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主题
论坛首页 推荐主题 主题专辑 快问诊所 培训果 爱医杂志 最新图谱 荣誉勋章 我的主页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lwtt

[传染病] 阴滋病的传染途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2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ps 于 2017-10-16 19:58 编辑

人类基因还是多样性好些,携带特殊的CCR5基因突变的人群自然不容易感染艾滋病毒,天生对艾滋病免疫。但是这些人某些免疫能力稍微吃亏一些,导致抗某些感染,比如西尼罗病毒感染的能力比较弱,如果现在是西尼罗病毒泛滥,那么它肯定算是基因缺陷。也有人主张修改人类胚胎基因,使其获得对艾滋病的免疫力。如果我们再自行消除仅存的人类基因多样性,很可能一场疫病就给全人类带来灭顶之灾。如果我们应用CRSIPR-Cas9 系统敲除患者细胞中的CCR5基因,模仿自然发生的CCR5基因突变改造后的辅助性T细胞却出现发育不全或者是功能不全的话,导致体内免疫力差不能攻击细菌病毒。那么即使是体内CD4细胞数量即使升起来意义也不是很大了。而且应用CRSIPR-Cas9系统对定点基因进行定点爆破(有的人用炸弹来比喻很恰当,这东西本身就是个炸弹,定点爆破,炸掉我们本来要炸的东西是好事,可是一旦它被带到不该去的地方,在DNA其它的地方炸出了大窟窿,麻烦就大了),可能会发现CCR5基因编码区及其附近的基因编码区缺失了一段碱基的片段,可能它不止32个碱基的片段,可能是更多。跟自然发生的CCR5基因突变就有了差别,而且在体外培养的辅助性T细胞往往缺乏完善的生物酶系统,DNA损伤修复似乎并不容易,可能最终的结果就是缺失了一大段的基因片断。这样就导致改造后的辅助性T细胞出现发育不全或者是功能不全,之后重新输入人体后虽然HIV病毒不能再进入到这部分细胞,可能最终还是没有办法提高机体的免疫力。

有的遗传学家认为CRISPR-CAS系统在细菌进化中不是为基因编辑而生的,而是一个敌我识别的免疫系统,它的切割不是那么精确,只要不误伤细菌自己的DNA就算完成任务了。而且原核生物的基因组比较小,以E.coli为例,只有1M左右,原始的crispr system 足以保证在宿主细胞细胞中的特异性。而人类的基因组有6g之巨,原本的特异性就显得力不从心,DNA其他位置碱基排列可能和我们的目的基因有随机相似性。虽然science张锋改造了crispr系统降低了其脱靶性,首先是利用一个可以识别这段序列的sgRNA(识别长度有20nt) 找到这个位置,然后sgRNA会和这段位置结合。这种RNA,DNA结合会被Cas9识别,然后进行剪切。一般来讲,20nt的长度识别会保证比较好的特异性,但是也不排除有时候sgRNA会识别到其它的位置上,这时会导致这段序列被消失,导致脱靶出现了。而张锋教授也于今年8月2日发表的这篇论文提醒我们,对人类基因组的编辑不宜过于草率。他指出,人类的遗传信息具有多样性。这不但会影响到靶向特定序列的可靠性,还会影响到对酶的选择。此外,由于人与人之间的遗传信息有着明显差异,每个人也都面临着不同的“脱靶风险”(即在意料外的基因组区域进行编辑)。所以说把细菌的DNA修复系统搬到人类身上去运用起来总是觉得不是那么得心应手。连细菌这么简单的微生物都有着完善的DNA修复系统,难道人类做为高等复杂的生物却没有完善的DNA修复系统,大自然同样地也赋于了我们自愈的能力。也许要开启我们自身强大的DNA修复系统需要依靠一些生物酶来进行驱动起来,而且这些生物酶需要持续达到一定的浓度并加上时间当量,而且人体的细胞那么多,要逐一修复变异的细胞同样也需要时间当量。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大自然同样地也赋于了我们强大的自愈能力,只是我们没有把它开发出来而已。
发表于 2017-10-13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有一天当我们进入到生物肽时代的医学的时候,会发现治疗这些疾病其实是很简单的。还有进入生物肽时代的医学并不单纯是治疗疾病的需要,大自然在我们身上留下很多美好的基因,很多基因处于未激活状态,进入生物肽时代的医学后这些基因也许会逐渐被激活起来,也许我们这一代人并不能完全把这些基因激活起来,还有下一代人再下一代人的努力,然后我们人类进入下一阶段的发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关于我们|隐私保护|版权保护|小黑屋|爱爱医 ( 粤ICP备13009187号-8 )

GMT+8, 2017-10-24 00:47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