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在古代劳动人民长期的生产生活,防病治病过程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藏象学说和经络学说的理论指导下,使之成为一个完整的治疗方法。
1刺血疗法的历史
早在“以砭为针”的年代,就存在利用砭石刺破皮肤放血治病的方法。
刺血疗法最早记载于《黄帝内经》,书中对针具针法、治病机理以及适应症等方面都作了详细的论述。《灵枢•九针十二原》云:“四曰锋针,长一寸六分”,“锋针者,刃三隅以发痼疾”。《灵枢•官针》中所论及的“络刺”、“赞刺”、“豹文刺”都是刺血的具体方法。《素问•三部九候论》中:“经病者治其经,孙络病者治其孙络血”,“上实下虚,切而从之,索其结络脉,刺出其血,以见通之”。《素问》中另记载了刺血疗法治疟。《灵枢•癫狂》有放血疗法治狂的记载。《黄帝内经》中有“刺络论”专门谈及刺血疗法。后世医家对此亦多有记载,此不赘。
2刺血疗法在面部疾患中的应用
刺血疗法治疗范围广泛,涉及内、外、妇、儿及皮肤科等多种疾患,现就笔者在近些年临床应用于面部疾患的点滴体会,略谈管见。
2.1痤疮
痤疮初起在毛囊口,呈现小米粒大小红色丘疹,亦可演变为脓疱,此后可形成硬结样白色粉刺或黑头粉刺,严重病例可形成硬结性囊肿,临床分为肺经风热、湿热蕴结、痰湿凝结、冲任不调四类,主穴以耳尖、背部痣点及耳穴的面颊区为主,用速刺法。肺经风热的四型以大椎、肺俞、膈俞、肝俞、脾俞等刺络拔罐法。
2.2黄褐斑
黄褐斑多发生于已婚妇女面部,以面部蝶状不规则,无自觉症状为特点,多呈对称分布,临床分为气滞血瘀及肝肾阳虚两型,主穴以背部痣点、耳穴的肝阳区、面颊区、背腧穴中可选取肝俞、膏肓、三焦俞等刺络拔罐法。
2.3三叉神经痛
三叉神经痛指面部一侧三叉神经区刀割样疼痛,少数可为两侧,本病多为风寒之邪侵入阳明经脉,寒性收引,凝滞筋膜,血气痹阻,遂致本病。主穴以太阳、颊车、阳白为主,必要时可配大椎、合谷、膈俞。
2.4酒渣鼻
酒渣鼻是以皮脂潮红并伴发丘疹、脓疱的慢性炎症性皮肤病,它以皮脂溢出与面部毛细血管扩张为特征,因鼻色紫红如酒渣而得名,临床上以刺素髎为主,同时快速点刺素髎穴上下左右处,可刺20针。
2.5麦粒肿
麦粒肿是指睫毛、毛囊所属的皮脂腺或睑板腺的急性炎症,也称急性睑腺炎,多由化脓性细菌所引起,病灶局部有红肿热痛感,也可化脓穿破,病变在睫毛根部皮脂腺的为外睑腺炎,即外麦粒肿;病变在睑板腺的为睑板腺炎,即内麦粒肿,主穴以耳尖、太阳为主,可配以臂臑、曲池,注意患处切忌挤压.
2.6急性结膜炎
急性结膜炎多为细菌或病毒感染而引起的急性传染性眼病,常见的致病菌有肺炎双球菌、葡萄球菌及结膜杆菌系,可通过各种接触途径如手、手帕、公共浴室、游泳池等传播,多在夏秋季节流行。中医学认为是风热毒邪及肝胆火盛。选穴以耳尖、耳穴的眼点为主,同时配以风池、合谷、行间。
2.7面瘫
这里讲的面瘫为周围性面瘫,初起亦轻刺浅刺,但有的患者会出现耳后剧烈疼痛的症状,多为神经根水肿受压迫引起,可在阿是穴处刺络放血。
2.8口疮
口疮是以口舌疮疡或溃烂的一种病症,局部灼痛,常反复发作久久不愈。多由心脾积热、外感热邪、阴虚阳亢或虚阳浮越而致。治疗上主穴取金津、玉液刺血,操作十让患者伸出舌头,左手持纱布,固定舌体,选择较粗大、最明显的静脉上点刺,以一次出血为最好,同时可配以四缝穴刺血。
2.9痄腮
痄腮是以发病急,耳下腮部肿胀疼痛为特征的一种疾病,主要是由风热疫毒所引起。风热疫毒从口鼻而入,客于少阳,郁而不散,气血壅滞结于腮颊。治疗以患处阿是穴刺络放血为主,同时配以外关、合谷、曲池等。
3结语
《灵枢•小针解》指出了刺血的机制:“菀陈则除之者,去血脉也”,又说“泻热出血”。
《素问•皮部论》说:“百病之始生也,必生于毫毛”,“邪客于皮则腠理开,开则邪入客于络脉,络脉满者注于经脉,经脉满者入舍于脏腑也”。由于络脉在发病与病机传变过程中均处于中间环节,故当病种侵袭人体或脏腑功能失调而致气血瘀滞时,络脉本身也会出现相应的瘀血现象,古人认为“病久必瘀”。因此,针对病在血络这一重要环节而直接于络脉施以刺血疗法一方面能迅速达到祛除邪气的作用,另一方面通过经络之全身调节作用以及脏腑间的生克制化、表里关系的作用,使相应的脏腑功能得到改善。同时直接刺血可以血调气,从而达到调整和恢复脏腑气血功能的目的。
刺血疗法亦有“开门祛邪”的作用。因头为诸阳之会,且火性炎上,故头面部的疾患多以实证和火热之症为主,用刺血疗法可开大针孔,强迫恶血外出,治血调气,可使痈脓、瘀血、痰浊、水湿等有形之邪,以及风寒暑湿燥火等无形之邪从针孔直接排出体外。《东医宝鉴》和《针灸集成》也对“开门祛邪”之说有所比喻,其云:“譬如盗入人家,必开门逐之使出,万一门不开而无所出,必伤生而已”。
综上所述,刺血疗法可以迅速而快捷的达到治疗目的,较药物及毫针刺有更高的疗效。如结合具体症状,适当采取刺络拔罐则效果更佳。
刺络放血治疗上呼吸道感染发热40例

曹世强
(天津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300150)

摘要:通过对上呼吸道感染发热刺络放血治疗的临床观察,并与运用朴热息痛功安痛定治疗的病例对比,显示刺络放血疗法较西药降温效果显著。
关健词:上呼吸道感染;发热;刺络放血治疗

1一般资料
将72例门诊观察治疗病人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40例,男性18例,女性22例;年龄最大45岁,最小14岁,平均24.4岁;就诊时体温38℃-38.9℃者28例,39℃-40℃者12例。对照组32例,男性14例,女性18例;年龄最大42岁,最小16岁,平均24.7岁;就诊时体温38℃-38.9℃者20例,39℃-40℃者12例。上呼吸道感染发热的均在24小时之内。两组病例经统计学七检验其性别、年龄、体温均无显著性差异,均具有可比性。本文所观察病例均符合全国高等医药院校《内科学》四版教材中上呼吸道感染诊断标准。
2治疗方法
治疗组:患者坐位,局部皮肤常规消毒后用三棱针点刺大椎、双侧少商、双侧关冲穴,其中大椎穴在点刺后施拔罐5-10分钟,使出血约2-5ml,少商、关冲穴在点刺后,用手指推挤穴位所在静脉,使在点刺处出血2-5ml。每日1次,2天为1疗程。
对照组:服用朴热息痛0.5g,Tid;体温39℃以上者肌肉注射安痛定2 ml。
3疗效观察
3.1疗效标准
显效:治疗1次后24小时内体温降至正常,其它伴随症状明显缓解。
有效:连续治疗2天,首次治疗48小时后体温降至正常,其它伴随症状缓解。
无效:连续治疗2天,首次治疗48小时后体温未降至正常,其它伴随症状无缓解。
3.2治疗结果
两组治疗临床疗效见表1。经统计学x2检验,x2=7.74,x2﹥x20.01(1),P﹤0.01,说明两组差异显著,治疗组疗效明显高于对照组。

表1    两组治疗临床疗效比较
分组   显效   有效   无效   合计     总有效率%
治疗组  29    10     1    40      97.5
对照级  7    16     9    32      71.88

4病案举例
姜某,男性,42岁,2003年7月21日初诊。发热半天,伴咽痛、干咳、流涕、头痛。曾服扑热息痛治疗,用药1小时后体温由38.5℃降至37.4℃,2小时后体温又逐渐回升。查体:T39℃,咽红,扁桃体肿大Ⅱ°,血家白细胞11.0×109/L,中性60%,采用刺络放血治疗。首次治疗后发热及伴随病状24小时内明显缓解。次日受诊,再次施治后病情痊愈。
5讨论
上呼吸道感染属中医对外感疾病范畴,为处来六淫邪气自口、鼻、肌表而入,卫阳失和、肺气不宣而致。发热是其中常见病状之一。治疗宣肺解表。大椎为督脉经穴,督脉为“阳脉之海”,有宣通阳气,解表泄热等作用。少商为手太阴肺经井穴,肺上通喉咙,外合皮毛,开窍于鼻,肺有主气,定性肃降的作用。关冲为手少阳三焦经井穴,三焦主气,为阳气之你总司全身和气化。井穴为经气所出之处,故取少商、关冲可起到调节肺经、三焦经气的作用,从而达到清热解表,宣通阳气的作用。并且大椎、少商、关冲三穴刺络放血,可加强泄热解表的作用。经临床验证,刺络放血能有效治疗上呼吸道感染发热及其伴随病状,其疗效明显高于解热镇痛药。其退热机理可能与刺络放血后以下作用有关:1、阻断发热过程中内热源的形成,从根本上打断了内热原→下丘脑前列腺素(PG,合成→体温调节点上移→发热的连锁演变过程。2、刺激体表感觉神经反向性地调节中枢神经系统,阻止中枢内PG的合成,使体温调节点回到水平而起到解热作用。而解热镇痛药的作用只是单纯地阻止了中枢内PG的合成,从而使刺络放血疗效明显高于解热镇痛药。以上具体的作用机制尚待实验室研究进一步证实。
应用刺血拔罐为主的“顺序组合疗法”治疗带状疱疹120例

陈泽林1  陈泽谋2
(1.天津中医学院针灸系 300193; 2.四川省汉源县中医院    625302)
   
我们应用“顺序组合疗法”治疗带状疱疹,取得较好疗效。现报道如下,供同道共享。
1临床资料
    120例中男50例,女70例;发于腰者20例,发于胁肋者40例,发于颈颔部者35例,发于眼眶、眉头、额部者16侧,发于单侧头皮,颈、耳、颧下者9侧;病程最长一周有15例,最短1天有20例;有39例曾接受中西药内服、外敷治疗,有10例曾接受针灸治疗。
2治疗方法
2.1 用酒精消毒病变处及其周围皮肤;
2.2 能吸附火罐的额、颈、肋、腰部,先用梅花针轻叩疱疹,使之出血如膜.叩刺完毕后用闪火法拔火罐,留罐8 -15分钟,每日或隔日一次;
2.3 对于眼眶,耳,头皮等处,采用“卧底留针”法。选用30号针灸针按疱疹分布的神经走向,顺行刺入,针体运行于疱疹底肌肉层,留针30分钟,起针后再用皮试器抽尽疱痞里的液体。每日一次;
2.4 以上操作完成后,在病变处涂以病毒唑,每日4次;
2.5 对疼痛甚者,须用电针及水针。穴位选用阿是穴及患处局部取穴。电针波型选用间隙疏密波,留针半小时至1小时,中间通电2-3次,每次不能超过15分钟,水针用VitB1100mg、VitB12500μg混和,每穴得气后注射1 m1.水针选穴以阿是穴为主;
2.6 中药选用清肺解毒汤:大青叶15g、板兰根l5g、紫草根15g、百部15g、草河车15g、贯众15 g、桔梗6 g,甘草6 g、荆芥l0 g、茵陈9 g。
3治疗结果
  共治疗120例,全部治愈.疗程最长l周,最短1天,平均5天。有20例不同程度地遗留有神经痛,坚持用电针及水针治疗半月后.疼痛彻底消失,随访半年未见疼痛复发。
4典型病倒
  穆XX,女,?6岁,回族。1996年8月25 日就诊,家属代诉4日前患者有发热、倦怠、食欲不振现象,未重视。两天前右颈、耳、头发处出现簇集性米粒大小水疱,在某医院给以复方地榆氧化锌油外涂,肌注聚肌胞,病毒唑,口服芬必得,末见任何疗效。今来我处就诊,但见后颈,右侧头皮、耳及外耳道,眉头颌下均有疱疹,大者如蚕豆,疼痛难忍。采用顺序组合疗法,疼痛立止。五天后疱疹完全结痂脱落,偶有阵发性局部刺刺痛.继续运用水针及电针冶疗二周,疼痛彻底消失,随访三月未见复发。
5讨论
5.1 对带状疱疹的认识
带状疱疹发于腰者叫“缠腰龙”,“腰缠火丹”。热盛湿郁、热毒灼营、脾虚湿蕴和气滞血瘀是4种常见临床类型。西医认为是由水痘一一带状疱疹病毒所致。一般均按外周神经走向分布。不管是哪种类型,亦不管疱疹发于何处,均可按上法治疗。忌吃辛辣、羊肉、芹菜、韭菜等发物。
5.2 疗效比较
由于带状疱疹发病突然,来势较急,来我处就诊的患者均是慕名而来,一般不愿用其他方法治疗,这为我们的比较研究带来一定困难。但我们随机抽查了四川、天津的两个县级以上医院的单纯接受西医治疗的带状疱疹病人,共计66例。这些病人的共同特点是单纯接受西药治疗,由于地区及医生的不同,治疗方法有一定区别,但治疗均用聚肌胞、阿昔洛韦等抗病毒药及复方地榆氧化锌油外涂等为主,。通过疗程长短、后遗症轻重两项指标的比较。发现这些病人疗程最短5天,最长半月,平均8天,有46例占76.7℅遗留有不同程度的疼痛后遗症。饿我们的疗程最长l周,最短1天,平均5天,仅20例占16.7℅有不同程度地遗留有神经痛,在疗效上有着明显的差别。
6结语
带状疱疹重者或病程长者均有不同程度的疼痛后遗症,这是邪毒瘀积所致。刺血拔罐是祛除瘀毒、预防后遗症的最好办法。电针能通络止痛,配合西药维生素营养神经,中药内服参与体内邪毒的清除.多种方法的组合运用,始能有效治疗此急症。总结此病的治疗关键就是:早刺血,早拔罐,早用药,早电针。
局部及穴位放血配合中药内服治疗慢性咽炎117例临床观察
王占明
(河北省滦平县卫生局直属医院   068254)

摘要: 慢性咽炎的患病率较高,病因复杂,诊断容易,但不易治愈,且易复发.采用局部及穴位放血配合中药内服治疗,方法简单易行,有效率91.4%,无副作用。停药后约12.4%病人慢性咽炎的症状复发。再次治疗仍可获得满意的疗效。
关键词: 放血疗法;慢性咽炎

    慢性咽炎的发病率占耳鼻咽喉科疾病2%~5%;占咽科疾病的20%。多数病人病程很长,症状顽固。本病治疗方法虽然较多,但不易治愈,且易复发。若治疗方法不当,尚可引起难以恢复的萎缩性咽炎。自2001年3月起,笔者采用局部及穴位放血配合中药内服治疗各类慢性咽炎共200余例,经临床观察效果满意,现将资料完整的117例总结如下。
1 临床资料
男 59例,女58例。年龄12~57岁。其中慢性单纯性咽炎72例,慢性增生性咽炎31例,干燥性咽炎14例。全部病人均采用局部及穴位放血配合中药内服治疗。
2 治疗方法
选穴:主刺点:咽后壁局部。配穴:双侧少商、商阳。
操作方法:针局部时令患者张大口腔,尽量暴露咽部,医者左手以压舌板压舌,右手持加长柄部的三棱针于患者眼后壁连续速点刺4~5点,深浅约2mm,嘱患者吐出恶血,3分钟后重复1次,后吹入冰硼散,1次/隔日,连续5次为1疗程;配穴则以三棱针点刺,挤出血1滴,1次/隔日,连续5次为1疗程。治疗一疗程未治愈者,可重复操作1疗程。
3 疗效观察
疗效标准  痊愈:症状和体征消失;好转:症状和体征减轻;无效:症状和体征无变化。
治疗效果  一个疗程结束后,痊愈79人(67.5%)。病人咽部不适症状(异物感、灼热、堵塞、搔痒、微痛、干燥)全部消失。检查:咽粘膜慢性充血消退,咽部分泌物消失或显著减少。好转  28人( 23.9%)。病人咽部不适症状减轻,检查;咽粘膜慢性充血减轻,咽部分泌物减少。有效半  91.4%;无效10例(8.5%),病人咽部不适感无明显变化,咽部分泌物及慢性充血基本同治疗前。停止服药后,在30天内有14人(12.4%)咽部不适症状复发,再次治疗一个疗程,咽部症状全部消失。
4 讨论
慢性咽炎是咽喉科常见病,西医治疗收效慢,效果也不佳,本病属中医“喉痹”、“失音”的范畴。其病因病机多为肺胃脾肝肾等功能失常,主以咽部隐红,咽干作痛,咽有梗感为其主要表现。按中医辨证,久病多虚。咽部暗红为虚火上炎,咽干疼痛为津液不足,咽有梗感为痰阻或痰气相结。所以中医多认为慢性咽炎是津液不足,虚火上扰所致。治疗上多采用“甘寒清润、滋阴降火”的中药内服,然效果不是十分理想。笔者认为,本病或以肝肾阴虚为本,外感风热为标;或为素体阴虚,复加烟酒辛辣之品过量刺激;或为过语伤气耗津。导致水个制火,造成虚火喉痹。再者久病入络,必生瘀血,痹阻不通,药石难效。故采用中医常用的外治法,针刺局部及相关穴位放血,经络可以将其治疗性刺激传导至病变部位,发挥人体气机调节功能,使气血运行得以通畅,营卫得以调和。旨在祛瘀生新,散结通络。临床竟收较满意的疗效。个人认为点刺放血能有效地治疗许多疾病,其机理可能与调整机体免疫功能,增强白细胞吞噬作用有关。
参考文献
1李继孝,曹清泰.慢性咽炎.萧拭元主编.咽科学;第1版.上海:上海科学枝术出版化1979;119
2骆兆平.慢性咽炎.魏能润主编.耳鼻咽喉科学;第2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6:108

运用刺血疗法治疗面瘫的临床心得

孟向文      
(天津中医学院    300193)

面瘫主要临床症状为颜面向健侧歪斜,患侧眼睛不能闭合,鼻唇沟消失,口角下垂,伴见麻木、松弛、流泪、流涎,甚至舌尖麻木,耳后、耳下疼痛,听觉过敏,病程较长的患者会出现面肌跳动、挛缩,口角偏向健侧的“倒错”现象。历代医家称本病为“口眼歪斜”、“口吡 ”。本病相当于现代医学的周围性面神经炎、外伤或脑血管疾病所致的中枢或周围性面瘫。
面瘫治疗中运用刺血疗法是用三棱针等针具在面部患侧板滞、麻木的部位刺破浅表络脉,以小罐吸拔,放出少量的血液的治疗方法,在面瘫的治疗中运用刺血疗法,从治疗的时机、患者的情况、刺血的部位几个方面入手,往往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现将有关看法探析如下,原与同道商榷。
1依据发病时机
在面瘫发病的早期,前两周内患者面部板滞、肿胀、耳后红肿等症状,运用刺血疗法可达消肿通络,祛风止痛作用。或病程日久,失治误治,颜面木僵,或时有抽动,除针灸外加用刺血方法可达活血化淤的作用。
典型病例:赵某某,男,45岁,干部,初诊日期:2000年5月8日。
主因“右侧口眼歪斜5个月”就诊。自诉:5月前,起床时发现右侧口角歪斜,右眼睑不能闭合,伴颜面麻木,味觉减退,后经医院口服强的松、维生素B1、B12等药,症状无缓解,后到民间行割治、埋线等方法,病情越发严重。就诊时查右侧额纹消失,右侧鼻唇沟变浅,口角左偏,右眼睑不能闭合,右侧面肌抽动。舌淡红、苔薄白、脉细弦。诊断为面瘫,治疗:毫针刺阳白、四白、地仓、颊车、翳风、合谷、足三里,留针30分钟。连续治疗三次后,未见明显好转,依前法针刺后,在颊车处施刺血拔罐,三次后,鼻唇沟显现,右眼睑闭合明显好转,面部抽动次数减少。继守上方,十一诊后,额纹、鼻唇沟对称,右眼闭合完全。复巩固2次未加用刺血方法,痊愈而归。
2依据患者的情况
历代医家在论述本病之病因时,曰“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认为正气不足,络脉空虚为因,贼风邪气入中经络为果。临床上面瘫病人可分虚实两端,虚证者多为气血两虚,实证者多为感受寒热,针灸治疗针对实证病人可配以刺络拔罐方法。
典型病例:杨某某,男,36岁,工人,初诊日期:2001年6月10日。
主因“左侧口眼歪斜三天”就诊。自诉:左耳后疼痛3天,后出现左侧面肌瘫痪查:左侧额纹消失,眼裂增宽,鼻唇沟平坦,口角下垂,不能鼓气,咀嚼食物滞留颊部,左耳乳突仍疼痛。舌苔薄白,脉浮滑。治疗:太阳,攒竹,地仓透颊车,合谷,内庭。在耳后乳突下方,采用刺血拔罐。三诊后,额纹、鼻唇沟显现,耳后乳突疼痛已好转,仍守前法,六诊后,诸症痊愈停止治疗。
3依据刺血部位
针对患者面部板滞、麻木、肿胀的部位不同,选择刺络拔罐的部位不同。额纹消失可在阳白穴处刺血;眼睑闭合不全,可选太阳穴处;目下板滞可选颧髎穴处;面颊肿胀可选颊车穴处;耳后乳突疼痛,可选耳下或翳风处。刺血后,可较快改善面部板滞、麻木、肿胀的症状。
4典型病例
陈某某,男,65岁,干部,初诊日期:2002年8月1日。
主因“左侧口眼歪斜一天”就诊。自诉:因近期气候闷热,夜间吹电扇入睡。晨起发现左侧面部漱口流水,伴有头晕、轻微头痛,左耳堵塞感。就诊时查,左侧额纹鼻唇沟消失,左眼不能闭合,耸鼻、示齿左侧不能。舌淡红,苔薄白,脉弦滑。针灸治疗局部为主,加用太阳刺络拔罐,留针30分钟,初诊后未见明显好转,6诊时,病人感觉面部运动有改善,可抬眉、闭眼。11诊后面瘫基本恢复。
5小结
面瘫初起时,只感到耳后疼痛,面部稍有板滞,口角歪斜逐步发展,要过1周左右才能固定下来,及时采用刺血拔罐方法可有效控制面部神经水肿,减轻病程。面部刺血以5-7点为宜,拔罐轻重适度,时间缩短5-10分钟,出血量每次3-5毫升,血量足即取罐,防止时间过长,面部淤紫影响美观。刺血方法对患病久者,尤其失治误治3个月以上的,则起到去淤通络作用,《血证论》云:“此(瘀)血在身,不能加于好血,而反阻新血之生机,故凡血证总以去瘀为要。”由于刺络可使血液本身的瘀阻现象得以改善,气血运行恢复正常,从而使腠理间气血旺盛,达到补虚泻实的目的。
刺络放血治疗顽固性头痛的疗效观察
魏子耿
(河北省元氏县妇幼保健医院051130)
   
头痛是临床上常见的一个自觉症状,可由多种原因引起,在此所言的顽固性头痛主指无明显器质性病变而以头痛为主要临床症状且经久不愈者。笔者在临床试采用穴位放血疗法治疗,屡屡收到较为满意的疗效。
1一般资料
    本组45例患者中,年龄最大64岁,最小17岁。病种包括神经衰弱12例,外伤后遗头痛10例,血管神经性头痛16例,偏头痛7例。头痛病史3个月——1年者22例,1-3年者17例,3年以上者6例。所有病例均经CT检查排除颅脑占位性病变,其中5例兼有颈椎轻度退行性变。3例有轻度高血压(140-150/90-95mmHg)。所有病例均用中西药物久治后效果不佳而改用此法。
2治疗方法
2.1选穴: ①太阳(双),印堂;②率谷;③大椎。
2.2操作手法:局部常规消毒,各穴皆用消毒之三棱针速刺入半分,即出针,使之出血。刺太阳、率谷穴时,以点刺太阳、率谷穴处静脉使之出血为佳。
一般初选①组。偏头痛者加刺②组穴,有颈椎退行性变者选加③组穴。
2.3治疗时间:间隔3天治疗1次,10次为1疗程。
3治疗效果
3.1疗效标准:
痊愈:施术1疗程后头痛逐渐消失,半年内不再复发为痊愈;
有效:施术1疗程后明显缓解,但有反复,再施术仍可缓解,半年内无明显发作为有效。
无效:施术后无明显缓解,或缓解反复再施术无缓解者为无效。
3.2治疗结果:
一疗程痊愈者23例,2疗程痊愈11例占75.6%;有效者8例,占  17.8%。无效者3例,无效率6.7%。总有效率93.4%。
4典型病例
病例一
刘某,女,34岁,2002年9月20日来诊。主诉:双侧头痛反复发作10余年。患者自述1983年起,不明原因出现右侧头痛,初起不以为然,服用止痛药便可缓解。近几年来,逐渐发展为双侧头痛,夜间尤甚,影响睡眠、纳可,两便通畅。经行头颅CT、脑电图、脑血流图等有关检查,均属正常范围。曾多次中西医及针灸等综合治疗,疗效不够理想。来诊时检查发现两侧太阳穴部位的静脉血管显露,舌质稍暗,苔薄白,诊为血管神经性头痛,辨证属气滞血瘀。给予三棱针点刺双侧太阳穴旁显露的静脉血管,放血约1ml.血色紫暗,头顿沉轻松,1次/3天,连续施术5次,并配合内服理气活血中药,2周而愈,随访1年未再复发。
病例二
洪某,男,57岁。  1995年8月21日初诊:患者自述头部胀痛2年余加重3天.平素性情急躁,加之工作劳累,头部经常昏沉胀痛,视物模糊,记忆力明显下降。其妻述:患者心情不畅时,双侧太阳穴处的静脉血管特别清晰。脑电图、脑血流图及血脂等均未发现异常,颈椎正侧位片报告:轻度颈椎骨质退行性改变。曾多次中西医治疗,效果不显。诊为:血管神经性头痛,辨证属肝郁气滞血瘀。予三棱针点刺两侧太阳穴,放血约1 ml ,及三棱针点刺大椎穴出血后,复用火罐拔吸20分钟,每隔3天l次,连续6次,配合内服中药,20天而愈,随访8个月,未见复发。
5讨论
中医学认为“头为诸阳之会”,凡五脏精华之血,六腑清阳之气,皆会于此。无论外感、内伤,气滞血瘀均可直接或间接地引起气血运行不畅,不通则痛。无论什么原因导致的头痛,病程迁延,久病入络,气血瘀滞,致病势趋于顽固,故采取放血疗法,祛瘀生新,清窍得养,则疼痛得除。但若久病体弱,气血耗损,证属气血虚弱导致的“失养致痛”者,其疼痛虽缠绵,但病势和缓,不宜采取本法。临床必须详加申辨。
例1病史10余年,属瘀血留于络中;例2病史虽仅有2年,但与情志有关,肝主疏泄,肝主藏血,可以调节全身血量的输布,肝郁气滞,亦可引起血滞脉中。针刺太阳穴,可以疏通脑络,畅通血行,调节头痛血管的舒缩功能,而使头痛自止。例2还增加针刺大椎穴,目的在于改善颈部的血运,以促脑部血脉的通畅。以上2例均属于血管神经性头痛,检查皆无明显的器质性病交,引起的原因可能与血管舒缩功能有关。

耳尖放血对预防流行性出血结膜炎的观察

裴良才

1994.8流行性出血性结膜炎在我市流行,笔者对与患者密切接触者用耳尖放血法进行预防观察,达到预防效果,报道如下:
1资料和方法
对与流行性出血性结膜炎患者密切接触的205人用耳尖放血方法预防本病,此组称预防组;与此同时,对203位与流行性出血性结膜炎密切接触者不采取耳尖放血措施为对照组。密切接触者均系患者家中成员或在校同班邻桌同学。两组一般资料见表1。
耳尖放血法:取双侧耳尖穴,常规皮肤消毒后,用三棱针电刺放血5-10滴,每日1次,连放3次后,改为间日1次,再放2次,共5次。
2结果
对预防对象密切接触患者后1-3天施耳尖放血,放血后患病例数的观察结果见表2。
从表2看出,有密切接触史者于密切接触后第1.2.3天耳尖放血的预防对象,其再患病率分别为16.7%、31.7%、68.8%,此数据说明:有密切接触史者,耳尖放血时间越早,预防效果越好。两组患病率比较见表3。预防组和对照组患病百分率比较,差异有显著性,P<0.01。


表1    两组患者性别及年龄分布
  分  组   男   女           年龄(岁)          合计
                     <7  8-15  16-40  41-60  >61     
  预防组   112  93   18   44    71     52    20   205
  对照组   108  95   17   43    70     51    22   203

表2    预防组放血后患病例数统计
                         密切接触后天数
预防组          1             2            3
年龄       放血  患病   放血  患病   放血  患病
           人数  人数   人数  人数   人数  人数
   <7          13    0      5     2      0      0
  8-15         30    5      14     4     0      0
16-40         42    8      23     7     6      4
41-60         29    5      16     5     7      5
>61          12    3      5      2     3      2
合计         126   21     63     20    16     11
%                 16.7           31.7         68.8
            

表3    两组患病情况比较
年龄组        放血组                 对照组
          人数  患病数    %       人数  患病数   %
   <7     18      2     11.11       17     14    82.35
8-15      44     9     20.45       43      43   100.00
16-40      71     19    26.76       70      70   100.00
41-60      52     15    28.84       51      48   94.11
>61      20     7     35.00      22      20    90.90
计       205    52    25.36      203     195   96.05

3体会
古人运用耳廓刺激法预防疾病早已见诸医籍,例如气功疗法中有所谓“耳功”,可有健身防病作用。推拿中有“耳运法”,用双手提拉耳垂以预防感冒。针刺能影响T细胞的免疫状况等,基于耳针有预防疾病的作用,在结膜炎爆发流行时,笔者对与结膜炎患者密切接触的对象,用耳尖放血进行预防效果的观察,经1个多月随访,结果表明:预防组患病率为25.36%,而对照组患病率则高达96%。今将资料整理报道,愿与同道共同磋商,探讨有关耳针在预防疾病方面的作用。
刺络放血为主治疗顽固性荨麻疹的临床观察

               沈中秋  张淑杰 宋梦玉  丁鲁
                     (大庆油田总医院针灸科大庆市人民医院针灸科 )

摘要:本文采用刺络放血疗法治疗顽固性荨麻疹296例,治疗结果总有效率达100%,治率达85%以上。其方法三棱针点刺后加拔针空罐,然后再进行针刺治疗20分钟,本法表明了中医所说的“治风先治血,血行则风自灭”之说,是针、罐结合的一种新方法。
主题词:荨麻疹;刺络放血疗法;穴

顽固性荨麻疹是临床常见的皮肤病,祖国医学称为“风疹”其病日久缠绵,反复发作。近来笔者用针刺加拔罐治疗顽固性荨麻疹,效果满意,现简述如下:
1临床资料
296例病例中,男性116例,女性180例,年龄最大者75 岁,最小者11岁;病程
短者6个月,最长5年;其中15例有家族史。
2治疗方法
取穴:大椎、肺俞、曲池、血海、三阴交。
操作方法:患者取俯卧位,充分暴露背部,局部常规消毒,用三棱针在所选穴大椎、肺俞上点刺三下,然后用真空罐抽血3~5ml,间隔3~5天点刺一次;同时针曲池、血海、三阴交。体质虚弱者轻刺激,体质强壮者可重刺。每次留针20分钟,间隔5分钟进行捻转提插,强度刺激一分钟左右,每日针刺一次,10次为一疗程。间隔休息三天,再行第二疗程。
3疗效观察
3.1疗效标准
治愈:皮疹消退,自觉症状消失,停治半年后不再复发;显效:皮疹基本消退,自觉症状明显减轻,停治后偶尔复发;好转:皮疹大部分消退,自觉症状减轻,停治后再复发,次数减少;无效:治疗二疗程后症状无改善。
3.2治疗结果
本组296例中,治愈252例,占85.14%;显效36例,占12.16%;好转8例,占2.7%;总有效率100%。
4典型病例
李某某,女,42岁,1999年5月7日初诊。主诉:周身发风疹二年,疹块色红紫,痒极难忍,四肢明显,时轻时重。常用抗过敏药、激素类药物及中草药治疗,反复发作。查体:全身有大片风疹,色微红,疹出皮面,舌红苔腻,脉弦滑。证属湿热内盛,外感风邪,风淫血燥,营卫不和而致。治宜清热凉血,祛风除湿。遂用上针法10次,三棱针点刺拔罐三次,风疹块基本消失,皮肤无搔痒。又巩固治疗一个疗程,半年后随访无复发。
5体会
荨麻疹属中医“风疹”范围,本病因先天不足,饮食失节,湿从内生,郁久化热,外感风邪,热甚于湿,沸郁于肌肤腠理之间,内不能疏泄,外不得透达而致病。中医有“处病在气,久病在血”及“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之说,故我们治疗时以养血活血为主,兼以祛风止痒。因此先取大椎、肺俞(双)点刺放血拔罐,以达到清热滋阴之目的,然后取针曲池、血海、三阴交。曲池属手阳明经,为多气多血之经;血海三阴交属足太阴脾经,主血分病,又脾能生血、统血;三穴相配,有养血、活血、祛风止痒之功。故用本法治疗顽固性荨麻疹效果显著,简便易行。

针刺拔罐治疗肩周炎50例疗效观察
             严善余
(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福州350005)

摘要: 采用龙虎交战结合刺血拔罐治疗肩周30例,有效率达96%。设对照组20例,取传统肩三针配合痛处拔罐,有效率为75%,治疗组疗效明显高于对照组,并阐明了治疗组的作用机制和禁忌。
关键词: 肩周炎/针刺;拔罐

近年来用龙虎交战针法结合刺血拔灌治疗肩周炎30例,效果尚可,现报告如下:
1一般资料
本组50例,男26例,女34例,年龄最小32岁,最大64岁,病程最短15天,最长6个月,随机分治疗组30例,对照组20例进行观察。
2治疗方法
治疗组:取患者者诉说的痛点、病人活动时出现的痛点及医生为病人触诊时发现的压痛点为穴。左手切按穴位,右手持针捻转速刺入穴,先令气至,在酸胀感的基础上,拇指向前捻九下,提插3—5下,拇指向后捻六下,提插2—4下,留针30′后出针。用三棱电刺2—3下。拔罐10′,出血3—5毫升,起罐。
对照组:取传统肩三针,捻转泻法,留针30′,于痛处拔罐10`。
以上每日1次,10次为1疗程,刺血拔罐2—3日1次,术后嘱患者做功能锻炼,活动患侧肩关节。
3疗效标准
痊愈:患部疼痛消失,功能活动恢复正常。
显效:疼痛基本消失,功能明显改善。
有效:疼痛减轻,功能有所改善。
无效:治疗2个疗程后,前后无变化。
4治疗结果
      对两组的治疗结果列于下表:
组  别        例数        痊愈        显效        有效        无效        有效率
治疗组        30        16        8        5        1        96%
对照组        20        6        4        5        5        75%
5验案举例
李XX,女51岁,教师   1998年12月18日初诊。
主诉:右肩臂疼痛2月余。于2个月前感右肩疼痛,因工作劳累及天气变化时加剧。渐感右臂抬起困难。昼轻夜重,不敢转侧。经治疗效果不佳。查体:右肩关节压痛明显,被动内、外旋时疼痛加剧,上举〈90°,不能梳头,不能穿衣,外展〈60°,后伸不能摸及骶部。
诊断:右肩周炎。
用上法治疗2疗程痊愈,半年后随访未发。
6体会
肩周炎为中老年人的常见病,多发病,好发于冬春2季。是发生在肩关节周围软组织的无菌性炎症。
肩周炎的痛点和压痛点一般在喙突、肩峰下、大结节、小结节、冈上窝、冈下窝、结节间沟、三角肌、肩胛骨外缘上2/3等处。
龙虎交战针法始见于徐凤《针灸大全》,其卷5《金针赋》曰:“龙虎交战,左然九而右然六,是亦住痛之针。”古代传说:左青龙,右白虎。九为阳数、六为阴数。针左捻为龙为补,右捻为虎为泻。一左一右,谓之“龙虎交战”,亦补泻兼施法。
龙虎交战针法有调和阴阳、宣通气血的作用。临床上用于治疗各种痛症。提插目的在于疏通经络。刺血拔罐可加强活血止痛作用。体虚及畏针者,则须适当减轻激量。对凝血机制障碍及有出血倾向的患者,慎用刺血拔罐。

安眠穴放血治疗突发性耳聋20
霍则军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
  
突发性耳聋是一种原因不明确、突然发生的感音性耳聋,临床较为常见,因其突然发生,又称为“暴聋”,耳聋的程度不同,可于短期内成为全聋,亦可以逐渐加重,数日后停止进展。耳聋属耳蜗性或蜗后性,听力损失多在60%以上,有70%的人可有耳鸣,持续数小时或更长时间,有40%的人有不同程度的眩晕,或有耳堵感。
   针灸治疗耳鸣耳聋有一定疗效,临床根据中医辨证可分为3型,风热侵袭型:耳鸣、耳聋,虽起病急但症状较轻微,耳内憋气作胀和阻塞感较明显,有外声难闻而自声增强的特点,多伴有外感表证;肝火上扰型:耳鸣耳聋突然发生,耳鸣如闻潮声,风雷声,常在与郁怒之后发生或加重,可兼有肝火上炎的全身症状;肾精亏虚型:耳鸣耳聋,昼夜不息,夜间较甚,听力逐渐下降,可兼有虚烦失眠,头晕目眩、腰膝酸软,舌红少苔:混合型:兼有上述两型以上特点。
   笔者以安眠穴放血为主治疗突发性耳聋20例,现报告如下:
1临床资料
20 例病例,男8例,女6例,年龄30~57岁,病程4天至一个月。其中风热侵袭型4例,肝火上扰型6例,肾精亏损者5例。
2治疗方法
安眠穴放血:用小型火罐以安眠穴为中心,拔罐5分钟,起罐后用医用采血片在罐内印记中均匀点刺9针,后在原处再拔一火罐,留罐10分钟,放血约3~5毫升。
配穴:风热侵袭者加毫针泄风池穴,肝火上炎者毫针泄行间穴,肾精亏损者加毫针补太溪穴,混合型依上述原则配穴。
   治疗每周三次,两周为一疗程,共治疗两疗程。
3治疗效果
疗效标准:痊愈:听力完全恢复,无耳鸣等其他症状;好转:听力有恢复,耳鸣等其他症状有所减轻;无效:听力未恢复或耳鸣等伴随症状无减轻。
治疗结果:痊愈5例,好转10例,无效4例,总有效率80%。
4讨论
耳聋病因虽然可有风热侵袭、肝火上炎、肾精亏损等,如外感风热可致热邪淤滞于耳脉,
耳脉不通失养成耳聋,肝火上炎可致火毒之邪阻塞耳脉,肾精亏虚可造成经脉失养,耳脉局部气血不足,循环不畅,造成耳脉功能失常而耳聋耳鸣,所以,尽管病因多样,虚实夹杂,但其直接病因为各种原因造成耳部经脉淤滞不通,从而经脉失养,治疗上除应针对病因,消除其致病之本外,对于其直接的病因亦应兼顾,而安眠穴为经外奇穴,为耳部局部穴,该穴放血能有效改变局部血液循环,疏通局部气血,再配合其他治本之法,可达到治疗耳聋的效果。
耳穴放血退热的临床体会

裴良才

1病例一
张某,女,20岁,学生。因发热5天,皮疹2天,抽搐10分钟,于1985年5月20日急诊。患者于病后3天曾在门诊检查发现口腔颊部粘膜有典型的麻疹斑,第4天往诊见患者项后发际、面部有散在的麻疹样皮疹,体温38.9°C。5月20日晨4时许,因突然抽搐呼急诊。查体温40.7°C,脉尚充实有力,意识恍惚,双手仍轻度抽溺状,病理反射未引出。诊为:1.麻疹初期;2.高热抽搐。家长拒用退热药。遂施耳穴放血:双侧耳尖放血15滴/侧,双侧耳背静脉放血1毫升左右/侧(患者体壮故放血量较多),并头部敷湿毛巾,严密观察,1小时后体温39.6°C,3小时后38.8°C,患者全身微汗自出并安然入睡。次日家中往诊,体温38.5°C,皮疹蔓及躯干、四肢。耳穴再次放血,耳尖、耳背静脉各放10滴血(右侧)。第3日复诊,患者手、足心均见皮疹,体温为37.4°C,左侧耳尖、耳背静脉再放血(5滴)。第4日,患者体温36.8°C,全身状况良好。治疗期间,除服犀角化毒丸外未用其他药物。
1989年8月5日,我曾参加中国中医研究院举办的全国针灸专长进修班和耳穴学习班,刚学完巧遇此患,遂用耳穴放血法竟获如此特效。不出一周,张某的同学相继有2例继发病例(1例体温40.5°C,1例40.1°C)。我用耳穴放血法治疗并进行床边观察,果然均在3小时左右体温下降了1.5-1.8°C,并连续放血3天,服犀角化毒丸,皆安然告愈。至此,我对耳穴放血疗法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1993年我退休回到农村医院,遇到又一例经耳穴放血获奇效的病例。

2病例二
王某,27岁,司机。因发冷发热伴咽痛3天,于1993年5月5日来诊。患者发病第2天在市医院诊为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静脉滴注先锋霉素(量不详),仍寒热往来,咽痛益重而回农村父亲家,求我医治。查体温39.5°C,两侧扁桃体被复厚厚的脓苔。患者体壮。我遂予耳穴放血,法同病例一,放血量稍多。次日复诊,体温36.7°C,两侧扁桃体上的脓苔竟踪迹不见。患者云:昨晚耳背又出不少血,染枕巾,并一夜微汗自出,晨起咽不痛,全身舒服。又予双侧耳尖放血1次(10滴)。第3日回单位上班。
目前农村部分地区,农民对医疗费的承受能力还有一定困难,广大农民患者乐于接受针灸治疗,我在诊治中针灸患者较多,耳穴放血也收集了大宗病例。1993年8.9月我地区儿童有细菌感染性口炎的散发流行,10-11月中小学校学生有水痘流行;1994年3-4月有流行性腮腺炎流行,11月至1995年1月有流感散发流行。笔者对各病种发热患者,用耳穴放血疗法进行退热疗效观察,均获得了满意的疗效。

放血疗法急救闭痧症

肖楚屏

闭痧夏秋多见,由正虚邪胜、秽浊疠气侵入气血阻滞经脉,发病。
痧毒在营血脏腑,身胀头痛,恶风发热头晕,脑胀挛急或抽筋,胸腹胀满,胸闷恶心,面红目赤,烦渴,或面白唇青汗出,神昏谵语,昏厥。由于痧毒侵入血分,舌质灰兰色,苔黄厚。指甲青紫。舌上翻可见舌下静脉充盈肥大,紫黑色。
测试法:嚼芋头不麻,反觉甜味。嚼黄豆不知黄豆生气味,反觉味甜。见此状,立即安置阴凉通风处。
治法:用三棱针刺入舌下两侧静脉。放出黑色血液至微红为止。
祖国医学针刺十宣、少商和放血疗法。闭痧在民间流传甚久。
口服汁滴水、樟脑水、人丹霍香水之类。休息,进容易消化食物调理。

王杏林挑法治疗急慢性扁桃体炎经验

王楚才
浙江省峡州市三界镇中心卫生院

先祖王杏林(1886-1972),浙江省峡州市<越乡>三界镇陆康村人。 生于中医喉科世家,从医六十余载,擅长中医喉科、外科等,闻名于周围市、县、城镇乡村,自成特色,善用挑法治疗急慢性咽喉炎、扁桃体炎,总是针刀病除,治验甚众。我幼年随祖父学医,尽得其传。
今将先祖挑法经验介绍于同道。
1善用鹰啄、雀啄挑法
    先祖说:"喉乃气机出入之门户,倘一受病,性命攸关。"故谓医家十三科,咽喉居其一。认为喉科虽分证繁多,病因有虚实痰火风寒热毒之异,而患总在咽喉一线之地,但见咽喉或红或肿或痛或脓或闭,先以挑法为先而取效。自创鹰啄挑法和雀啄挑法两种,临床应用常能
化险为安。
操作方法: 两种挑法,手法不一。
鹰啄挑法是令患者于光亮处仰面张口而坐 (小孩手抱法),术者用压舌板压住患者舌体,右手持挑刀在患者咽喉部选找红肿最高点,用术者腕力重、稳、准、快,挑刺破血,脓为度,务令患者吐尽痰涎毒血为宜。
雀啄挑法则找准咽喉壁滤泡或病变部位,用术者腕力轻、稳、准、快,挑刺血为度不宜深,宜浅,务令患者吐尽痰涎血为宜。
2病历举例
    吴金水,男,36岁,上虞市人,1979年3月6日来院急诊。患者咽部疼痛,痛连耳根,吞咽困难,汤水不进,并发热恶寒,体温39.5度,咽部及扁桃体红肿,表面有黄白色脓点,经市医院五官科诊断,确认为急性扁桃体炎,注射青霉素针3天,病情反而加重,经人
介绍急来本院诊治。诊见患者声音难出,呼吸急促,面色暗黑,悬壅垂肿胀倾斜,咽部红肿胀大,几乎阻塞整个咽部,舌苔黄厚,脉数有力,诊为实火喉症,急用鹰啄挑法,吐尽痰涎脓血,患者咽塞顿开,呼吸立畅,肿痛大减,即能出声下咽,危急己缓。
3体会
    先祖认为,实火喉症,热毒壅急咽喉局部,故用挑法放血以泄热毒,每获捷效,起了斩将夺关之功,胜过服药打针。虽有"实症宜挑,虚症禁挑"列为格言,但先祖挑法一技在我临床数十年不论虚火实火皆宜挑之而无弊,断无发生意外,若喉症之病势己深,火毒极盛,更
当用挑法拯为救急,是以汤药,远水救近火,杯水车薪,危亡立待,若虚症,病情延长月久,痛苦绵绵,不可墨守成规,更宜用雀啄挑法,轻、稳、准、快,取效迅捷,两种挑法操作简便,值得继承发扬。
    以上若有不妥之处,希同仁斧正。

理论探讨
刺络放血疗法临床应用总结

王广军     指导:郭义  王秀云
               (天津中医学院2001级研究生  天津 300193)
摘要: 本文在分析大量现有文献的基础上,从中医刺血疗法的渊源、适应症、操作方法、及刺络部位的选择等角度对中医刺血疗法作了全面的介绍.此外,本文还简单介绍了我国其它民族医药学中刺血疗法的应用情况及刺络放血疗法在国际范围内的影响.
关键词: 刺络放血/刺血疗法  临床应用

棱针、毫针、梅花针、或用刀具刺破躯体的一定部位,放出一定量的血液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的一种治疗方法。该法应用广泛﹑简便安全﹑且疗效肯定,因而在民间广为流传。
1刺血疗法概况
1.1中医刺血疗法析源
刺血疗法源远流长,它的起源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在现存的文献中,此法最早载于马王堆出土的汉帛书《五十二病方》中,其中曾有“••••••引下其皮,以砭穿其旁”的记载,即用砭石刺破八髎以治疗疝气。《内经》的问世,使这一疗法发展到比较成熟的阶段,全书162篇,论及此疗法的竟多达40余篇,从理论到临床基本形成了一个比较完备的体系,其中对放血疗法的机理﹑施术部位﹑操作手法﹑适应症及禁忌症均作了精辟的论述 [1] 。《汉书•苏武传》[102]曾有这样的记载:“……武(作者注)引佩刀自刺,卫律惊,自抱持武,驰召毉。凿地为坎,置煴火,覆武其上,蹈其背以出血。武气绝,半日复息。”也就是说,卫律的医生在坎火的辅助下,用蹈其背出血的方法,使苏武的呼吸在半日内恢复到正常。这种放血疗法极像后世刘涓子所说的水角或水银角血法。晋•葛洪《肘后方》载以“针角”之法治病。南北朝《小品方》载“若有聚血在折上,以刀破之”,即是用刺血的方法治疗疾病。
唐代刺血疗法的应用更为广泛,理论更臻完善,出现了用刺血疗法治疗疾病的专案记载。如御医秦鸣鹤针刺百会及脑空出血,治愈了唐高宗的头眩目不能视。宋•王怀隐《太平圣惠方》载在治疗舌头肿胀时,“用手指或铍刀把舌下两边的皮肤弄破使之出血”此法不仅为后世医家所借鉴用于治疗舌肿胀,而且发展为针刺金津、玉液出血,治疗构音障碍及吞咽困难。
金元时期,随着医学争鸣之风的兴起,刺血疗法也得到了提高和发展。身为金元四大家之一的张从正,虽不专攻针灸,但对刺血疗法的运用颇有心得。据《儒门事亲》记载,张从正曾身患目疾,或肿或翳,休止无时。后用铍针针刺攒竹、丝竹空等穴,且使之出血约两升许,三日后平复如故,从此张从正对刺血疗法不仅在理论上潜心研究,而且在实践中不断发挥和创新,形成了其极具特色的刺络放血诊疗方法。张从正认为刺血不仅可发汗,而且可以补虚。在治疗时,不仅刺血部位多,针刺次数多,而且出血量大[2]。他在《儒门事亲》中记述的针刺医案凡30余例,几乎都是刺血疗法的验例。脾胃学派的代表李东垣对刺血疗法也很精通,其门人罗天益在其代表著作《卫生宝鉴》中,也收集了不少刺血疗法的经验。
明清医家杨继洲、叶天士、赵学敏等皆擅刺血。杨继洲在《针灸大成》一书中详细记述了针刺放血的穴位及针刺放血治疗重症、急症的经验。清代医家郭志邃所著《痧胀玉衡》堪称刺血治疗急症的专著,对后世影响极深。
近年来,刺血疗法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安徽省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刺血科王秀珍医师,承继祖传,积40年临床经验,与助手写成《刺血疗法》一书。她的经验不仅在国内受到欢迎,而且还为日本、西欧各国、港澳等医学界人士所关注[3] 。
1.2 中医理论框架下刺血疗法的适应症
中医学从气是宇宙的本原、构成万物的元素这一基本观点出发,认为气血是构成人体的最基本物质,也是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最基本物质。气血并行脉中,濡润营养全身,人体各种机能的正常发挥,均有赖于气血的正常运行。而经络“内属于腑脏,外络于肢节”,沟通人体的内外表里,通过其 “行气血、营阴阳” 的功能维持着人体机能平衡。
人体的气血,在生理上是脏腑经络等组织器官进行功能活动的物质基础;病理上,则因气血的失常或经络运行气血的功能发生障碍而导致一系列的病理变化,所以《素问•调经论》说:“气血不和,百病乃变化而生。”
一旦经络运行气血的功能失常,机体就会发生疾病,而解决办法就是“通其经脉,调其血气”。《灵枢•九针十二原》则说“宛陈则除之。” 就是说要通过刺络放血的方法疏通经络中壅滞的气血,协调虚实,调整紊乱的脏腑功能,从而达到积极的治疗作用。一般而言,针刺放血主要有泻热、止痛、镇静、消肿、急救开窍、解毒、化瘀消癥的作用[4];其主要的适应症是急证、热证、实证、瘀证和痛证[5]等病症。所涉及的病种有乳腺炎[6]、急性腰扭伤[7]、带状疱疹[8-16]、周围面神经炎[17-20]、高热[21-26]、痹痛[27]、踝关节扭伤[28]、软组织扭挫伤[29-30]、关节炎肿胀疼痛[31-33]、急性中暑[34]、腰椎间盘突出[35-37]、黄褐斑[38-39]、扁平疣[40]、坐骨神经痛[13、41]、口唇干裂[42]、早期甲沟炎[43]、第三腰椎横突综合症[44]、高血压[45-49]、支气管哮喘[50]、痛风[51]、银屑病[52-55]、角膜溃疡[56]、顽癣、美尼尔氏综合症、大隐静脉急性炎症、流行性腮腺炎[57-59]、急性咽炎扁桃体炎[60-72]、外眼急性炎症(如麦粒肿等) [73-80]、惊厥[81]、百日咳[82]、 顽固性头痛如偏头痛[83]、肺水肿[86-87] 流行性感冒、急性淋巴管炎、中风后遗症(特别是语言不利)、腱鞘囊肿等。 详见表1。

                        表1:刺络疗法的适应症[88]

    科  别                              病      种
    内  科           气管炎  支气管哮喘 高血压 心脏病 消化性溃疡 胆囊炎 胆石症                                                   
                     慢性肾炎 血管神经性头痛 面神经麻痹 三叉神经痛 坐骨神经痛                                         
                     肝炎  癔病 神经衰弱 精神分裂症 多发性神经炎  中风后遗症                                       
痹痛 梦遗 美尼尔综合症 痛风 中暑 高热   风湿性关节炎
流行性感冒                                                
    外  科           疖肿 乳腺炎 急性淋巴结(管)炎 肩关节周围炎 骨折后功能障碍                                       
                     血栓闭塞性脉管炎   前列腺炎  踝关节扭伤  软组织扭挫伤                                             
                     蛇咬伤   甲沟炎   银屑病 顽癣  黄褐斑   第三腰椎横突综合症                                                     
    妇  科           痛经  不孕症                                               
    儿  科           儿童偏头痛   喘息型支气管炎   外伤性癫痫   食后泻   百日咳                                                                           
                     腮腺炎   惊厥                                                   
五官科           急性结膜炎  角膜炎  麦粒肿  鼻炎  耳鸣  耳聋 咽炎扁桃体炎
                 角膜溃疡  睑腺炎                                         
                                                                              
1.3中医刺血疗法的放血部位及放血方法
1.3.1中医放血穴位的选择
对针刺部位的选择, 古人早在《内经》中就有详细而精辟的论述,如“从腰以上者,手太阴阳明皆主之;从腰以下者,足太阴阳明皆主之”。又如在《灵枢•终始》中说,“病在上者下取之,病在下者高取之,病在头者取之足,病在腰者取之腘”。可见,放血部位的选择,也有一定的规律可循。一般地讲,放血部位的选择应遵照如下原则:循经选穴、局部选穴和经验选穴[84]。在具体操作时,应根据患者病情的需要灵活选穴,而不要拘泥于选穴原则。
据《循经考穴编》记载,可用于放血的穴位共计28个,在临床应用时则往往根据医生自己的经验和体会选穴。如王秀珍老中医最常选用的穴位有:头部的太阳,上肢的曲泽、尺泽,腰背部的腰俞、腰阳关,下肢的委中、委阳、阳交,还有手背部和足背部的穴位[85]。除此之外,现在临床常用四肢末端的十二井穴、十宣治疗中风初起、高热,太阳、攒竹、印堂等穴常用于头痛、偏头痛的治疗,商阳、鱼际、少商等穴用于咽喉部疾病的治疗,背部反应点、丝竹空、太阳等穴放血治疗外眼疾病,球结膜放血治疗角膜溃疡,特别是耳尖、耳背放血治病历史悠久,在民间广为流传。常见的刺血部位详见表2。

   表2:  刺络放血疗法常用的腧穴及特定部位[88]
          躯体分区                            常用的腧穴及部位  
头面部                   太阳 印堂 丝竹空 攒竹 瞳子髎 鼻前庭
                        耳背 耳尖  舌下静脉  球结膜   素髎
                        听宫  地仓 下关等                                    
           上肢部                    井穴 十宣 鱼际  尺泽 曲泽  曲池   四缝  
                                     中渚等
           下肢部                    井穴 委中 委阳  丘墟 阳交 阳陵泉 条口  
血海 梁丘 丰隆  三阴交  阴陵泉 足三里
解溪 然谷  内庭  太冲等                                    
           躯干部                    大椎 陶道 肩髃  腰俞 腰阳关 上髎                           
                                     关元俞 次髎等                                                               

此外,病变的局部也常常是刺络放血的施术部位,如踝关节扭伤后的肿胀局部或痈肿疮疡的病变部位往往是关键的治疗部位。
1.3.2刺血方法
临床上刺络放血的方法多种多样,如三棱针点刺出血,梅花针叩刺出血,毫针散刺出血,或刺络后配合拔罐,均是有效治疗手段。此外,割治疗法也是放血疗法的组成部分。对某些疾病的治疗,静脉内直接抽放血即可见效,如直接静脉内放血对慢性肺心病的治疗就是突出的例子[87]。代表性的刺血手法有点刺法、散刺法、泻血法、挑刺法、丛刺法、顺刺法、逆刺法等。其比较详见表3。


                         表3:  主要的刺血方法比较[5、90]                                    
主要刺血法                         特         点
点刺法         针刺一个点,深1~2分,针刺时速进速出多用于手指、足跖的末端         
                      如十宣、十二井穴等处。                             
       散刺法         以病变局部中心为圆心行环形点刺,可刺10~20针以上,多用于局部瘀血肿痛、顽癣等。                                   
       泻血法         结扎施术部位的近心端, 对准静脉针刺,深0.5~1分,主要施术部位为肘窝、腘窝及太阳处的浅表静脉。                                                     
       挑刺法         挑刺对象为穴位或阳性反应点,施术时先挑破皮肤约0.2~0.3cm                                                         
                      然后深入皮下,挑断白色纤维组织,挑尽为止。              
                                                         
                  
此外,王秀珍老中医在《刺血疗法》中记载了三种刺血法,分别为血管刺血法、孔穴刺血法和局部刺血法。其比较见表4。                           


表4:    王氏刺血方法比较[90]                                          
         刺血法                          特                点                                
       血管刺血法         直接刺入皮下浅静脉,血液自然流出,血尽而止,自然止血。                                          
       孔穴刺血法         穴位上施术,刺破皮肤后,“待血尽而止”,可配合拔罐或用                                                   
                          手挤压使之出血。                                            
       局部刺血法         在病变部位或四肢末梢点刺,“出血如大豆”,或用梅花重扣
局部加拔火罐。                                

至于针刺出血量的多少,古书记载不尽相同,或“出血如大豆”、或“微出血”、或“出血盈斗”。如清代名医王孟英针刺放血,常“盈斗盈升”。现在刺血治病的出血量,也是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而定。一般而言新病、实证、热证、体质较强的病人,出血量较大,反之则较少。可见运用刺血疗法治疗疾病并不受出血量多少的限制,如有人对慢性肺心病患者的治疗,出血量竟多达150~350mL[87]。同样,针刺放血的治疗时间,也应根据病情和病人的体质强弱酌定,以王秀珍老中医的经验而言[89],对慢性疾病如风湿性关节炎、慢性腰腿痛、癫痫、脑血管意外后遗症等,可间隔1~2周刺血治疗一次。若效果不明显,可根据病人的情况适当增加;急性病如神志昏迷、精神分裂症躁狂不宁、急性腹痛等,可连续刺血治疗1~2次,待病情好转后,适当延长治疗间隔时间。
针刺放血治病安全可靠,一般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如果病人过分担心或操作时疏忽大意或针刺技术不够熟练,也往往会导致异常情况的发生。为了避免晕针或其它意外情况的发生,应在治疗前做好病人的思想工作;在施术过程中要规范操作,严格消毒,同时一方面要熟悉解剖,注意不要刺伤深部动脉,另一方面要密切观察病人的反应,防止意外的发生。
针刺放血疗法不仅对许多常见病、多发病有效,而且对某些疑难病症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但我们应该明白,放血疗法并不是对所有的疾病都有效,它也有一定的适应症和禁忌症,临床治疗时必须正确地加以选择运用,才能确保和提高疗效。
1.4 我国其他的民族医学放血疗法概况
放血疗法不仅是中医药学的重要治疗手段之一,而且也是其他民族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就如藏医[91-93]来说,该法也是藏医治疗学中极具特色的一种治疗技术。在公元1世纪前后成书的古代传统医学巨著《月王药诊》中,就有专章论述了藏医的放血疗法。 如《月王药诊》中写道:“剖刺放血法包括截除、穿刺、放血三种施术法。烤灸与剖刺放血则为疗法之最”。此外,该书中还详细叙述了放血疗法的适应症和禁忌症、施术方法、放血部位的选择等内容。《四部医典》的问世使放血疗法的理论进一步完善、经验进一步丰富,如在该书中记载:“五械之首放血之章法”,可见,藏医很重视穿刺放血疗法,将它看作疗法之佳法,五械之首具。
放血疗法是藏医常用的方法之一,其放血有固定的部位或络脉的名称,但无穴名。在工具中提到用石块、竹子放血。角法治疗中有两种角,虽然都是黄牛角,但用法不同。如用于虎口者为先吸出“鼓疮”后放血,而治疗“肝上有水泡”则在阿是穴上放血。作砭石的石块也有两种,用羊脂白石刺血,又用坟墓中的石块烧热后再使用[103]。
藏医认为:在放血前三天,应先服一些药和三果汤,目的是把好血和病血分开,放血前应温暖身体,用扁形细绳捆扎放血以上部位,放血进针的部位都有固定。放血时,如流出液色黄而稀,甚或有泡沫、粘液者,均为歹血病血;如色红而粘者,则显然不是病血,不能再放。出血量视病人和病情而定。放血时机亦应根据病情和病种的不同分早中晚三种不同的时机进行治疗。
蒙医的放血疗法也有非常久远的历史,据史书记载:“乌桓、鲜卑知以艾灸,随痛病处,以刀决脉出血”。也就是说,蒙古民族的医生早在公元前几个世纪就已经知道运用放血疗法治疗疾病。蒙古传统医药学中的放血疗法,最初以“引病外除”原理和寒热学说为指导。随着《医经八支》和《四部医典》传播到蒙古地区,蒙医传统的放血疗法吸收了古印度医学和藏医学的理论。因此蒙医放血疗法在很大程度上与藏医放血疗法相合,从理论体系到临床经验都有其相似之处和共同的特点[93-101]。藏、蒙医药学中刺血疗法适应症详见表5。
                    表5: 藏、蒙医刺血疗法的适应症            
       民族医学                       适      应        症                 
        藏医                      瘟病     波动热   扩散伤热   疖肿                        
                                  丹毒     黄水病   麻风病     疮疡等            
        蒙医                      伤热扩散 骚热     疫热       疖肿   麻风        
                                  疮疡     痛风     结核病     丹毒   黄水病等
蒙医虽然深受藏医的影响,但其放血疗法仍有自己的特色。蒙医认为,心位于胸中,红脉起于心脏而周布全身,并分跳动和不跳动两种红脉。这些红脉都与络脉和砭血有关。在治疗时,常用的放血疗法有七十八脉放血法。杰出的蒙医代表伊希旦金旺古拉一生潜心于医学,特别注重对放血疗法的研究,对蒙医放血疗法的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104]。
维医所用放血疗法是致病体液用手法排泄法之一,又称全身泻法。此法用于“依密提拉”即实证的治疗,多适用于血液质性和胆液质性气质失调疾病。和回医一样,维医放血部位也相对固定,而且在不同的“脉”放血,可主治不同的疾病。
中国回族[93]在一千多年的与疾病斗争过程中,不但形成了独特的医药理论体系,而且形成了独特的刺血疗法。如眉心放血法俗称挑头,适用于风寒感冒、头痛、身痛、前额痛、畏寒等症;太阳放血法适用于感冒头痛、寒热往来、瘀血头痛、高血压头痛等;此外还有腘窝放血法、肘窝放血法、中指放血法、外耳廓放血法及内迎香放血法。维、回医放血适应症比较详见表6。
                  表6: 维、回医刺血疗法的特定部位及主治症[93]
民族医学         放血部位                      主  治  症
   维医         “克法力”脉             五官疾病
                “巴斯力克”脉           肺、肝、脾疾病
                “奥克艾力”脉           全身性和复杂性疾病
                “马比孜”脉             脊柱、肠道、肛门、子宫疾病
                “奥塞来木”脉           肝脾疾病
                “萨分”脉               生殖系统疾病
                “尔困尼萨”脉           坐骨神经痛等
   回医          眉心                    风寒感冒、头痛、身痛、前额痛、畏寒等
                 太阳                    感冒头痛、寒热往来、血瘀头痛、                                                                                                         
                                         高血压头痛等
                 腘窝                    风寒感冒、身痛、腰痛及腹痛等
                 肘窝                    风寒感冒、肢体疼痛、身痛等
                 中指                    风寒感冒、小儿客忤惊风、妇人癔病等
                 外耳廓                  咽部红肿充血、扁桃体炎、口疮、
                                         皮肤疥癣、神经性皮炎等
                 内迎香                  急性眼炎、红眼、咽炎、咽部充血等

苗医药学[93]放血法常用碎瓷片或铁制针具在指(跖)尖、指(跖)甲旁、肘窝、腘窝、人中、舌下青筋等处点刺放血。
侗族医药学[93]在痧症高热不退时,采用放血疗法,放血部位常集中在舌下、肘窝、腘窝的青筋处及十个手指头。此外涉及放血的传统医药还有畲医药学[93]中放血治疗痧症;纳西医药学[93]中用于治疗小儿惊风;水医药学[93]中用于眉毛风等。

2 世界范围内的刺络放血疗法
针刺放血疗法不仅在国内针灸界有一定的影响,在国外也很受重视。很多国家都有不少针刺放血治疗疾病的文字记载,如在古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的全集和古印度的医术中,就载有针刺放血的方法。中世纪西班牙的阿尔纳尔德和一些德国人,也曾用过刺络法。16世纪法国侍医列纳德波达罗曾对许多疾病施行过大量放血疗法。我国的近邻日本也是泻血疗法开展得比较早的国家之一,公元412年就有类似刺络放血治病的文字记载。从《医心方》和《大同类聚方》来看, 在公元794-1192年之间的日本,针刺放血疗法就已经广为流传。
2.1 刺络放血疗法在日本
日本的刺络疗法源远流长,自古至今,不仅因其具有确切的疗效而被医生广泛采用,而且因其简便易行而在民间广受欢迎。有意思的是在我国的历史上秦鸣鹤用刺络放血法为唐高宗治疗头风,险些招来杀身之祸,而在记载允恭天皇的书中却写道:“……欲除我既有之病,乃非个人之奏言,而是密将身破治疗之”。这里所说的破,就是指刺破身体放血。可见,在古时的日本,从统治阶层到平民百姓,对放血疗法都极为重视,在皇帝得病时,都要求进行刺络放血法治疗,其他的人就可想而知了。
从镰仓时代到室町时代的日本,针灸虽已不太兴旺,但刺血疗法在民间已得到普及并广泛运用于临床各科疾病的治疗,如对于热性病是用小而尖锐的金针,行浅刺出血的方法治疗,在病变皮肤上刺六处,病重者刺二十多处。江户时代中期,山肋东门等人著有《刺络篇》等书,专门论述刺络。《针灸治疗纲要》是刺络疗法中又一很有价值的书籍,全书共载有102个症候,其中约48种涉及放血疗法[103]。
丸山昌朗等人编著的《刺络治疗法》是以现代医学为基础所写的一本有系统的刺络学,全书共分两部分,第一部分为总论,对刺络的定义、种类、适应症论述甚详;第二部分系统论述了包括高血压、风湿病、神经痛等疾病在内的七大类疾病的临床刺络疗法,该书突破了传统刺络疗法的窠臼,极大地促进了刺络疗法与现代医学的结合。(谢永光 中国针灸传海外)
就总体而言,日本乃至整个东南亚的传统医学均受我国传统医学的影响,刺血疗法也不例外,如日本医学家丹波元简在其著作中,详细记载了我国明代医学家用针刺放血法治疗传染病的经验。又如朝鲜名医许浚以《内经》为蓝本,引用一百多种中医古籍所编成的《东医宝鉴》中,也介绍了我国的刺络放血疗法。现日本有刺络学会,定期组织有关学术活动,并编辑出版了《刺络疗法》会刊,定期发行。
2.2 印度的放血疗法
放血术在印度医学史上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在公元4世纪,经印度著名的医家龙树整理修订而成的《妙闻集》中曾多次提到放血疗法,而且把放血疗法作为外科医生的基本操作之一。在放血治疗皮肤炎、头痛等疾病时,有时使用手术刀,有时使用蚂蝗;在治疗时,其放血部位相对固定,且出血量大。
放血疗法不仅是古印度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对其他民族的传统医学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我国的藏医学就是以古印度医学为主,在藏医经典著作《四部医典》中就详细介绍了古印度名医龙树的治病经验,其放血疗法占有重要的地位。
2.3 欧洲放血疗法概况
约在公元前500年,古希腊人就已经意识到放血能防治疾病,如阿尔克迈恩就主张多数病人甚至健康人在气候变暖和,人体血盛时,适于放血,以清凉血液;在希波克拉底时代刺络放血疗法已得到充分使用,在他的著作中,曾多次提到放血疗法;在罗马的神话里,甚至有放血疗法可使人返老还童的故事。可见在罗马帝国时代的人已经充分认识到放血疗法的重要作用。欧洲运用水蛭吸血治病的历史也相当古老,在很久以前,欧洲的一些医生就已经知道把水蛭放在额部吸血,用于治疗充血性青光眼。
随着中世纪的到来,整个欧洲的医学步入了一个衰弱的时期,然而正是在这一时期内,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异军突起,随着伊斯兰教势力范围的扩大,阿拉伯医学成为中世纪医学的灯塔。几次十字军东征伴随着东西文明的交流和冲撞,欧洲医学逐渐吸收了阿拉伯医学的精华。在巴格达医学校校长、御医马萨华的著作中有静脉切开术、杯吸术等放血疗法的内容;在阿维拉森的经典著作《医典》中,也有放血疗法的内容,而且这种疗法在民间广为流传,一直延续至今。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欧洲中世纪对任何关节炎的治疗,特别喜欢用放血术。如著名的医生西顿拉姆最喜欢用放血疗法治疗风湿症。
17世纪末,我国的针砭术传入欧洲,法国医生路易•白利渥慈首先试用于临床并取得成功,1882年在巴黎医学会中提出“论泻血术”论文,1816年发表了《论慢性疾病、泻血术及针术》著作,对在世界范围内推行该疗法起到了先锋作用。
现就总体而言,刺血疗法不仅是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被赋予现代医学内容,如经静脉大量放血,用于治疗真性红细胞增多症等血液病[105-106]。
参考文献
1 张争昌. 刺血疗法临床应用撮要. 陕西中医,2001,22(6): 347-349
2 张建斌, 王玲玲. 张从正刺络放血的理论和经验. 中国针灸,2001,21(4):247-249
3 麻仲学. 中国医学疗法大全.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1990,350-351
4 王秀珍. 刺血疗法.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86年4月第1版,1988年5月第3次印刷10-14
5 杨兆民主编.刺法灸法学.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6年1月第1版第一次印刷59-61
6 周莅莅, 单卫平. 穴位放血治疗急性乳腺炎328例. 吉林中医药,1997,17(5): 14
7 胡守平, 王佩芝, 王拥军等. 委中刺血治疗急性腰扭伤例析. 中医函授通讯,1995,14(2): 23
8 白  晔. 刺络放血加艾灸法治疗带状疱疹23例临床观察.汕头大学医学院学报,2000,13(3):     62
9 张加勇, 何爱玲. 放血疗法治疗带状疱疹23例. 泰山卫生,1999,23(3): 66
10 董志河, 董军. 放血疗法治疗带状疱疹. 时珍国医国药,2001, 12(9): 819
11 高志莉, 穆怀萍, 陈冰等. 刺络法加中药治疗带状疱疹96例疗效观察. 天津中医,2000,17(2): 45
12 王文涛. 针刺配合放血治疗带状疱疹20例. 河南中医药学刊,2001, 16(1): 26
13 焦扬, 李江红. 刺络拔罐治疗带状疱疹性坐骨神经痛. 针灸临床杂志,2000,16(10): 30-31
14 贺振基. 刺络拔罐法治疗带状疱疹17例. 山西中医,1997,13(5): 12
15 吴崇典. 刺络拔罐法治疗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12例. 河北中医,2000, 22(7): 528
16 张连城, 纪靖, 赵援非等.针刺配合超光治疗带状疱疹48例. 天津中医,2000, 17(2): 30-31
17 韩小军, 隆成祥. 耳背放血配合中药治疗周围性面神经麻痹. 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1997,20(1): 66
18 荆美香, 高兴云, 邱丽华等. 挑刺放血疗法治疗周围性面神经炎42例. 山东中医杂志 ,1995,14(2): 72
19 范晓昱, 滕雨红, 孙凯等. 放血疗法治疗面神经麻痹105例疗效观察. 黑龙江中医药, 1997, (6): 35-36
20 秦  峰.放血疗法治疗早期面神经周围炎62例.中国民间疗法,1998,6(6): 27-28
21 林香惜. 耳尖放血治疗小儿高热的疗效观察. 国际医药卫生导报•C版医学学术,2001,(8): 79
22 刘艳红,李定夷.少商穴针刺放血治疗高热40例.吉林中医药,2000, 20(2): 44
23 李秀芳.十宣放血治小儿高热惊厥护理体会江西中医药,1999, 30(6): 38
24 卢舟舟.针刺、放血治疗小儿高热50例.新中医,1998,30(12): 21
25 谭秀英, 谢思冰.放血疗法治疗高热的疗效观察.贵阳中医学院学报,1997,19(3): 51-52
26 胡立丹.放血疗法治疗小儿高热40例.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2001,11(4): 247
27 崔俊雪.刺络拔罐法治疗痹痛证64例.中医外治杂志,1996,5(4): 16
28 苏华荣, 阮建林, 乔生才等.针刺放血疗法治疗急性踝关节扭伤82例.山西中医  1996,12(4): 25
29 刘志武, 王禹佳.点刺放血治疗软组织扭挫伤35例.中医外治杂志,2001,10(4): 53
30 黄伟贞.刺血真空净血疗法配合针刺委中治疗急性腰软组织损伤48例.广西医科大学学报  2000,17(3): 510
31 高  虹, 刘光谱, 黄迪君等.针灸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大鼠病理形态学观察上海针灸杂志.  2000,19(6): 37-38
32 孙建华 温针灸结合刺络放血治疗膝骨关节炎的临床观察.针灸临床杂志,2001,17(1): 42-43
33 洪世顺.综合疗法治疗膝关节骨性关节炎38例.中医外治杂志,1998, 7(6): 39
34 张长尧.放血疗法为主抢救急性中暑3例.中国针灸,2001,21(9): 552
35 林少贞.针罐结合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152例.长春中医学院学报,2000,16(2): 35
36 皮  敏.针刺加刺络拔罐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80例临床观察.江西中医药,199627(5): 49
37 苏建华, 陈清玉.刺血拔罐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110例.陕西中医,1999, 20(5): 228
38 夏玉卿,邢克利.耳穴刺血疗法治疗黄褐斑.中国针灸,1984,4(4):9
39 王红涛, 冯坤.耳穴放血治疗黄褐斑120例.河南中医,1996,16(2): 51
40 李清芝.耳背放血疗法治疗扁平疣34例疗效观察.河南中医,1987,(3): 19
41 王海琴, 钟剑强.针刺放血治疗坐骨神经痛52例临床观察.河南中医药学刊,2000,15(6): 17-18
42 姜希英, 赵设林.放血疗法治疗口唇干裂20例.上海针灸杂志,1995,14(5): 210
43 王晓明, 王香娇.早期甲沟炎、脓性指头炎的针刺放血疗法.中国民间疗法,1999, 7(9): 15-16
44 李国庆, 王玉芬.针罐放血疗法治疗第三腰椎横突综合征76例.上海针灸杂志,1997,16(6): 22
45 宝  泉, 金喜春, 巴  图等.放血疗法治疗高血压病50例疗效观察.中国民族医药杂志  1996, 2(2): 17
46 彭琳顺.针刀配合放血疗法治疗高血压32例报告.按摩与导引,2000,16(3): 27-28
47 王凤艳, 滕秀英等刺络放血治疗Ⅰ、Ⅱ期高血压病的临床观察.中医药学报,199927(3): 46-47
48 杨海霞.针刺放血疗法的临床应用.上海中医药杂志,2001,35(3): 36-37
49 刘幸娟.耳尖放血合耳穴贴压治疗高血压病.湖北中医杂志,2000, 22(1)
50 吴淑珍.梅花针叩刺放血拔罐治疗支气管哮喘32例.陕西中医,199718(5): 222
51 孙成松.病灶局部放血治疗痛风28例.中医外治杂志,2001, 10(6): 14
52 赵  晖, 赵阳等,韩煜等.刺络放血疗法治疗银屑病500例疗效分析.黑龙江医药科学,1999,22(5): 88-89
53 陈  平.中医综合疗法治疗银屑病30例. 河北中医,1999, 21(1): 23
54 姜振华.耳穴割治放血疗法治疗银屑病23例观察.中医药学刊,2001, 19(3): 266
55 张  娟.耳穴割治法治疗银屑病15例.山西中医,2000, 16(1): 6
56 戈振华.球结膜放血疗法治疗角膜溃疡19例. 1999,7(3): 199-200
57 张西英.刺络放血治疗流行性腮腺炎28例.陕西中医函授,1995,(3): 27-28
58 徐彩虹, 王 欣.三棱针点刺放血治疗腮腺炎.安徽中医临床杂志,1999, 11(2): 140-141
59 顾艳荣, 陈 茹.耳针放血治疗流行性腮腺炎93例疗效分析.黑龙江医药科学,1999, 22(6): 100
60 单宝枝.刺络放血法治疗咽喉急症.上海中医药杂志,1999,(9): 40-41
61 吴  昕.放血配合穴封治疗急慢性咽炎56例.中医外治杂志,2000,9(5): 52
62 苏延汉, 王秀娟, 陈福荣等.耳针放血治疗咽炎、扁桃体炎5386例.医学纵横,2000,(2): 55
63 张  力.梅花针加火罐治疗慢性咽炎67例.上海针灸杂志,2000,19(5): 46
64 张文义.舌下静脉放血治疗急性扁桃体炎.中医外治杂志,2000,9(5): 41
65 张绍芬, 吕淑云, 张青等.耳尖放血佐治化脓性扁桃体炎58例效果观察.齐鲁医学杂志  2001,16(3): 224
66 侯爱凤, 于 豪.中药吹喉配合点刺放血治疗小儿急性扁桃体炎105例.安徽中医临床杂志,2000,12(5): 425
67 颜景夫, 周跃先.放血疗法治疗慢性扁桃体炎.山东中医学院学报,1994,18(1): 50
68 袁国胜, 乔学产.耳垂放血法治疗急性扁桃体炎.北京中医,1998,17(5): 42
69 范永全, 王丽菲.耳尖放血治疗急性扁桃体炎63例.湖北中医杂志,2000,22(4): 47
70 徐明, 王艳梅, 郭冬梅等.针刺放血疗法治疗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32例.针灸临床杂志  1999,15(4): 14-15
71 颜景夫, 周跃先.放血疗法治疗慢性扁桃体炎.山东中医学院学报,1994,18(1): 50
72 傅丽菊, 线利波, 郑祖艳.点刺放血治疗小儿急性扁桃体炎发热49例疗效观察.中医药学报1999,27(4): 43
73 路  一.耳尖放血治疗麦粒肿60例.针灸临床杂志,2000,16(8): 46
74 候爱凤,于 豪.点刺放血治疗麦粒肿60例疗效观察.中国民族民间医药杂志,2001,(3): 154-155
75 王玉财, 高唐谦.耳垂放血加清解汤治疗多发性麦粒肿.河南中医,2001,21(6): 5
76 吴建强.耳穴针刺放血治疗麦粒肿120例.中医外治杂志,1999,8(4): 49
77 徐伟辉, 罗美庄.赞刺配合耳尖放血治疗麦粒肿68例.湖南中医药导报,2001,7(1): 31
78 白红红, 王碧娥.放血疗法治疗麦粒肿38例.中国民间疗法,2000, 8(3): 6
79 魏素臻, 王燕, 崔为发等.耳尖放血疗法治疗麦粒肿100例.中国全科医学,2000,3(3): 180,
80 陈海燕, 郗海铭, 李秀花等.耳尖放血治疗麦粒肿111例疗效观察.贵阳中医学院学报,  2000,22(1): 29-30
81 李秀芳.十宣放血治小儿高热惊厥护理体会.江西中医药,1999,30(6): 38
82 刘康平.点刺放血疗法治疗百日咳60例.黑龙江中医药,1991,(3): 44
83 陈国民.推拿及穴位割治疗法治疗偏头痛52例.上海中医药杂志,2001,35(6): 22
84 王秀珍. 刺血疗法.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86年4月第1版,1988年5月第3次印刷43-44
85 王秀珍. 刺血疗法.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86年4月第1版,1988年5月第3次印刷30-31
86 马家蔚, 李善华.常规治疗下加放血疗法成功治疗急性左心衰肺水肿2例.广东医学院学报  1997,15(1): 78
87 杨如兰,王廷杰,刘达康.慢性肺心病放血疗法初步观察.四川医学,1986,7(1):11-13
88 郑  佩,郑策.刺血医镜.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年6月第1版第1次印刷
89 王秀珍. 刺血疗法.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86年4月第1版,1988年5月第3次印刷20-21
90 财吉拉胡.刺血疗法.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5年1月第1版第1次印刷 18-21
91 德  毛, 昂  洛.藏医放血疗法治疗痛风.中国民族医药杂志,1998, 4(4): 34
92 胥筱云.漫话藏医放血疗法.中国民族民间医药杂志,1999,(6): 335-336
93 陈士奎,蔡景峰主编.中国传统医药概览.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7年11月第1版第1次印刷
94 塔  木, 巴  图, 德格吉日胡.蒙医双罐一针放血疗法治疗头痛35例临床观察.中国民族医药杂志,1996, 2(1): 25-26
95 格日勒图, 乌力吉.放血疗法治疗下肢静脉曲张.中国民族医药杂志,1999,5(4): 16
96 格日勒图, 贺希格, 王玛瑙.蒙医放血疗法治疗眼乌兰格尔病14例临床观察.中国民族医药杂志,1999,5(1): 21-22
97 韩•乌力吉, 吴海荣.蒙医放血疗法治疗血管性头痛40例临床观察.中国民族医药杂志,1995,1(1): 22-23
98 恩和巴图, 斯钦昭日格图.蒙医放血疗法治疗中风偏瘫.中国民族医药杂志,1998,4(3): 22
99 天  山, 包斯琴, 毕力格.蒙医放血治疗小儿流行性腮腺炎.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02,8(1):26
100 拉木苏荣, 朝鲁, 乌云图.蒙医放血疗法治疗血希拉性头痛.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01,7(3): 封2
101 徐  惠, 白晓菊, 莎玫.蒙医放血疗法在眼科的应用.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00,6(1): 25
102 钱伯城主编.古文观止新编.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12月第1版,1995年5月第7次印刷.297
103 喻喜春;杨秀娟.实用中华刺血疗法.北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北京医科大学联合出版社,1995第1版,1996年12月第2次印刷7-8
104 巴•吉格木德.中华医史杂志.1983.13(4):257
105 Andrea Giovafnonl, G.Valeri, E.Paci,et al. Regression of multiple hepatic masses in a young patient with thalassaemia. Pediatr Radiol, 2000, 30:161-164
106 Masahiko F. Masahiko K. Esteban G. et al. Ineffective interferon treatment of chronic hepatitis C-associated porphyria cutanea tarda, but with a transient decrease in HCV RNA levels. 2000,35:60-62



近40年刺络放血疗法的临床运用概况
王芬  罗汀  指导老师:郭义  王秀云
(天津中医学院2001级研究生,天津300193)

摘要:  刺血疗法历史源远流长,由于这一疗法具有简、便、验、廉等特点,数千年来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近30年来,放血疗法治疗的范围不断扩大.用于治疗的疾病已达百余种,遍及临床内、外、妇、儿、五官、皮肤等各科,取得了较大进展。本文搜集了从1960年至今的有关刺络放血的文献327篇,从中总结出一些对临床有用的规律,并对此疗法在临床各科疾病中的应用做了一些具体介绍。
主题词: 刺血疗法   放血疗法   刺血    放血

刺血疗法,古称“启脉”、“刺络”,俗称“放血疗法”。其方法一般用三棱针、缝衣针、梅花针、粗毫针、小针刀等针具刺穴位、病灶处、病理反应点或浅表的络脉(相当于浅表静脉),放出一定量的血液,通过调整脏腑气血经络,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 由于这一疗法具有简、便、验、廉等特点,数千年来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
在我国,刺血疗法有很悠久的历史,早自《内经》就有记载,《灵枢•九针十二原》有:“九针之名,各不同形,……四曰锋针,长一寸六分;……锋针者,刃三隅,以发痼疾。”
国外文献中也有关于刺络放血疗法的记载。古希腊、古罗马、古埃及和印度医学都曾以刺血法治疗、预防疾病。从古埃及的许多“纸草文”中就可发现,为了预防和治疗疾病,古代埃及的医生们曾采用“放血术”和“水蛭吸血术”以排除“污血”。古希腊医学的医疗器械中,即包括刺血工具――“柳叶刀”。中世纪,尤其是16世纪以来,德、法、朝、荷以及日本等国,皆使用此法。法国的布鲁塞(Broussais,F.J.V.,1772-1838)和其弟子用“吸角”泻血法治疗肠胃病、热病、心血管内膜炎等都有较好疗效。在日本天保年间(1830-1843),苇原检校著《针道发秘》一书,所载刺血适应症有晕针、中风、齿痛、咽痛、癫痫、淋病、急肩风、脚气等11类。
总的来看中国运用刺血疗法最早,理论体系也较为系统,在国际上影响最大。且近30年来,放血疗法的治疗范围不断扩大.用于治疗疾病已达百余种,遍及临床内、外、妇、儿、五官、皮肤等各科,取得了较大进展。同时,以刺血疗法预防某些急性传染病,如流感,流行性腮腺炎,百日咳,流行性结膜炎等,也收到了较好的效果。这些内容,有的已作为基本治疗方法而被写进了国家组织编写的高等中医教材等。
本文搜集了从1960年至今的有关刺络放血的文献327篇,希望从中总结出一些对临床有用的规律。
1刺络放血疗法主治病种,作用总结
1.1根据所属科别统计的刺血主治病种
共统计327篇文章,按《中医内科学》、《中医儿科学》……将其分成内(98篇)、伤科(48篇)、妇(3篇)、儿(49篇)、外科(50篇)、眼科(45篇)、耳鼻喉科(34篇)。其中内科治疗的病种最多,共34种。其次依序为外科(28种)、儿科(15种)、伤科(10种)、眼科(10种)、耳鼻喉科(10种)、妇科(3种)。(见表1)

表1   刺血主治病种
内科     儿科       妇科      伤科      眼科      耳鼻喉科    外科
篇数      98        49         3         29        45         34        69
病种      34        15         3         10        10          10       28

在刺血主治的所有病种之中,治疗麦粒肿的篇数最多,一共有19篇。其次是结膜炎16篇。可见临床上刺血用于治疗眼科疾患的频繁程度。表2统计了各科刺血治疗多于5篇的病种。
表2    各科刺血治疗多于5篇的病种
内科         儿科          伤科         眼科        耳鼻喉科       外科
头痛(12)        流行性腮腺炎(12)   腰扭伤(8)      麦粒肿(19)      咽喉炎(11)       带状疱疹(9)
高血压(8)          疳疾(8)        软组织损伤(5)     结膜炎(16)     扁桃体炎(9)        痤疮(9)
坐骨神经痛(7)      高热(5)       腰椎间盘突出症(5)                                  银屑病(5)
高热(6)                                                                              疣(5)
感冒(5)
中风(5)

1.2根据作用统计的刺血主治病种
另外,本文还根据刺血治疗的作用对刺血主要治疗的病种进行了总结。刺血治疗的作用主要是通过调整阴阳,疏通经络,调和气血,扶正祛邪而实现的。从国内外近几十年的文献报道来看,刺血疗法治疗疾病的种类虽然很多,但其治疗作用总的可归结为促进血液循环,加速新陈代谢。不外乎有退热、止痛、镇静、降压、降低血粘度、强心、活血、消癥、急救、消炎、止痒、抗过敏这几项作用,以下即通过这几项作用总结了刺血疗法治疗的病种。
1.2.1退热
针刺放血可以退热,《灵枢•九针论》:“四曰锋针,……主泻热出血。”
①针刺放血治疗对外感发热和阳盛发热效果较好,针刺放血后可促使邪热外泄,使体内阴阳平衡而退热。现代中医因此将刺血疗法用于治疗高热或小儿高热。
1.2.2止痛
刺血疗法最突出的治疗作用是止痛。中医认为“痛则不通”,针刺放血可疏通经络中壅滞的气血,改变气滞血瘀的病理变化,“通则不痛”,经络气血畅通了,疼痛则自然消除。因此刺血疗法可以应用于各种内外科及五官科痛证,如神经性头痛、偏头痛、三叉神经痛、结石绞痛、脉管炎剧痛、阑尾炎腹痛、关节疼痛、坐骨神经痛、胁痛、腰痛、牙痛、咽喉肿痛等。
1.2.3镇静
针刺放血有镇静安神的作用,这种作用可能是通过理血调气,通达经络,使脏腑气血调和而恢复正常生理功能。临床上治疗精神分裂症、小儿狂症、癔病、失眠、破伤风等疾病有较好的镇静作用。多数病人经针刺放血后,会马上安静下来,熟睡一觉醒来,神智多见清爽。
1.2.4降压
刺血可以泻热平肝,治疗肝阳上亢型高血压病人,可使血压快速下降,是治疗急进型高血压和脑溢血病人血压暴涨的一种急救方法。根据临床观察,一般高血压病人也有效,但远期疗效不够稳定。
1.2.5强心
心力衰竭患者,由于心脏不能正常排出血液而影响静脉血液回流,结果血液瘀积在静脉内,针刺放血可增强心力,发挥“理血调气”的作用。《外治汇要》中有刺血治疗胸痹的记载。西方现代医学现仍采取穿刺股动脉放血(300-1000ml)来治疗肺心病,以快速稀释血液,降低血粘度,减小容量负荷和阻力负荷,纠正心衰,使肺心病症状迅速缓解。临床常将放血疗法作为治疗血液高粘度、高血容量的一种紧急治疗方法。用于治疗真性红细胞增多症、慢性肺心病。肺水肿严重时,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应激治疗措施是,用止血带轮换包扎四肢,在循环负荷而未并发低血压的情况下,可采用静脉切开放血100-150ml。
1.2.6活血
跌打损伤引起的局部肢体肿胀疼痛,运动受限,多因气滞血瘀,经络壅塞而成,针刺放血可以疏通经络中壅滞的气血。“宛陈则除之”。使局部伤处经络畅通,改善了伤处组织微循环障碍,缓解血管痉挛,帮助机体组织恢复,肿痛自消。据临床报道用于治疗外科软组织损伤、踝关节扭伤、腰扭伤等创伤效果很好。
另外,现代西方医学将放血疗法用于外科手术后。如英国医生使用水蛭帮助吸出整形外科手术中出现代瘀血,以加速伤口的愈合,获得了成功。
1.2.7消癥
针刺放血有活血化瘀的功效,对瘀血症和癥瘕积聚用之有效。因此临床多用于治疗甲状腺腺瘤、乳房肿块等疾病,有明显的消癥化瘀的作用。
1.2.8急救
针刺放血的急救作用一向为古代医家所重视,民间流传也较普遍,如中暑、小儿惊厥、昏迷、痧症、毒蛇咬伤等急症,经针刺放血后,险症常可立刻解除,临床还常将其用于支气管哮喘急性发作时,针刺放血是一种简便有效的控制症状的方法。
1.2.9消炎
针刺放血有消炎解毒的作用。十九世纪,法国有人认为“放血是一种刺激疗法,是对抗炎症的有效方法。”因此,内外、妇儿、五官、皮肤等科的一些感染性疾病,如急性乳腺炎、急性阑尾炎、丹毒、疖肿、急性结膜炎等,针刺放血后可促使炎症消退,丹毒、疖肿等局部感染性疾病,可直接在红肿处针砭出血,使毒邪随血排出。
1.2.10止痒
临床多用于治疗各种皮肤病,如:湿疹、风疹、荨麻疹、神经性皮炎等。这些疾病的基本症状就是瘙痒。中医认为痒总属气血的病变,以气血亏虚为本,风寒湿邪及痰、瘀为标。刺血止痒的机理在于驱除病变周围的瘀血,瘀血消散,经络畅通,气血条达,营卫调和,则痒自除。
1.2.11抗过敏
刺血对过敏性鼻炎、过敏性结膜炎、荨麻疹、过敏性哮喘,能取得较好疗效,有的能根治。针刺放血通过一定的出血量及对经络的较强刺激,使机体重新整合,调节血液分布,减轻充血、水肿,达到降低或消除变态反应。
从以上可以看出,刺络放血疗法具有退热、活血、消炎、止痛等作用,对于治疗头痛、高热、外科伤病、各种炎症等疗效较好。下面就介绍一下该疗法在各种病症中的具体应用情况。

2刺络放血疗法临床应用总结
2.1内科(包括神经科、精神科)
2.1.1头痛
外感型头痛根据疼痛部位不同有不同的取穴。颠顶痛取百会、通天、行间、阿是穴;前头痛取上星、印堂、合谷、阿是穴;侧头痛取率谷、太阳、侠溪、阿是穴;后头痛取后顶、天柱、昆仑、阿是穴。可用三棱针、5号注射针头或缝衣针点刺,出血量为数滴。
内伤型头痛(如偏头痛、顽固性头痛等)刺血部位多取太阳穴部位的静脉或动脉,用三棱针或大号缝衣针点刺,也可用手术刀轻轻割划加拔罐,出血量为1—3ml。
2.1.2高血压
高血压多采用太阳、委中放血,出血量较大,可达10 ml。蒙医治疗高血压时,选“努德嘎”(位于肘窝横线中点稍外侧处,有男左女右之别)为主穴,据血型不同者选择不同的配穴,赫依血型者取“龙萨”穴(位于踝关节内侧上1寸外)或“全术格”穴;对血希拉血型者取“泽冲”穴(位于颈外侧,在耳垂垂直线,锁骨窝上四横指处)或“如古高”穴等。用平刃刀放血,放血量大,以血稍见鲜红色为度,限量为150 ml左右。
2.1.3面瘫
针灸是治疗面瘫的主要疗法,且疗效肯定。刺络放血治疗面瘫也有很好的疗效,且有多种方法。其一为用三棱针在颊车、阳白穴点刺3—5下,再拔火罐3--5分钟,出血量以1--5 ml为宜;其二为在耳背找一小静脉,用手术刀割大约1cm的口子,挤出约2 ml的血;其三为割治法,令患者张口,即见患侧颊部有三条横的带状皱襞,用三棱针垂直将皱襞刺破,令患者尽力吸吮,吐出血液,直至无血。
2.1.4高热
流感、肺炎、化脓性扁桃体炎等多种疾病都能引起高热,用刺络放血疗法治疗各种原因引起的高热均能取得较好的疗效。所选穴位为十二井、十宣、尺泽、少商等,用三棱针点刺放血,出血量为2—3滴。
2.1.5中风及其后遗症
中风初起,可选用手十二井刺络放血;中风后失语,也可采用放血疗法,选金津、玉液穴,用三棱针点刺放血5—7滴。
2.1.6坐骨神经痛
治疗坐骨神经痛在普通针刺的基础上加用三棱针点刺至阴穴,使出血10滴左右,痛甚则量宜多,可获得更好的疗效。
2.1.7支气管哮喘
用梅花针用力在肺俞穴叩打,致局部皮肤轻微出血后,立即拔火罐,留罐5—10分钟,出血量为0.5--3 ml,同时需配合有关穴位针刺治疗。
2.1.8美尼尔氏病
治疗美尼尔氏病,可选用双侧的太阳穴及印堂穴,用三棱针点刺放血,同时配合有关穴位针刺治疗。
2.1.9梦遗
治疗梦遗可选用双侧的少商、中冲、少冲、隐白、厉兑,用三棱针点刺放血1—3滴,同时配合三阴交埋针,可取得满意的疗效。
2.1.10痛风
选发病时症状最明显部位的1—2个点,用小针刀刺入皮下,深达骨面,起针刀后挤压切口周围,尽是让血液及组织液流出。
2.1.11口唇干裂
用三棱针快速直刺兑端、承浆穴,轻挤压针孔周围,使之出血1—3滴。
2.1.12精神分裂症
用刺血的方法治疗精神分裂症,多选用太阳、曲泽、神道、心俞、大椎等穴,用三棱针点刺放血,放血量宜大,可达数十毫升。
2.1.13中暑
在常规措施的基础上加用放血疗法抢救急性中暑可取得非常好的效果,将患者移至通风处后,即予十宣放血,大椎穴放血加拔罐。
2.1.14急性嗜盐菌食物中毒
可选用双侧的中冲,少商为主穴,神阙、水分、阴交、双侧肓俞为配穴。先用三棱针点刺手四井穴,挤压使之充分出血,以血色由紫暗变淡红为度。中毒症状较重加刺脐周四穴,深约1—4分,视病情而定。若已呈休克状态可深刺5分,同时包括神阙穴在内加拔火罐至神阙穴充血如红桃状,脐周四穴血流成行即可起罐。
2.2外科
2.2.1银屑病
银屑病是皮肤科的常见病、多发病,常规疗法往往不能取得满意的效果,而文献报道的几种刺络放血的方法却能收到较好的疗效。可用三棱针或手术刀片在耳背静脉放血数滴至数毫升,再加上耳穴割治,即用手术刀片在上耳根、对耳轮等处作长约2—3mm的切口,以轻度渗血为宜,并在切口涂上新鲜大蒜渣。另有报道取大椎、陶道、肝俞(双),三棱针点刺后闪火拔罐5—10分钟,每穴放血0.3—0.5ml,再配合电针加山莨菪碱穴位注射,治疗银屑病也取得了满意的效果。
2.2.2痤疮
在耳郭取热穴,用三棱针或静脉注射针(8—9号)快速点刺,出血数滴即可,另外也可取两侧的肺俞、心俞、肝俞、脾俞、肾俞穴,用一次性刺耳针,刺破毛细血管后,立即出针,在点刺的俞穴上拔火罐。
2.2.3黄褐斑
治疗黄褐斑可用耳穴放血的方法,主穴选取内分泌、肺、神门,产后孕斑未消退或伴月经不调者配内生殖器、肾;情志抑郁者配肝、皮质下,用三棱针或一次性注射针头刺入穴位,拔针后轻挤出血,配穴可在对侧用王不留行帖压。
2.2.4扁平疣
采用耳背放血疗法治疗扁平疣可取得满意疗效。在上耳背、中耳背、下耳背、毛细血管网及浅表小静脉处,用三棱针或手术刀片点破血管,出血量以5—10滴为宜。
2.2.5带状疱疹
带状疱疹是由病毒感染所致,可发于躯干,也可发于额颊部,用放血疗法治疗为消毒后,先用三棱针将疱疹挑破,并在其周围红晕部位加刺几针,然后对点刺过的疱疹进行拔罐吸出紫黑色的血,额颊部疱疹不宜吸拔,刺破即可。
2.2.6丹毒
用点刺法治疗丹毒,穴取四缝,用三棱针速刺,挤出少量粘液(有时夹有血滴)。或在红肿处散刺,加拔火罐。
2.2.7急性乳腺炎
按照病灶部位不同,选取不同的穴位放血。乳中型选膏肓、魄户、神党;乳上型选膏肓、魄户、附分;乳下型选膏肓、神党、意喜。皆取患侧穴,用三棱针点刺,每穴放血3滴,发热者加刺大椎、陶道放血。
2.2.8疖肿
当疖肿局部组织液化成血脓后,可采用三棱针在疖肿顶部快速刺3—6针,刺后立即拔上火罐,将脓吸出,治愈率可达百分之百。
2.2.9急性大隐静脉炎
在患肢条索状红肿的患处,用三棱针速刺3—5下,出血后迅速拔火罐于出血部位,每点放血至少10 ml。
2.2.10脓痂疹
用三棱针刺双耳屏肾上腺穴出血2—3滴,浅刺出血即可。
2.2.11痄腮
痄腮可发生在单侧,也可双侧同时患病,用刺血法治疗痄腮首先在患侧耳背上找一条最粗大,呈暗紫色的静脉血管,消毒后,用刀尖将静脉血管挑破,出血量为4—5滴,治愈率可达100%。
2.2.12顽癣
用刺血法治疗顽癣,可取耳根穴及内中魁穴(中指第二节横纹中央),用三棱针点刺,以微微出血为度,此法对牛皮癣、金钱癣、干癣、湿癣及神经性皮炎等皆有效。
2.3妇科
2.3.1痛经
适宜运用刺血疗法的痛经有气滞血瘀型和寒湿凝滞型。治疗可刺下髎穴、关元俞、阴陵泉、肾俞等穴出血,寒湿凝滞型可配合腹部热敷。
2.3.2不孕症
刺曲泽、阴陵泉、腰俞出血,可治疗肝郁型不孕症。
2.4儿科
2.4.1高热、惊风
高热是儿科的常见疾病,不及时退热,还可引起惊风。用刺血疗法治疗小儿高热,因其病因不同选穴不同,但总的治则为疏风驱邪、清热泻火,取穴可取印堂、太阳、大椎、委中、少商、尺泽、太冲等,用三棱针点刺出血,每穴可放血3—4滴,体质弱者可酌减,若出现惊风则可加刺十宣、涌泉、双侧耳尖放血,疗效确切。
2.4.2疳积、消化不良
治疗此类病症可选用割治手掌大鱼际法,即用刀片割破大鱼际的鱼腹穴,挤出赤豆大的油膜,伤口不见血,或用三棱针点刺四缝穴,挤出淡黄色粘液少许,均能取得满意疗效。
2.4.3百日咳
治疗小儿百日咳,可取少商、商阳穴,用三棱针点刺放血,出血量为数滴。
2.4.4流行性腮腺炎
选取耳尖、颊车、少商、商阳穴或局部病灶用三棱针点刺出血少许,治疗流行性腮腺炎总有效率可达96.4%。
2.4.5急性吐泻
治疗小儿急性吐泻可采用刺络放血疗法,点刺委中、曲泽、四缝穴,使出血少许,而治疗新生儿非细菌感染性腹泻可采用隐白穴放血法,点刺出血,小米粒大一滴即可。
2.5眼科
2.5.7麦粒肿
用刺血疗法治疗麦粒肿的文献报道较多,多采用耳尖部放血,其中又以耳尖放血为最常用,即用三棱针点刺耳尖,放血数滴,可配合用毫针在麦粒肿红肿之局部分散点刺,或在患者背部找到形似丘疹的反应点,用三棱针点刺加拔火罐,使出血量达1--2 ml。除耳尖放血外,瞳子髎放血,耳背降压沟放血,足中趾尖端放血治疗麦粒肿均取得比较满意的疗效。
2.5.6急性结膜炎
急性结膜炎,俗称“红眼病”,用刺络放血法治疗可取得满意疗效,放血部位可选择太阳、大椎、少商、太冲、攒竹、印堂、耳穴眼及耳尖,出血量达数滴即可。
2.5.5翼状胬肉
用三棱针在耳尖穴、大椎穴点刺放血5—8滴可治疗翼状胬肉,此外少泽、肝俞放血也可治疗此病。
2.5.4角膜溃疡
在角膜溃疡的急性期可采用放血疗法,用小圆刀片放射状切球结膜,作长约0.3—0.5cm大小的切口,切口内端须达角巩膜缘处,要求切透结膜全层至巩膜,但不伤及巩膜,使切口尽可能多出血,术后包扎患眼。
2.5.5眼肌麻痹
根据眼肌麻痹情况选取穴位,外直肌麻痹时选瞳子髎,内直肌麻痹时选攒竹,下斜肌和下直肌麻痹时选承泣,上斜肌和上直肌麻痹时选鱼腰。用采血针轻轻点刺,使其微微出血,各种情况均配合后溪放血。
2.5.6青光眼
用三棱针或采血针点刺太阳、头维放血,均具有降低眼压的作用,可用来治疗青光眼。
2.6耳鼻喉科
2.6.1急性扁桃体炎
报道用刺络放血法治疗急性扁桃体炎的文献也颇多,尽管放血的部位及方法不尽相同,但都取得较好的疗效。具体为用三棱针舌下静脉(金津、玉液)放血,或耳尖放血,或直接刺肿大的扁桃体放血,还可选用双侧少商、耳穴扁桃体点刺放血。
2.6.2急慢性咽炎
用刀片切开耳后静脉放血5—6滴,再加上三棱针点刺少商出血,配合天突穴注射复方丹参注射液2 ml,治疗急慢性咽炎可取得良好疗效。
2.7伤科
2.7.1软组织扭挫伤
软组织扭挫伤多为局部的气血瘀滞。治疗时可在患处压痛最敏感点或肿痛最明显处用三棱针点刺或梅花针叩刺出血后加拔火罐可使瘀血外出,急性腰扭伤者还可加用委中、人中、承浆放血。
2.7.2腰椎间盘突出
在突出部位及上下椎间盘之间选3个穴位,在3个椎间盘之间旁开1寸各选3个穴位,用三棱针在选准的穴位局部直刺1—3分,以出血为度,在刺血部位即刻拔火罐。
2.7.3第三腰椎横突综合征
在第三腰椎横突压痛最明显处,用三棱针刺入并做轻微拔离后出针,出针后迅速拔火罐至局部皮肤青紫并有少时不时血液后起罐。用此方法治疗第三腰椎横突综合征有较好疗效。
以上所述是用刺络疗法治疗取得满意疗效,且文献报道颇多的一些疾病,可以用此法治疗的疾病还有一些,限于篇幅,在此不便一一赘述。但笔者认为,刺络放血疗法具有适用范围广、价格低廉、操作简便、疗效肯定等诸多优点,必将得到进一步的推广应用,为保护人类的健康发挥更大的作用。









刺络疗法对脑血管病及其相关证候和机理的回顾
蔡圣朝
(安徽中医学院附属针灸医院    230061)

刺络又称刺血,古代称之为刺血络,是针灸学科中较为常用,适应广泛的一种针刺方法。中医学认为“久病必瘀”“久病入络”。刺络疗法可达到“菀陈则除之”的目的。《灵枢•寿夭刚柔》中载:“久痹不去其身者,视其血络,尽出其血。”现临床大量实践证实,刺络不仅可治病,而且可治疗许多疑难怪病。脑血管病发病率高致残率高,死亡率高,是当今危害中、老年身体健康的一号杀手,脑血管病的相关证候治疗颇为棘手,刺络疗法在这方面作出了探索。
1中风初起
中风初起,病势急,病情重,多数仅用药物治疗。郭氏[1]运用刺络放血法对55例中风初起的意识障碍分为刺络放血组33名,对照组22名,各组按损伤程度分为大、中、小三种,观察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前后15、30、50分钟的血压、呼吸、心率、神志的变化;与对照组进行比较,结果刺络放血可使中风患者心率加快,小面积损伤患者收缩压升高,神志好转,另又观察中风患者29名,以经颅多普勒诊断仅观察颅内血流动力学的变化,发现中风患者颅内各主要动脉的血流速度增快者,亦有减慢,而行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后,原血流速度增快者有减慢趋势,原血流速度减慢者有增快的变化趋势,从而表现出良性的调整作用。
2中风后遗症
中风病人度过急性期后,生命体征平稳,这时康复摆在首要位置,刺络放血对该病的康复有良好有效果。潘氏[2]运用头针加刺络放血治疗中风后遗症84例,病程最短15天,最长2年。治疗组84例,采用头针加刺络放血疗法,头针取穴病灶侧运动区、感觉区、伴言语不利者,加用言语二区及言语三区,失用症加运用区,接电针仪,每日一次,10次为一疗程,疗程间休息5天。刺络放血疗法:上肢取曲泽,尺泽、曲池、外关、下肢取委中,阳陵泉、委阳、八风为主穴、手指活动障碍者加阳池、八邪、中渚、语言不利者加金津、玉液。每次取上下肢各1—2个主穴,配穴酌选。对照组以曲池、外关、合谷、环跳、风市、阳陵泉、三阴交、昆仑为主穴。面瘫加地仓透颊车、下关、语言不利取廉泉、哑门、用平补平泻手法,一日1次,10次为一疗程,疗程间休息5天,两组治疗结果,经统计学处理P<0.05,有显著性差异,头针加刺络放血疗法对中风后遗症的疗效优于单独体针法。温氏[3]运用巨刺加刺络拔罐法治疗中风偏瘫,以皮肤针叩击患者上背部、以脊柱正中的督脉和膀胱经的两侧线为主,使其皮肤隐隐出血,然后加用数枚火罐,拔出其中瘀血,总量约5—10ml,隔日一次,10次为一疗程,休息6—7天,进行第2个疗程,一般3—6个疗程,叩击皮部可疏通经络和脏俯之气机,起到调整脏腑机能之作用。
3中风失语
中风后失语治疗颇为棘手,临床康复有一定难度。张氏[4]收集82例门诊及住院失语患者均为经头颅CT证实为脑梗塞的病人。治疗取头皮针语言Ⅰ、Ⅱ、Ⅲ区及百会穴。根据病人情况取卧位或坐位,在此4穴慢速度压迫式进针,穴位出现绿豆大血珠即可,然后用棉球擦去血珠止血,隔日1次,6次为1疗程,疗程间隔3日,另外60例为药物(蝮蛇抗栓酶静滴和口服西药)对照组。两组治疗结果有效率经统计学处理P<0.01有显著意义。孙氏[5]应用30号0.5寸毫针点刺患者舌中(聚泉)、舌侧(双)、舌尖、舌底(金津、玉液)、点刺泻血,隔日1次,3—5次为一疗程。治疗脑血栓15例,脑出血18例的语言不利。33例经治疗一疗程痊愈20例,好转10例,无效3例,病程越短疗效越高。提示刺络放血对中风失语有较理想前景。
4假性球麻痹和情志障碍
假性球麻痹和情志障碍对中风康复影响较大,易引起诸多并发症,所以直接关系到该病的预后,石氏[6]采用刺络拔罐法治疗假性球麻痹46例,新有病例均经头颅CT证实为脑出血,脑梗塞或脑外伤。病程均不超过60天,取以金津、玉液、人迎、水突、气舍为连线,宽约2cm的两侧区域及廉泉、天突丰隆、足三里穴。选择区域用梅花针由上到下,由轻至重均匀叩刺,以局部皮肤充血潮红、轻微出血为度,然后用消毒干棉球擦去血迹,再用小号玻璃罐拔取少许血液为度,每次6分钟,隔日1次,5次为1疗程。必要时休息3天,再行第2疗程,总有效率为98%,痊愈率占61%,临床中施以刺络拔罐后患者感咽部舒适,自觉症状减轻,本法可祛瘀生新,局部组织循环、营养供应增加,促进新陈代谢。笔者认为用本法治疗假球麻痹施治中应突出一个“早”字。宗氏[7]应用刺血法取太阳、曲泽、丰隆、治疗中风所致情志障碍25例,操作以三棱针快速刺入皮下约1cm,挤血3—5滴,每3日一次。治疗结果痊愈7例、显效11例,好转5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92%。
5高血压病
高血压几乎是中风病人必然伴随症状,有些病例药物缺乏很好疗效。王氏[8]应用刺络疗法取穴百会、太阳、大椎、曲池、委中。治疗Ⅰ、Ⅱ期高血压病。肝火亢盛型加用太冲、行间;阴虚阳亢型加用太溪、太冲;阴阳两虚型加用肝俞、肾俞、足三里;痰湿壅盛型加用丰隆、内关;气虚血瘀型加用足三里、血海。以三棱针点刺穴位0.2—0.3cm,        部分穴位点刺后拔罐,每次宜选3—4穴,放血总量10—30ml,每周2次,10次为1疗程。对照组,使用复方降压片,根据病情每日2—6片,血压正常后选用最佳维持量,连服5周。两组疗效经卡方检验有显著差异P<0.05。治疗后,两组比较,肝火亢盛,阴虚阳亢和气虚血瘀三型差异较显著,刺络组均明显优于对照组P<0.01,说明刺络疗法较好地适应于以上三型,刺络对高血压症状,头晕、头痛,心烦改善明显。郭氏[9]运用刺血疗法,取穴大椎、百会、十宣、委中、太阳、降压沟,平均点刺深度为1—2分,大椎,太阳点刺出血加拔罐,十宣降压沟点刺挤压出血,委中点刺静脉缓慢放血,放血量10—15ml,每位患者治疗1次,合并药物,硝普钠和20%甘露醇,治疗30例,与对照组应用硝普钠和甘露醇治疗26例,对照比较P<0.01,有极其显著性差异,说明治疗组明显优于对照组。
6作用原理
马氏[10]报道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法急救中风,可使中风初起脑组织小面积损伤患者的意识状态好转,对中风患者的脑血流有双向良性调整作用;在动物实验中也观察到此法可使脑缺血或脑血肿家兔低下的脑血流图得以升高,还观察到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法对实验性脑缺血大鼠缺血区脑细胞外K+浓度的升高,Na+浓度的降低有抑制作用,可能缓解了细胞毒性脑水肿。郝氏[11]应用刺络疗法治疗32例高粘滞血症病例,取穴以大椎,委中(双侧)、点刺出血,加拔罐,隔日1次,10次为1疗程,一疗程结束后做血液流变学检查,将治疗前后的血液流变学指标进行对比,大部分有明显改善血粘度作用。韩氏[12]用刺络疗法观察了45例中风住院病员,全血粘度,血浆粘度,红细胞压积,血小板聚集率,纤维蛋白原浓度。治疗前血流变学各项指标明显高于正常值P<0.01,治疗后除红细胞压积,纤维蛋白原外,全血粘度,血小板聚集率等指标明显下降,经统计学处理,其中全血粘度,有着极显著性差异,P<0.01;血浆粘度,血小板聚集率有显著性差异P<0.05。吴氏[13]应用刺络疗法,选用委中、尺泽、曲池、太阳穴处怒张的血络处刺血,观察刺血前后微循环中红细胞聚集状态比较,微循环中流速比较,微循环中血色状态比较,微循环中渗出状态比较,均提示有非常显著地改善。微循环障碍是许多疾病的共用基础,所以改善微循环可以治疗许多疾病,李氏 [14]观察和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前后采用三维多普勒诊断仪探测颅内大脑前、中、后动脉,血液状态输入计算机分析,刺络前后具有显著差异〔P<0.05=,一般低速血流常为血管扩张,流量减少,血粘度增加所致,而高速血流常为血管痉挛或狭窄造成。可见,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具有双相调节作用,它可以通过神经体液系统的调节作用,完成对血管舒缩,血液粘稠度,血管通透性、血液灌注等诸多系统的调节,达到对脑血流的调节作用。马岩璠[15]报道“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脑缺血引起的活性钙调素含量的升高有一定的抑制作用,从而保护了脑细胞。刺络放血疗法解决了中风病临床中诸多问题,但目前掌握的资料看,仍缺乏有专门篇章对中风后上肢功能的恢复,上下肢痉挛性瘫痪、和下肢内翻等开展研究。
参考文献
1郭义, 周智良等. 中风初起的急救措施——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法的临床实验研究,上海针灸杂志,1997.16(2):11
2 潘小红, 刘峰. 头针加刺络放血治疗中风后遗症84例临床观察,针灸临床杂志,1995.11(10):16
3 温凌洁, 俞兰英. 巨刺加刺络拔罐治疗中风偏瘫92例,上海针灸杂志,2000.1(19):23
4 张小莉, 韩传华. 头针语言诸区百会穴刺血治疗脑梗塞后遗失语症82例疗效分析,三零九医院院刊,1998.4:53
5 孙国峰, 张新起. 舌体刺血治疗中风言语不利,中国中医急症,1997.6:4
6 石奕丽. 刺络拔罐法治疗假性球麻痹46例临床观察,河北中医,1997.19(2):43
7 宋建华, 孙谊等. 刺血法治疗中风所致情志障碍25例,中国民疗法,2001.9(5);17
8 王凤艳, 腾秀英. 刺络放血治疗Ⅰ、Ⅱ期高血压病的临床观察,中医药学报,1999.27(1):46
9 郭爱松, 李爱红. 刺血疗法治疗高血压临床探讨,中国针灸,1999.11 (19):661
10马岩璠, 郭义等. 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实验性脑缺血大鼠缺血区脑组织氧分压影响的动态观察,上海针灸杂志,2000.1(19):40
11 郝秀兰, 李风兰等. 刺络放血治疗高粘滞血症对血液流变性的影响,针灸临床杂志,2000.2(16):49
12 韩宝杰. 刺络疗法对中风病患者血流变学影响的临床观察,天津中医,2001.18(1):28
13 吴峻,沈晓柔. 刺血治疗前后微循环变化33例对照观察,中国针灸,2001.21(9):553
14 李青,王钦等. 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脑血流影响,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00.7(3):51
15马岩璠,郭义等. “手十二井穴”刺络放血对实验性脑缺血大鼠缺血区脑组织钙调素活性影响的实验观察,针刺研究,1999.24(2):105

中国不同民族刺络放血疗法的比较研究
马莎     指导老师:郭义
                         (天津中医学院2002级研究生   天津 300193)

                摘要:  刺血疗法是一种民间疗法,其历史源远流长。除汉族已形成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和方法之外,其他民族的刺血疗法也是丰富多彩,各具特色的。本文在参阅相关文献的基础上,从放血工具、放血部位、放血方法、放血量和放血的适应症等角度对11个少数民族的刺血方法进行比较。
关键词:  少数民族; 刺络放血; 比 较

我国是一个由56个民族组成的多民族国家,每个民族在其历史发展过程中受不同地域、文化等因素的影响,产生了各具特色的民族医学。其中,刺络放血疗法则是民族医学中的一朵奇葩,除了汉族已形成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和方法之外,其它民族的刺络放血疗法也是丰富多彩,各具特色。在众多的少数民族中,藏医、蒙医、维医、壮医、哈萨克医、回医、苗医、土家医、侗医、畲医和纳西医运用刺络放血疗法多而常见。现笔者分别从放血工具、放血部位、放血方法、放血量和放血的适应症五个方面对这11个少数民族的刺络放血方法进行比较。不妥之处,请专家批评指正。
1放血工具
不同民族使用的放血工具各不相同,但归纳起来分为两类:一类是刀具,另一类是针具。藏蒙医[1]的刺络放血工具以锐利刀具为主,主要是因为藏族和蒙族都是游牧民族,所用的生活工具多是刀具。混合金属制作的放血刀具最适合放血疗法的要求。依据患病的部位不同,使用的刀具形状也不同:在前额部络脉放血时用剃刀状放血刀具;在颈部络脉放血时用弯尖新月状器械;在人体部位明显的粗大络脉放血则选用大刀状器械。与蒙藏医使用刀具放血不同的是:以回医、苗医、土家医、侗医、畲医、纳西医、壮医为代表的少数民族,则多使用针具。其针具的共同特点是:与刀具相比所形成的创伤面积要小。不同民族刺络放血使用的针具又各有不同。回医放血多用缝衣针,苗医用铁制针具,土家医放血是用瓷瓦针(碎瓷片的锐端),侗医用植针尖刺破放血,纳西医放血用经火烤过的细针,畲医用针刺破浅表静脉放血,壮医用缝衣针或陶针针刺放血。探究不同针具的来源,主要与各少数民族不同的生活方式和生产实践密切相关。但无论是使用那一种针具,其目的都是借助针具刺破人体特定部位的浅表血络,放出适量血液以达到治疗疾病的作用。
2放血部位
2.1固定部位(特定脉)
以藏医、蒙医为代表的少数民族放血的部位比较固定,分别选择特定脉刺络放血治疗疾病。这两个少数民族放血特定部位的选择是建立在其别具特色的脉络理论基础之上。首先,藏医认为人体有一系列管线系统,其中的白脉十分重要。白脉即是脑、脊髓及白脉之统称,说明脑由无数支白脉所组成。<<四部医典>>对此有一段描述[2]:从脑部脉的海洋里,象树根一样向下延伸,司管传统的水脉有十九条。还有象丝线一般的连接脏腑的脉等,这与现代神经概念相似。白脉不能放血施治,因为它是生命之根本。与白脉相应的是黑脉,藏医所说的黑脉为全身血液运行之脉道,又称血脉。它像树枝一样,有的与脏腑相连,有的与皮肤肌肉相连。从黑脉的特点来看,应该是现代的血管。黑脉分跳脉与不跳脉,放血主要在不跳脉上进行,据文献记载,全身可针刺放血的脉道计有大的脉道七十七条,至于小的脉道则更多。比如:头颈部之放血脉管有眼脉、舌脉、喉脉等,上肢放血部位有肩脉、肝脉、肺心合脉等,下肢放血部位有腘脉、肾脉等。蒙医放血疗法吸取了西藏医学放血疗法的理论和经验,其对于脉络系统的认识与藏医相同,认为人体血脉可分初成脉、依存脉、连接脉、寿脉四种。初成脉分成三岔,依存脉有四种,连接脉有黑白两种,寿脉有三条。这些脉道营运气血,与体内外一切孔窍相连,司人体生长发育,是人体的根本。在相同的脉络理论指导下,蒙医的放血也是在不跳脉上进行,即在特定部位,将浅部脉道(静脉)切开或穿破进行放血。
2.2根据不同疾病,选择不同放血部位
以壮医、回医、畲医为代表的少数民族,刺络放血往往依据不同的疾病,而选择不同的部位放血。壮医[4]放血对外感发热、阳盛发热疗效较好,放血后能促使邪热外泄,减少血中热邪,放血部位以大椎、陶道、胸背有关穴位为主;此外,壮医放血疗法还有明显的止痛作用,特别对神经性头痛、关节痛、胃痛,放血后疼痛明显减轻或消失,放血部位以疼痛局部穴位为主。从壮医的理论角度分析,壮医认为人体内有两条通路,龙路和火路。龙路在人体内即是血液的通道(故又称为血脉,龙脉)。龙脉有主干,有网络,纵横交错,遍布全身。而火路在人体内为传感之道,相当于现代医学的”神经通路”。火路同龙路一样,也有干线及网络,分布全身。因此,壮医放血的退热作用主要是选取龙路上的相应穴位,使血中的邪热外泄,体温降至正常。而壮医放血的止痛作用,则是在龙路和火路上分别选取穴位刺络放血,以疏通经络中壅滞的气血,调整机能状态——“通则不痛”。与壮医相比,回族医学是中国传统医学与阿拉伯—伊斯兰医学“东西合璧”的产物。中国传统医学中的经络理论在回回医学中得以充分体现,比如:对于头痛、前额痛等证,回医选取督脉的印堂穴针刺放血;而对于风寒感冒、身痛、腰痛等证,回医则在膀胱经上的委中穴处针刺出血少许。针对不同的疾病,回医根据传统的经络理论选取不同的经络腧穴部位针刺放血, 以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与壮医、回医不同的是,畲医擅长治疗痧症,放血疗法是畲医治痧的方法之一,放血部位视痧症情况而定。畲医认为痧症多因风、湿、火三气相搏而生,或受风寒、暑湿、气血等痧邪乘机而入所致,因此用针刺破不同部位的浅表静脉,将痧毒、瘀血放出,有泄火解毒、祛邪利湿、散瘀消肿等功效,起到疏经通络,调畅气血的作用。
2.3人体某些部位的血管
以哈萨克医、苗医、土家医、侗医为代表的少数民族刺络疗法多在人体的血管明显处针刺放血,比如:舌下、十指尖、肘窝、腘窝等,但各个民族选取的部位又不尽相同。哈医在痛点、额头、舌下、鼻尖处针刺放血,通过放血而达到祛瘀生新、活血化瘀、通络止痛的功效。苗医放血部位多选择指(趾)尖、指(趾)甲旁、人中、舌下青筋、肘窝、腘窝等处。苗医认为,内脏本身功能失调而产生的三元内火——上元火疾在脑心肺,中元火疾在肚肠,下元火疾在肾膀胱;还有外伤——蛇、毒虫、疯狗咬伤和情志活动失常所致气乱等因素均会导致机体阴阳失衡而致病,因此在人体的血管明显处针刺放血,具有很好的泄热、排毒、消气的功能。土家医在人体某部位的小血管,比如头部、舌根部、四缝穴、食指尖放血治疗疾病以及侗医选择舌下、腘窝、肘窝和十个手指头针刺放血,它们的理论基础同苗医相同,在此就不再重复论述。
3放血方法
  各个少数民族的放血方法中以藏族和蒙族更具鲜明特色。藏医[3]的放血方法分为准备阶段,确定放血部位,结扎放血部位,放血和观察血液五个步骤。在准备阶段有缓急之分。缓是指疾病未成型,病血、好血尚未分清。藏医认为,由于人体固有血和赤巴等物质因内外因素引起紊乱,失去平衡,促使体内精微运化功能衰弱,血液不能正常生化而变成坏血,应内服汤剂药物,分清好血、病血,使疾病成型。然后,确定放血部位,血,赤巴病在肝胆总脉放血;目赤、角膜溃疡在眼脉放血。接下来,要结扎放血部位,往往是在放血处的附近部位结扎,比如:臂部放血,在腋窝下结扎;足部放血,扎紧踝骨上部等。结扎的目的是使血管鼓起,以利施术和放出血来,同时可以一次放尽病血。紧接着,放血是关键的步骤,用手指固定血管,在大血管处顺血管直划,小血管处斜划,细脉处用点刺法,险要处用重刺法。最好脉管开口与皮肤开口一致,划刺后要放松结扎绳以利出血。最后要辨析放出血液的质地、性状、颜色和夹杂物。其目的:一是确定病血和好血;二是掌握放血程度;三是分辨病性。与藏医放血方法相似,蒙医放血方法分为术前准备和正式放血两个步骤。术前准备又分为远行和近行两种。远行即热病未成熟时,在放血前先服三天清血汤药,促使其成熟,使正血与病血分离,然后再放血施治。近行即放血前不服药,但通过晒太阳或烤火取暖驱凉、祛寒。正式放血又包括放血前的结扎、部位选穴、具体操作、观察血色、放血量和辅助治疗等内容,基本上与藏医的放血方法相同。

4放血量
4.1根据病情和病人体质决定
藏、蒙医和哈萨克医放血量是根据病情和病人的一般情况而定。放出的血色黄稀,有白色泡沫或血液表面有粘液或脓液者则是病血,应将病血放尽,其量大者远非汉医放血法所能比拟,待病血放尽而正血出现时,即刻停止放血。若由热邪亢盛而致体内血液亢盛,关节肿胀等病症,也应大量放血, 以祛病血之热势。对于正精虚衰的患者,放出的血液似脓或水样时,应适当控制出血量,若视此为脓水而大量放血,将更使正精亏损而诱发水肿病。凡属老年者,小儿以及孕妇者,只放出血气,而不能放出点滴血液。
4.2针刺出血量少
回医、苗医、土家医、畲医、纳西医放血量较少,有的视病情只放一至两滴血。主要因为这些少数民族的放血部位大多选在指(趾)尖、耳尖、鼻尖、腘窝或肘窝的表浅静脉等处,均为小血管的分布部位,而且针刺深度也宜过深,因此针刺出血量少。
5放血适应症
5.1热性病
蒙、藏医放血疗法多适用于由血、希拉(即赤巴)引起的热性疾病。如疫热、疖肿、疮疡、丹毒等热症。藏医学理论认为,人体内存在隆(蒙医称之为赫依)、赤巴(蒙医称之为希拉)、培根(蒙医称之为巴达干)三大因素。隆与中医的气相似,赤巴具有中医火的性质,而培根具有水和土的性质。这人体三因又以食物精微、血液、肌肉、脂肪、骨骼、骨髓和精液七种基础物质为生存的物质基础。如果三因失去协调和平衡(主要是赤巴的紊乱)和七种基础物质失常就会出现由反常的血液而导致的热性病。因此,藏、蒙医多采用放血疗法以泻除血中热邪为目的,治疗由血和希拉引起的热性病。
5.2血液质性和胆液质性气质失调疾病
维医放血疗法多适用于血液质性和胆液质性气质失调疾病。维医学理论中有几大学说,其中的“合力提”学说即体液学说,将正常人体体液分为正常胆液质(象征火),正常血液质(象征气),正常黏液质(象征水)和正常黑胆质(象征土)。这四种体液均是在肝脏的正常功能下产生的,如果超出肝脏产生的正常状态,并且在数量和质量上有了变化,就会导致各种疾病。由于胆液质(性属干热)偏盛,使人体正常气质发生异常变化导致胆液质性气质失调疾病;若由于血液质(性属湿热)过高,使人体正常气质失调则导致血液质性气质失调疾病。无论是哪一种疾病,均由热邪引起,因此维医采用全身泻法——-致病体液用手排泻法之一,针刺放血排泻热邪。
5.3痧症
畲医、侗医多采用放血疗法治疗痧症。畲医称为“刺络”、“刺痧筋”,是将痧毒,瘀血放出。畲医认为痧症有实无虚,多因风、湿、火三气相搏而生,或受风寒、暑湿、气血、食积等痧邪乘机而入所致,多见于夏秋暑湿气盛之时。针刺放血有泄火解毒、散瘀消肿、醒脑开窍、祛邪利湿的功效,适用于各种痧症(寒痧,热痧)。
参考文献
1财吉拉胡.中国民间疗法丛书  刺血疗法.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5年1月
2陈士奎;蔡景峰. 中国传统医药概览.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7年11月
3胥筱云.  漫话藏医放血疗法.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杂志,1999:335
4杨文进.  壮医放血疗法的作用探讨. 中国民族医药杂志,1998;3(33)



金元四大家刺络思想浅析
侯春光    指导教师:郭义
(天津中医学院2002级硕士研究生,天津  300193)

摘要: 金元四大家学术观点各成一派,但在针灸尤其是在刺络方面其思想却有相似之处。笔者从内经“菀陈则除之”这一刺络疗法的历史渊源入手,总结了金元四大家刺络的共同理论基础以及各自在实践中对《内经》更深的阐述和发挥,旨在为临床治疗提供一定的理论依据和参考。
关键词: 金元四大家;刺络;内经

金元时期中医药学术争鸣盛行百花争鸣,这对中医学术流派的形成及医学发展起了重要的作用,其中特别是被后世称为金元四大家的刘完素、张从正、李杲和朱丹溪,他们的学术思想对后世产生了重大影响。现谨就金元四大家的刺络学术思想作一浅析,分析其异同,以冀对临床有所裨益。
1术渊内经,共倡刺络
金元四大家所处的时代前后相差百余年,学术观点各执一端,但纵观他们在针灸方面的学术思想,却有相似之处,那就是都重“刺络放血”疗法。
刺络放血疗法的历史渊源可追溯到《内经》时代或更早,《灵枢•九针十二原》对实热证提出了“菀陈则除之”的治则,《灵枢•小针解》释为“菀陈则除之者,去血脉也。”《素问•针解》则释之更详:“菀陈则除之,出恶血也。”《内经》中之“去血脉”、“出恶血”即指刺络放血之法。《内经》对刺络放血的名称、主治病症,治病机理出血量及禁忌等均有记载,故为历代医家所推崇。金元四大家对《内经》都有很深的研究,在理论和实践上将《内经》学说进行了更深的阐述和发展。
刘完素,字守真,对《内经》中的五行六气学说有较深的研究,他以火热立论,阐发火热病机,提出了一整套清热泻火疗法,刺络放血术即属其中之一。刘氏遵《内经》之法,以“砭射之”,“石而泄之”,以达到泻火解毒的目的,《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药略》中记载的“大烦热,昼夜不息,刺十指间出血,谓之八关大刺。”“热无度,不可止,刺陷骨穴出血。”皆是这种思想的体现,尤其八关大刺是治疗实热证的有效方法,疗效稳准,这一创新之法至今仍用于临床实践。
张从正,字子和,学宗《内经》、《难经》、《伤寒论》,倡汗、吐、下三法,力主攻邪,他在《儒门事亲•汗吐下三法赅尽治病诠》中提出“灸、蒸、熏、揲、洗、熨、烙、针刺、砭射、导引、按摩,凡解表者,皆汗法也。”即是基于《内经》血汗同源之理。张氏不但继承了《内经》刺络放血理论之真髓,而且《儒门事亲•撮要图》中还补充了《内经》病机十九条之未发:“诸风掉眩皆属于肝木……可刺大敦”,“诸痛疮痒皆属于心火……可刺少冲”,诸寒收引皆属于肾水……可刺涌泉”,“诸湿肿满皆属于脾土……可刺隐白”,“诸气愤郁皆属于肺金……可刺少商”。针对不同病机,采取井穴泻血治之,张氏师古不泥之学术风格,略窥一斑。再者,张氏根据《素问•血气形志篇》中所载的经络气血虚实的生理常数与病理特点,提出“血太过者,太阳阳明之实也;血不及者,厥阴之虚也。故出血者,宜太阳阳明。”从这种意义上说,“岂知出血者,乃所以养血也。”可见张氏刺络调血不仅遵循《内经》“血实者宜决之”之论,还有疏达经络虚实、调节气血偏颇的作用。
李杲,字明之,阐发《内经》之幽微,对脾胃学说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对刺络放血术的应用也有新的见解。他对前人认为刺血疗法仅能用于实热之症的观点有所突破,将点刺出血也应用于某些虚症的治疗。对于实证,要首辨标本缓急,如“泻其经络之壅者,为血凝而不流,故先去之,而治他病。”对于虚症,他以脾胃学说为基础,以调整营卫气血为平衡目的,这就扩大了刺络放血疗法的应用范围,对后世影响很大。
朱震亨,字彦修,后人尊称丹溪翁。朱氏倡“阳不足阴有余”论,善用滋阴降火法,在针灸治疗方面重视泻法。《丹溪心法•拾遗杂论》中提出“针法浑是泻而无补,妙在押死其血气则不痛,故下针随处皆可。”基于此,朱氏在临症中对热证、急症多取三棱针给予刺络放血,疏通经络,以泻其实。
以上金元四大家共倡“刺络放血”,其理论皆源于《内经》,并有所发展,有所创新,在临床治疗上又都与其方脉理论相一致,同中有异,各具特色。
2重于实践,各具特色
金元四大家虽在刺络泻血上有共同之处,但在针灸实践中又重倡自家学说,表现出各自的学术特点。
刘完素倡“六气皆从火化”之说,用药多以寒凉,对刺络放血疗法亦多用于实热之症。如在《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药略•针之最要》治瘀阻性腰痛,“针昆仑及针委中出血”,以活血祛瘀,缓解疼痛;治热无度不可止,“刺陷谷出血”,以清热泻火;治小肠疝痛,“刺足厥阴肝经太冲穴”,以泻厥阴经火盛;治百节疼痛,“三棱针刺绝骨出血”,以疏经活络。刘氏倡以刺络放血治实热证并非不拘穴位,任用妄为,他主张辨经而刺,如在《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疮疡论》中即提出“凡疮疡可刺者,须分经络部分,血气多少,腧穴远近。若从背而出,当从太阳……至阴、委中。从鬓而出者,当从少阳-……窍阴……从髭而出,当从阳明……厉兑。”刘氏在临床上将辨证施治思想与治疗实践紧密结合,为后世医家树立了典范。
金元时期在临床运用刺络放血疗法祛邪治病最有成就和创新者当首推张从正。张氏认为病乃邪气侵犯机体所致,主张“先论攻邪,邪去而元气自复也”。他认为“病之一物,非人身素有之也。或自外而来,或由内而生,皆邪气也。邪气加诸身,速攻之可也。速去之可也,揽而留之何也?”而且在治疗上他认为刺络放血术攻邪最为迅速。刺络放血在常人的理解中属峻泻之法,张氏仅将其视为普遍汗法待之,“出血乃发汗之一端”。血之与汗,同源异流,邪可从汗而散,亦可随血而泄,而且刺络出血之开玄微府之功较发汗应更为迅捷。针对经络气血的病理变化,张氏采用不同的治疗部位并辨证施治。《儒门事亲•十疗三形》中有病案为例:阳明热盛需急泻者,可以刺鼻内出血泻之;太阳之血有余,则易生痤疖,可刺委中出紫血而治之;肝肾经脉血虚,燥热内生,致年少发白早落,肾囊燥痒,可通过刺泻太阳、阳明之络来调节厥阴、少阴之血少。所以有“年衰火胜之人,最宜出血”一说,由此可以看出,张氏以刺络放血为主要手段,而且也将其作为疏达虚实,调节气血盛衰的重要方法。再者,张从正在刺络放血时胆识过人,其风格主要表现在“四多”上:一是出血量多,动辄以杯、盏、斗、升计。如治目赤肿痛,鼻内“出血如泉者约二升许”;治舌肿,“出血约一二盏”等。在《儒门事亲•十疗三形》中,这样的描述比比皆是,尤其是鼻内与头部五穴,出血一般较多。二是砭刺次数多,刺激量大:如治湿癣,“各治百余针”;治背疽,“以镄针绕疽晕刺数百针”;治舌肿,“日砭八九次”。三是刺血部位多:《儒门事亲》中记载了19例与刺络放血有关的医案,其治疗部位遍布全身,尤其治外科病时,不拘穴位,多在局部病灶处下针。四是多用镄针与磁片:因其刃宽浅锐利,泻血快捷,刺创不深,不易伤及筋骨。这种“四多”体现了张氏力主攻邪的积极思想。但其在力主泻血攻邪的同时,也重视辨证论刺,讲禁忌,有的放矢,对虚寒病症即多有禁忌。如“雀目不能夜视及内障,暴怒大忧之所致也,皆肝主目,血少,禁出血”,再如张氏刺络虽遍布全身,但亦讲究“少阳一经不宜出血,血少故也。”“后项、强间、脑户、风府四穴,不可轻用针灸,以避忌多故也。”在针刺后亦应有所禁忌,如“兔、鸡、猪、狗、酒、醋、湿面、动风生冷等物,及忧忿劳力等事”都在禁忌之列,这些亦是提高疗效的有力措施。张氏的刺络术为后世运用刺络攻邪奠定了基础,为祖国医学中祛邪疗法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李东垣创内伤脾胃学说,在临床上不仅长于药物治疗,也崇尚刺血治疗。他不仅将刺络放血术运用于实证,亦用于虚证。《脾胃论•脾胃虚弱随时为病随病制方》中说:“如汗大泄者,津脱也,急止之……三里,气街以三棱针出血;若汗不减不止者,于三里穴下三寸上廉穴出血。”即为刺络疗法应用于虚证之例,通过刺激足阳明以调整营卫气血的平衡,这是脾胃论在针灸学上的具体运用。《名医类案•火热篇》载有李东垣治疗一例上热下寒证的病案,因患者年迈体弱不能耐受寒凉药物,故“以三棱针于巅前眉际疾刺二十余,出紫黑血约二合”,使络脉通,气血调,阴阳和,疾苦消。在实证方面,他于《脾胃论》中记载治疗口涡筋急之症“以燔针劫刺”出血,去其经络凝滞,泻其冲脉之火。再如《兰室密藏》中“治目眶岁久赤烂……当以三棱针刺目眶外,以泻湿热。”李氏对虚实二类证候均采用刺络疗法,是他在临床上的又一新的创举。此外,李氏在《医学发明•中风》中针对中风的不同证候表现采用井穴放血,辨证施治。如“中风无汗恶寒……宜针太阳经至阴出血;中风身热有汗,不恶风……宜针陷谷,刺厉兑;中风无汗身凉……宜针隐白穴。”为后世医家在运用井穴放血治疗疾病时提供了指导性的意见。
朱丹溪在针灸学术上主张“针法浑是泻而无补”论,临床多将刺络用于实证的治疗。如《丹溪心法》用三棱针刺委中出血治疠气,淤血腰痛;《丹溪手镜》记载治喉痹刺少商出血,泄肺经实热以利咽喉;《格致余论》中刺委中出黑血近三合治瘀阻经络所致的痛风等等。
金元四大家所处时代是中医学术百家争鸣的时代,他们以其突出的学术成就在中国医学史上各树一帜。在刺络泻血术方面,他们同源《内经》,又有所创新,各具特色,对后世启发影响深远。
参考文献
1 灵枢经[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2.3
2 王冰.黄帝内经素问[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2.9
3 金元四大家医学全书[M].天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6
4 萧国钢.儒门事亲研究[M].北京:中医古籍出版社.1998.3

The Brief Analysis about the Venesection idea of the Four Famous Doctors in Jin and Yuan Dynasty
Hou Chunguang      Tutor:Guo Yi
(Tianjin University of TCM, Tianjin, 300193)
Abstract: The four famous doctors in Jin and Yuan Dynasty constituted a set of ideas about their systematic learning concepts of their own. But their concepts in acupuncture especially in venesection possess the resemble points. This article begins with the historical origin of the therapy, and sums up their common theory base and their deeper expatiate and exertion on Nei Jing in the practices, aiming at the possibility of offering certain theory foundation and the reference for clinical treatments.
Keyword: the four famous doctors in Jin and Yuan Dynasty; venesection; Nei Jing











西北的挑擦放血法
张侬
(甘肃中医学院针灸推拿学院    兰州730000)

摘要:挑擦放血法为西北普遍流行的民间刺络放血法之一。敦煌莫高窟藏经洞所出p。62222医卷有载,为唐代医书。龙门石刻药方与日本〈医心方〉可左证。与〈葛氏方〉有关。明代张介宾〈类经〉卷七注文指出挑擦放寒为西北之俗,记载这一方法。
关键词:挑擦放血法;刺络;敦煌医卷;

西北民间有一种民间放血治疗方法,一般径呼“挑擦”。对重症感冒、喉痹、中风、中毒、中暑、晕厥等危急重症,抢救效果可靠。对重症感冒。可一次见效,胜过服药。
“挑擦”之法遍及西北。在整理敦煌文献时,读到了这样一段文字[1]“治喉痹并毒气方。••••••又方,以绳口口口口绳,令脉浮大,拇指节上有小脉,刺出血,差。”见于编号p .62222卷子,是唐人医方,无书名,推测在唐高宗之前(650A。D)已经抄成[2]。这部医学卷子还记录有其他刺络放血方法,如:“四肢身体黄者,手脚上去血,即差。”这部手写敦煌医卷,内容主要是医方,有62芳(条)。其次才是针灸刺穴刺络方法,还有少量的祝由或其他方法。从体例看,属综合治疗医书类。承《内经》之旨,治疗方法灵活多样。有文献价值,是实践性很强的医疗写卷。
1994年,河南省洛阳龙门石窟研究所邵殿文先生研究洞石刻药方,并对照日本《医心方》(成书于984年)校补一段内容:“疗喉痹方,以绳缠手大指令游(淤)黑,以针刺蚕纹。”[3]这可以看出,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医卷中的刺络方法在中原同样有记载。据邵氏考证,龙门石刻药方是唐初雕凿,有称刻于北齐武平六年(575A。D)。此处所收药方,计140首,含药物173种,包含内、外、妇、儿、五官各科病症。从年代看,龙门石刻医方与敦煌p.62222医卷的成书年代距离很近,内容有相同的源流关系。
就刺络放血疗法而言,公元三世纪问世的《黄帝内经》已有大量过于刺血治病的记载。《素问. 血气形志篇》曰:“凡治病必先去血”。当时“血证宜决”是医师采用最多的方法。至唐代,刺血仍然普遍,据载,唐高宗李治的头痛,就是由唐初名医秦鸣鹤刺头部穴位百会、脑户出血而愈,同时令眼睛豁然而明。
《素问 离合真邪论》:“歧伯曰,此攻邪也,疾出以去盛血,而复其真气。此邪新客,溶溶未有定处也。••••••刺其出血,其病立已。”《灵枢 经脉》“故诸刺络脉者,必刺其结上,甚血者虽无结,急取之以泻其邪而出其血,留之发为痹也。”《素问 刺疟篇》“虐发身方热,刺跗上动脉,开其孔,出其血,立寒。”立寒指降体温显著。又称“诸疟而脉不见,刺十指间出血,血去必已,先视身之赤如小豆者,尽取之。”[4-6]“或刺郗中盛经出血,又刺项以下侠脊者,必已。”反映汉代以前先哲细致的临床观察和治疗经验。
《医心方》与龙门石刻医方相近的记载如“《葛氏方》载,喉痹水浆不得入,七八日则杀人,治之方。随病所左右,以刀锋裁刺手大指爪甲后半分中,令血出,即愈。又方,随病所左右,刺手小指爪甲下,令血出,立愈。”当先将缚,令向聚血,乃刺之[7]。这里我们感兴趣的是刺血前缚指聚血的准备。在敦煌医卷中是采用以绳束拇指节令脉聚大暴露。这样做的结果,势必造成龙门石窟医方中“以绳缠手令淤血”的效果。因此,可以说,敦煌医卷、龙门石刻医方、医心方中束指聚血刺络的方法同出一源流,他们包容的操作方法与当局内西北民间流行的挑擦法是相同的,有共同的源源关系。只是。现今的挑擦法过程繁长,操作细致,还要求配合药物,注意休息。已经融合推拿、聚血、刺血、服药为一体的额复式治疗方法。以西北兰州民间的挑擦放血法为例,有3种做法。具体操作做方法如下:
1、指端挑擦法:首先暴露患者胸背部,搓擦背部督脉、膀胱经部,用力逐渐加强,令背部发红有热感。再搓捋胸部,沿任脉、肋间,达到发红发热程度。从胸至上肢内侧一线擦捋30次,从背部向上肢外侧擦捋30次,立即用宽布带扎束肘以上部位,不得随意松解,以限制血液反流。接着医患相对坐稳,紧持拇指的指掌关节下部,另一手从前臂向拇指指端擦捋,不得反向施术。目的在于令拇指指端聚多量血液,10数次即可达次目的。并以细绳从拇指根部扎紧,反复依次旋转,逼血向指端,此时指端成暗紫色即形如蚕纹。此时,取钢针直刺少商穴,老商穴,出豌豆大一滴紫黑血,用卫生纸擦去血迹,旋即松开细绳。在5分钟内依次用上法刺少商、老商、中冲、关冲、少泽、少冲诸穴。也可按十宣放血操作。拇指还可刺少商、中商、老商三穴。术毕,松解宽布带,朝向心端擦捋手掌手背,令淤血尽快散去。用相同的方法,再作另一手臂。另有一种选穴刺法,只刺九指,留小指一穴不刺。只刺九指为老阳之数,兰州颇有考究者。挑擦还有一辅助作法,五指依次放血,搓按手心、手背、虎口两侧,阳溪与阳池,曲池与尺泽等对应部位,并迅速抖动双臂,活动手指关节,助气血流行。有用三棱针挑刺指端穴位者,容易导致术后指端隐痛,最好用绣花钢针浅刺,出血既快,又无隐痛之弊。用毫针必用极短者,用长毫针必然操作困难。至于消毒护理禁忌之类,如毫针刺法。
2、大穴放血法:此大穴指尺泽穴。操作准备、聚血过程与挑擦法相近,不作细绳缠绕手指。宽布带紧束部位选在上臂近肘处,以不妨碍刺血操作为度。聚血后,肘窝部皮下静脉隆起暴露,约在尺泽处有血结,用粗钢针刺血结处,出3~5毫升黑紫血即可。也有哟火针斜刺速刺者,注意不得误耻动脉。门诊以注射器抽出黑血,既安全有能确知出血量,值得提倡。习惯说法,出血粘稠暗紫者,为阴寒甚重,病程长,宜用此法。大穴放血后,应松开束带捋散淤血,操作方法与指端挑擦法相同。
3、刺井穴法:急症用刺井穴法,将手指端十二井穴刺遍,并用毫针刺水沟、百会、足心等穴。中风晕厥,不省人事,可依次刺下列穴位:至阴、涌泉、中冲、关冲、窍阴、大敦、少商、厉兑、隐白、少冲、少泽,谓以阳引阴。
挑擦放血后用药,作法不一。民间常用收阴法,取白矾一块,约蚕豆大,隔新布破碎,以陈醋10毫升,温水90 毫升兑均,一次送服。卧床覆被将息调养。出汗后,稍稍进稀粥。忌生冷荤硬物,更不可暴饮暴食。
笔者经验,挑擦后必以辨证施药,更熨切。见效颇速。
感受风寒,胃脘不适,鲜姜10克,红塘适量,姜汁一次服下,取微似汗。若不解,更加紫苏,葱白。或用麻黄汤,桂枝汤,羌活汤辈。气郁外感,用加味香苏饮。虚弱感冒,用补中益气汤,人参败毒散。痰饮兼感冒者,小青龙汤加减,或用麻黄附子细辛汤。脉虚欲脱加独参汤,合参麦散。厥逆者急用参附汤。阴虚宜加玉竹、人参叶、女贞子。
挑擦放血之法,由简单到复杂的综合操作,刊于何时,尚无文字可考。明代张介宾著书颇丰,影响亦广,其《类经》(1624年),卷七《经络之辨刺诊之法》注文,读之令有所悟,录于此供借鉴。
“凡刺络脉者,必刺其结上,此以血之所聚,其结粗突倍常,是为结上,即当刺处也。若血聚已甚,虽无结络,亦必急取之以去其邪血,否则发为痹痛之病。今西北之俗,但遇风寒痛痹等之疾,即以绳带紧束上臂,令手肘青筋胀突,乃用磁锋于肘中曲泽穴次,合络结上,针取其血,谓之放寒,即此节之遗法,勿谓其无所据也。”[9]放寒,是指伤寒病夹阴伤寒、阴毒伤寒类。
挑擦一词,应属西北民间俗称,特指西北流行的刺络放血方法。
刘伶著《敦煌方言志》收有“挑擦”一词,称“用针挑羊毛疔或放血。”[10]同时又收“截阴”一词,称用针放血。但本书未指出放血部位与具体作法。这已清楚表明,地处偏远的敦煌地区也有挑擦的方法,不独兰州民间一处有此。挑擦方法经过历代不断的增补演变,不断的丰富其内容,由单一的刺血演变为今天有按摩、聚血、放血、服药、护理的整套治疗过程,形成一套独特的治疗技术。在偏远山区,由于挑擦治疗急重病显效快,确实植根于民间了。
挑擦治病的原理,可以借助刺络放血机理来说明。在胸背上肢擦捋过程中,促进全身血液循环加快,通过聚血后刺络放血,持续地引起全身代谢加快,排除一部分病理性产物,使人体快速恢复抗病能力。刺血后引起肢端井穴对脏腑功能的持久刺激,如刺少商出血,引起手太阴肺经的良性调节。加强呼吸作用,排出二氧化碳,吸入氧气,增强呼吸交换功能,明显减轻呼吸困难,周身疼痛的症状。
关于挑擦法的主治,本文重点讨论治疗感冒,广言之,中风,喉痹,昏迷,气厥,中暑,头晕,吐泻,中毒,痹痛,都有显著疗效,可在实践中探索。
《针灸大成》曾云:“凡初中风跌倒,卒暴昏沉,痰涎壅滞,不省人事……急以三棱针刺手十指十二井穴,当去其恶血。”[11]实为经验之谈。作者证之临床30余年,无不验者。
参考文献
1张侬,敦煌石窟秘方与灸经图。兰州:甘肃文化出版社,1995,266
2马继兴。敦煌古籍考释。南昌:江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88,325
3丹波康赖。〈〈医心方〉〉卷五。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影印,1955,145
4王冰,〈〈黄帝内经素问〉〉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影印,1956,62
5未著撰人。灵枢经,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影印,1956,36
6王冰。〈〈黄帝内经素问〉〉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影印,1956,77
7丹波康赖,〈〈医心方〉〉卷五。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影印,1955,145
8安徽中医学院,上海中医学院。针灸学辞典。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27
9张介宾。〈〈类经〉〉卷七。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影印,1965。225
10刘伶。敦煌方言志。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199
11杨继洲。针灸大成。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影印,1963,334

























刺血疗法杂谈

李海云

1浅谈刺血疗法
三棱针刺血疗法是从砭石刺血疗法发展而来,是祖国医学中一种非常独特的针刺治疗方法。它具有操作简便、疗效迅速、治病范围广泛等特点。临床上其实际效果在某些方面往往都胜过药物和其他疗法。从《内经》起,上溯《内经》下至近代,举凡著作历代医家均有记载,且颇为详细。但是近来由于很多原因使中国的中医技术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以至很多人听说过〈刺血疗法〉而没见过〈刺血疗法〉或不相信放了点血,病就好了!这种人往往只看到中医的某些遭粕,而没看到其主流和精华,实为可惜。
我的奶奶王秀珍(原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刺血科创始人)继承祖传〈刺血疗法〉一生历经沧桑,呕心沥血致力于宣传〈刺血疗法〉事业。深受国内外患者爱戴,可以说:很多接受〈刺血疗法〉治疗的患者,都会由衷的叫到:“我们的祖先太伟大了!“奶奶常说的一句话“唉!不知是你们走了弯路,还是中国的医学走了弯路?”
2刺血疗法为什么能治病
首先从生命说起吧,生命的基础是“新陈代谢”。人体内进行的新陈代谢有赖于健全的血液循环。血液本身具有运输、保持内环境稳定、防御等功能。这些功能即可以保证我们在治疗时既不会有血流不止,又不会出现出血后而造成贫血状况。
“经络”是“气血”运行的“通道”,内属于脏腑,外络于肢节,细柔而长,大小不等,布满全身。《灵枢•木脏》指出:“卫气和则分解利,皮肤调柔,腠理致密矣。”总之,气血通过经脉系统,协调阴阳气血的运行和平衡,使机体不断适应各种内环境的变化。“内充外固,阴平阳秘。”
外邪入侵首先伤于络,传导入经脉再达于脏腑,而脏腑生疾,外表于络。可以说:“人之所以生,病之所以成,病之所以起,都离不开经络。
如果经脉运行气血功能发生障碍,优会发生气滞血瘀,导致各种疾病,如红、肿、热、痛、麻木、萎软、功能减退等一系列病理反映。《刺血疗法》可以直接疏通经络中壅滞气血,协调虚实,调整脏腑功能紊乱,使气滞血瘀的病理变化恢复正常,起到积极的治疗作用。

2 展开 喜欢他/她就送朵鲜花吧,赠人玫瑰,手有余香!鲜花排行

收到2朵
发表于 2006-7-24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刺络放血治病研究资料大全(90页资料,难得一见)

好资料,可是复制下来粘贴时,这么有那么多的乱码,如何消除?逐行看去,逐字修改?
发表于 2006-7-24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刺络放血治病研究资料大全(90页资料,难得一见)

楼主可以压缩后传上来.
发表于 2006-7-24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刺络放血治病研究资料大全(90页资料,难得一见)

作一个压缩包要好的多,不过还是很感谢。
 楼主| 发表于 2006-7-24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刺络放血治病研究资料大全(90页资料,难得一见)

为什么我复制下来没有乱码?
发表于 2012-6-3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刺络放血治病研究资料大全(90页资料,难得一见)

晕晕啊!!!!
发表于 2013-2-22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刺络放血治病研究资料大全(90页资料,难得一见)

有原书的PDF最好了,楼主有空传一个吧
发表于 2013-9-14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刺络放血治病研究资料大全(90页资料,难得一见)

回复 2# 白术散


   我平时用wps软件选择无格式文本复制..粘贴 即可
发表于 2013-9-14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刺络放血治病研究资料大全(90页资料,难得一见)

怎么不做成文档或者比较方便阅读的格式啊,这样很不好阅读哎
发表于 2013-10-9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刺络放血治病研究资料大全(90页资料,难得一见)

文中的图怎么没有了?楼主?
发表于 2013-10-9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刺络放血治病研究资料大全(90页资料,难得一见)

回复 1# jxingp


   好东西,我收了。希望对我有无限提高。
发表于 2014-8-1 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了   谢谢楼主分享
发表于 2014-8-2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了   谢谢楼主分享
发表于 2014-9-28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提供学习
发表于 2015-3-27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很好,很实用,不过是文章粘贴的,有些乱,如果有PDF就更好了,不过还是要谢谢楼主的分享,辛苦了!!!
发表于 2015-9-7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谢谢
发表于 2015-9-7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了,收藏了
发表于 2015-9-8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资料很好 值得学习
发表于 2016-6-10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得一见
难得一见
发表于 2016-7-5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何下载这本书呢?
发表于 2016-7-5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是用浏览器保存文件得到的
发表于 2016-10-18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资料,好资料,真心是好资料。。。。。
发表于 2016-10-18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资料,好资料,真心是好资料。。。。。
发表于 2016-11-2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的图怎么没有了?楼主?
发表于 2016-12-2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对我有提高。
发表于 2017-4-10 05:47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一个压缩包要好的多,不过还是很感谢
发表于 2017-9-4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提供,辛苦,学习了。

发表于 2018-9-8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资料,对于一线工作者是非常有意义的参考资料。感谢楼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隐私保护|版权保护|小黑屋|爱爱医 ( 粤ICP备13009187号-13 )

GMT+8, 2019-1-17 00:10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